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打的就是你( ...)
    雪间颇有些无语。

    二长老和四长老是亲兄弟,又一向与佛间意见不合,听说当初佛间还没做族长的时候就对他很有意见,雪间自然不待见他们,和他们的孙子也就有一面之缘。但虽然她与二长老四长老不熟,可都在一个族里低头不见抬头见,总是见过的。那第一眼雪间就看得出来两人都十分精明,怎么就生出这么蠢的两个孙子?

    千手这么大个家族,亲戚关系错综复杂,拉帮结派是无法避免的。可不论再怎么样,总要维持大致上的团结,以族长为首,以族长所代表的宗家为首,就算再怎么对宗家不满也都是私底下说说,哪有大庭广众之下宣之于口的?

    千手鸣和千手优人一个十一一个十岁,都不是不懂事的年纪了,这话要是传出去,不光对他俩影响不好,就是二长老四长老也要跟着吃瘪。

    她二哥就不说了。她大哥虽然性子有点跳脱,但却是粗中有细,什么话该对什么人说从来都不用父亲操心。宗家是整个千手的向心点,更不能摆出宗家的架子,平日里都是和和气气的待人,再加上家里男孩争气,大家也都恭恭敬敬地敬着宗家。所以今天要是她自己听见了也就当没听见,但是大长老在场她就不能装什么都不知道了。

    看大长老没有动,反而一脸微笑地看着前面,雪间心里哀叹一声,走了几步,故意踩断一根树枝。

    “谁?”这两人虽然脑子不够用但实力还是没啥问题的。

    雪间从暗处转出来:“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两人见是雪间,脸色都有些不大好看。

    “刚才那些话也是你们能说的?”雪间厉声道,“千手能够在忍界有立足之地,是每一个千手族人浴血拼杀的结果。不论是已经逝去的还是活着的,都是我们千手的勇士,我们千手的英雄!她的父母在战场上为了千手而亡,照顾她是族里的本分,这是她的父母能舍生忘死地在战场上拼命的理由,也是每一个千手族人能无后顾之忧的理由,更是这个家族所存在的理由!对待英雄之后,我们不只能从族里照顾他们,更是应该从心底尊敬他们爱护他们。而你们呢,居然在这里大言不惭嘲笑她的父母,还有没有把族规放在眼里,把千手放在眼里?!”

    “你……”千手优人脸涨得通红,指着雪间说不出话来。

    千手鸣倒是比他堂弟稳重些,冷笑道:“我们说的话就算有不妥,也轮不到你来教训!你不过因为是族长的女儿所以在这逞威风,说到底一无实力,二无尺寸之功,自以为生在宗家又执行了几小个任务就了不起了?你刚才还说对待对千手有功的人要尊重,你就是这么尊重我们的吗?”

    雪间觉得他还不算笨:“你说的不错,归根结底咱们忍者都是看实力说话,你就这么肯定一定比我强?”

    千手鸣脑子转得也不慢:“你是族长之女,又才七岁,欺负了你也不光彩,不是男子汉所为。”

    雪间冷笑一声:“口口声声觉得自己是个男孩就傲气的不行,可我大哥区区十一岁就能斩杀久经战场的成年忍者,我二哥比你们小即便是联手也照样压得你们抬不起头来。你们不过是借着长辈们功绩在这里耍威风,打不过我哥哥就想在我身上找补回来罢了!”

    千手鸣:“…………”扎心了!

    大长老听见都笑了。这两个小子联手还被扉间打得爬不起来的事全族都知道,为了这事二长老四长老没少操练他们。可后来他俩不光没打过,反倒被打倒的时间越来越短。这两个人自尊心这么强,雪间这丫头还真会在人心窝子上捅刀。

    千手鸣也是被气狠了:“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有本事来打一场!”

    雪间自认为虽然打两个没多大把握,打一个应该还是可以的,于是欣然应了下来:“好啊,咱们就拿实力说话!你要是输了就给她道歉!”

    “好。”千手鸣显然没想过输。

    废话他要是连个小他四岁的女孩都打不过他也就别在千手混了!

    正值晚饭过后,这么一闹腾不少族人明里暗里都来看热闹,一时间周围多了不少人。

    两人摆开架势,就在空地上交起手来。

    雪间长年在两个哥哥的手底下磨练,又有父亲的亲自教导,面对的都是族里的顶尖强者,不论是体术忍术还是查克拉量都不是同龄人能媲美的。因此一上手,雪间就明显感觉出来了他和两个哥哥的差距。

    真的不是一点半点!

    她觉得她真的高估千手鸣了。

    扪心自问,雪间觉得他实力还是看得过去的,在同龄人里也算可以,但她摸着良心说就算是三个千手鸣也打不过他二哥真的!

