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师姐有点变态20(找错人了?...)
    和上一次苏冷流同床共枕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之后这一个月,花倾落便没有在看到苏冷流的影子了,好似人直接就在玄天宗消失不见了一般。

    虽然这样,花倾落也落得一个清闲,但是却又觉得空虚无聊,毕竟,一个人玩儿,还是没有两个人一起玩儿来得好。

    而且男主也要死不活的,才开始,花倾落还觉得,好玩儿,可是之后每次看到左金根那马上就要咽气的样子,花倾落就对男主没有了什么兴趣,毕竟,她不太喜欢太弱的人。

    闲来无事,花倾落泡在温泉里,整个人看起来享受极了,周围也全是鸟语花香,风景优美,也没有其余人会出现。

    这一个温泉是落尘峰后山上自然开辟出来的一个温泉,很多时候,花倾落就会有事没事的来这个温泉里面泡一下。

    雾气缭绕,花倾落挥了一道灵力出去,许多的雾气就变成了雪花,然后飘飘扬扬的落在了温泉里,看起来好玩儿极了。

    “系儿,你说这个剧情都快要逐步进入中期了,为什么这个男主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不如我直接上去一道把他给咔嚓了吧,省事儿。”

    系统:急躁,他要是这样死了,那你以后要让我跟你一起做一个无业游民吗。

    花倾落叹了口气,双手看起来有气无力的拍打着水。

    “我也不想啊,你看我,都在这个世界待了几百年了,这枯燥无味的日子,我是真的不想在继续下去了。”

    系统:那你也给我忍着,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你要是敢乱来,看我不电死你。

    花倾落靠在石头上,这回叹气变成了重重的叹气。

    看着花倾落这个样子,系统沉默了一下,随后便又继续的说道。

    系统:打起精神来,剧情都发展到这里了,女主现在会逐步的解开自己身上的封印,然后发现自己的身世,我们要做的就是,搞她。

    听见这话,花倾落的双眼瞬间就亮了起来,然后拍了一下手。

    对啊,她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在剧情的中后期,这个剧情可都是围绕着女主雪雁而发展。

    在剧情的前期,说的是,女主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孤儿,所以她才会把作为男主也是她的师尊看的比谁都重要。

    到了剧情的中期,女主雪雁在一次历练中,受了很严重的伤,但是最后却阴差阳错的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封印。

    随着封印解开,女主的一部分记忆也随之而来了。

    那就是她根本不是什么孤儿,也不是无父无母,相反,她是有父母的,而且她的体质还是仙魔之体,不论是修真还是修魔都可以。

    随着第一层的封印解除,女主得知,她的父母,母亲是修真界的人,而父亲却是魔族之人,但是在修真界有个规矩,那就是仙魔绝不能结合。

    但是因为她父母在一起了,最后遭到了两族的追杀,最后在追杀中,她的父母逃亡,在途中生下了女主,而之前几百年的那一次的仙魔大战,除了修真界和魔族的人相互早已看不顺眼之外,还有一部分原因则是因为男女主父母的关系。

    明知两族不可通婚,但是男女主的父母却明知故犯,最终引发了后面的一系列祸事,。

    而女主知道了这些之后,不光没有觉得自己的父母是错的,反而还算计当年是谁参与了杀害她父母的人。

    而当时参与了两族之间的大战的花倾落,对当时的事情也是无比的清楚。

    当时两族之间关系紧张,恰逢快要在战事爆发边缘,但是却又出现了这样一档子事情,作为当时的天才弟子,花倾落还是当年修真界这边派出去的核心弟子呢。

    亲自参与了当年追捕女主父母这件事情,而女主解除第一层封印,她的记忆里一定会有关于花倾落的事情,而花倾落自然也是女主想要报复的那个人。

    ......

    花倾落靠在温泉池子边上,啧啧了两声,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女主现在已经解除了第一层封印,然后在回宗门的路上了吧。”

    系统:没错,就快要到宗门了。

    听见这话,花倾落的嘴角勾了起来,随后便直接站了起来。

    “我们去会一会这个开始觉醒了的女主,说不定,还能有意外的收获呢。”

    花倾落的话落音,她身上也穿好了衣服,然后御剑飞出了落尘峰。

    “系儿你说,这一次的女主,会不会和上一次的大相径庭啊。”

    系统:废话,这是必然的,除非她装的好。

    花倾落嗯了一声,随后便掐着时间御剑飞行到了宗门的大门外面,花倾落才到,就看到了在下方走着路的女主雪雁。

    而女主雪雁自然也是看到了迎面向她飞来的花倾落,看着花倾落收起剑向着自己走来,雪雁眼底闪过了一丝浓浓的恨意,但是很快便被她给掩饰了过去,然后对着花倾落行了一个礼。

    “见过花师叔。”

    花倾落在雪雁的面前停下脚步,她自然是没有错过刚才雪雁眼里的恨意,但是,花倾落是谁,她会又怎么会在乎这些呢。

    “嗯,你出去历练回来了。”

    听见花倾落这话,雪雁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暗芒,然后点了点头。

    “是的,师叔。”

    雪雁一边说着,一边和花倾落的双眼对视着。

    两人相互看着,谁也没有率先开口说话,而花倾落沉默了一下,随后便直接轻笑了起来。

    “还真是一个特别的人呢,不光人特别,体质也十分特别,带着灵气的根骨,却又夹绕着魔气,你这是仙魔之体吗,本尊记得,几百年前,本尊还去追捕过一对仙魔结合之人呢。”