    雪间仗着自己身形小四处腾挪躲闪,一开始本来是想试探他的实力,但打着打着她发现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费劲,于是一个格挡挡住千手鸣的侧踢后,她开始反击。

    刚开始众人还抱着看戏的心态,然而看着看着,所有人都觉得不对劲了。从一开始的试探到被动防御再到主动进攻,雪间用了十招。而十招以后整个画风就扭转过来,成了她的主场。虽然不能迅速取胜,可这么下去千手鸣迟早会落败。

    果然不过三十招,她就抓住千手鸣的一个明显漏洞,低头躲开他的拳头,右手灌满查克拉,猛地向他腹部打去,一下就将他击飞,摔在地上没爬起来。

    另一边千手优人见堂兄败了,顿时脸上挂不住,趁着她没防备,一个箭步就向她的背后袭来。

    雪间早就已经将感知铺开,见他出手也没动,一个矮身躲过,伸手抓住他的手臂,同时右手上击,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雪间也没手软,紧接着一个漂亮的旋身踢将千手优人踢了出去。

    周围响起一片惊呼声。

    雪间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总算没丢脸。

    千手的族人一向神经大条,也不怕两人怎么样,一时议论纷纷。

    “这真的是族长家的女儿雪间吗?”

    “她不是刚执行了几个任务吗?”

    “是啊,平时柱间扉间那俩小子在族里挺厉害的,也没听说她天资多出众啊。”

    “你没听说吗,她第一次执行任务就搭上了白泉城的贵族,这还是明智亲口告诉我的。”

    “那不是明智叔的功劳吗?”

    “……………”

    千手本来就女忍少,她又和那些天天只想着我喜欢哪家哥哥训练只是混日子的女孩说不上话,所以不常和族地的同龄人玩闹,多半只和哥哥们还有桃华姐练习。因此当看见周围人一脸惊讶的反应,她觉得真的很有必要扭转一下她在族人心里的印象。

    然而还没等她细想,一道声音带着愤怒在她背后响起:“千手雪间,你这是做什么?”

    雪间回头一看,就见二长老站在她背后。

    这时已经有人去扶起千手鸣和千手优人,四长老也走了过去。稍一检查,就看出来千手鸣肋骨断了三根,千手优人右臂折了,肋骨也断了一根,正在那哼哼。

    “千手雪间,都是一个族里的,你下手这么重,就算他们说错了话,你就这么容不下人吗?”

    雪间没说话。

    “佛间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在族地里大打出手,丝毫不顾及同族情分,身为家族的姬君不学些该学的,反倒出来对族人下手,你的教养哪去了?”

    雪间还是没说话。

    眼前这位可是比她高出两个辈分,她又不傻,要是跟他顶起来占便宜的准不是她。反正救兵马上就出现了,她犯不着逞一时之气叫人拿捏住错处。

    “二长老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

    “大长老来了。”“大长老来了。”

    众人纷纷给大长老让出道。

    千手长明慢悠悠地走过来,把雪间挡在身后,看着一脸愤怒的二长老,摸着胡子乐呵呵地说:“二长老和一个小辈计较什么,不过是孩子们打打闹闹,也犯得着让二长老这么大动肝火?”

    打打闹闹……感情不是你们家孩子断了肋骨!

    “再说了,咱们可都看的清楚,是这俩小子先出言不逊,也是这俩小子先挑战的。既然敢挑战,想必是赢得起输得起。都是年轻人,一时气盛下手重了些也难免,你我都是这么过来的,想必二长老能体谅。”长明不等他说话,接着说,“雪间这孩子是不对,年纪小,下手没轻没重的,回头我让佛间狠狠地罚她,给二长老一个交代,你看怎么样?”

    说罢,长明转头给雪间使了个眼色:“雪间,还不给二长老赔罪?”

    雪间乖乖地上前,给二长老行了个礼:“是我不对,请二长老原谅。”

    反正赔个礼也不会掉块肉。

    周围的族人纷纷点头。

    “雪间这孩子真是知书达礼,不愧是族长的女儿。”

    “咱们忍者本来就是靠实力说话,千手鸣那俩小子技不如人被打了也是活该。谁家切磋还没个伤筋动骨的时候,回去养养照样出来打架,哪来的这么娇气。”

    “就是,自己没本事要是上了战场就是丢命的事,哪像现在断两根肋骨就完事了。虽然以前没听说,可这么一看雪间天资也不比柱间两个差,咱们族里又多了个天才。虽然下手重了些,可她才多大,赔个礼也就过去了。忍者哪能一辈子不受摔打。”

    “…………”

    说是回去狠狠教训,现在把她挡得严严实实的,我信你就有鬼了!

    二长老心里憋着一肚子气,看大长老一脸笑呵呵却堵得他一句话说不出来,再加上本来就是他孙子不占理,到底也不敢真的教训雪间,只得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二长老四长老走了,众人也渐渐地散了。雪间走到那个女孩子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你叫什么,我以前怎么没大见过你?”

    “我叫英。”女孩有些怯懦,“谢谢雪间大人。”

    “雪间,回家了。”大长老背着手等在那。

    “哦!”雪间应了一声,朝千手英笑了笑,“我改天再来找你玩。”

    她说完噔噔噔跑了过去,跟在大长老身边离开了。

    看着雪间离开的背影,千手英陷入了沉思。<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雪间:该出手时就出手!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二长老和四长老,就是和宗家作对的那两个。

    哈哈哈我看上一章评论有小伙伴都要暴走了,冷静,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