    雪雁的脸色在听见花倾落的话,一点一点的变得惨白,双手紧紧的捏在一起,脸色阴沉的看着花倾落,甚至还手中凝结起了灵力,好随时出手一般。

    花倾落看着女主这个样子,嘴角勾了起来,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看着女主。

    而女主雪雁则是声音低沉的看着花倾落道。

    “弟子不明白师叔是何意。”

    花倾落直接就笑的一脸的无所谓。

    “真的不明白吗,本尊可还记得,你才出生时的样子呢,既然不知,那本尊也不多言了,雪雁师侄,好自为之。”

    花倾落说完这话之后,便直接御剑飞走了。

    而花倾落刚才的那一番话却也不做虚假,她确实是见过女主才出声时的样子。

    当时女主的父母为了逃避追杀,最后隐藏了气息,过了一百年的安稳隐世生活,然后生下了女主,按理说,女主几百年前就降生了,现在不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当时女主的父母为了保护女主,直接就封了她的灵识,然后让才出生的女主陷入了沉睡。

    因为没有人去给女主解封灵识,所以她之前一直保留着婴儿的模样,之后随着时间的流失,女主父母给她留下的封印自然也就消散了,最后女主被人收养,所以现在才会这样小。

    而当时花倾落作为旁观者亦是局中之人,她自然是知道女主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而且当时确实是看了一眼还是婴儿的女主,但是因为怕忍不住出手杀了女主,所以系统便禁止花倾落去搞事情,于是后来就有了男主处在水深火热当做中的日子了。

    ......

    吓了一番女主,花倾落那是心情倍儿爽。

    打算回自己的落尘峰庆祝一下这小小的胜利时,结果在回去的半路,花倾落就被一弟子给拦住了去路。

    “花师叔,掌门有请,请到议事殿一趟。”

    花倾落的眉头皱了一下:“掌门可有说是什么事情。”

    “弟子不知。”

    “嗯,辛苦你了。”

    花倾落说完,便直接掉头向着主峰上的议事殿而去。

    花倾落;系儿,你说现在掌门找我什么事情。

    系统: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万能的。

    花倾落:不知为何,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不怪花倾落会这样想,而是她在宗门这么久了,不管有什么事情,掌门都是传音告知,她去不去议事殿也没什么,可是却亲自叫弟子喊她去议事殿,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花倾落来到议事殿,就看到长老掌门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花倾落的眉头皱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

    听见花倾落的声音,那些长老和掌门的视线瞬间就看向了花倾落,但是谁也没有开口,而是叹了口气。

    “到底发生了何事,掌门。”

    掌门皱着眉头,看着花倾落叹了口气,随后还是说道。

    “之前和我们重修于好的魔族,在一个月前,开始突然驻军在了边境,大有在开战的意思,就在前两天,魔族之中突然派人带来了一个消息。”

    看着说话吞吞吐吐的掌门,花倾落的眉头皱的紧的不行。

    “什么消息。”

    掌门犹豫的看着花倾落,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而花倾落看着掌门这个样子,心里瞬间就咯噔了一下。

    “这事儿和我有关。”

    掌门点了点头,这下,花倾落算是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但是在同时,花倾落又忍不住的反省了一下,然后发现,她最近也没有出门,又怎么可能会招惹到魔族。

    “既然是关于我的,你直说。”

    掌门长叹一口气:“前些天,魔族派人来说,想要他们撤兵可以,但是你得嫁去魔族,本来这些天,我们都在想办法,可是对方催的又紧,我们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了,所以这才把你叫来了,毕竟,你是当事人。”

    听见这话,花倾落瞬间就皱起了眉头,双眼带着一丝不爽的看着掌门:“为什么是我嫁,想要娶我的那个人不会嫁给我吗。”

    掌门听见这话,瞬间就被噎住了,瞪着双眼看着花倾落。

    这是重点吗?重点是这个吗?<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只想安静的做工具人[快穿]》预收文,喜欢的小可爱可以收藏一下,不久就会更新的,以下是文案

    一朝猝死,还没有来得及好好享受自己大好人生的云苏就被快穿系统给绑定了。

    系统告诉她,只要她完成了任务,她就可以重生回到猝死之前,并且还会给她十亿,

    这个买卖划算又不吃亏,云苏很是爽快的答应了系统的要求,并且认为以自己的智商,做个任务,那就是小意思,到时候她就可以直接拿钱走人了。

    可是等到开始做任务的时候,云苏才知道自己当年就是太年轻了。

    说好做任务的时候,只需要她当一个安静透明的工具人就可以了,可是为什么剧情发展到最后,那些一个个说好要和她当一辈子好姐妹好朋友的女主\女配\反派,一个个竟然都对她心怀不轨?

    并且还发现,系统的嘴就是骗人的鬼,说好的温柔体贴大方善良,为什么一个个到她这里来了,不是白切黑就是黑切黑,时不时的还要给她来一个偏执切开黑

    云苏简直欲哭无泪,并且深刻意识到,这天下就没有白吃的午饭,也没有白捡的便宜给她占

    ......

    小剧场

    女主:苏苏,打雷了,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云苏:(笑的勉强)我说不可以,你就会不和我一起睡了吗?

    女主:(笑的温柔)不,我会让苏苏知道拒绝我的后果。

    云苏:......(微笑挥手再见,毁灭吧人类)

    我拿你当姐妹,你却想要和我酱酱晾晾,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