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千罗大泽(三)(邪祟...)
    小黑木着脸听着姚浅的唠叨,话说这小姑娘对外也不是话多的人,怎么对着妖兽有如此多话?仗着妖兽听不懂、不能反抗?

    姚浅一面絮叨,一面给小黑洗脸刷牙洗澡,然后再对自己也用了一整套流程。她现在发现用甘露符洗澡比灵水还方便,甘露符虽也不是热水,可贴在身上比灵泉水更舒服,其中蕴含的治愈之力还能缓解身体疲劳。

    当然这也跟自己已经会施展甘露符的道术有关,她洗澡不用符箓,只要施展几轮法术就能让甘露填满整个木桶,也不怕浪费符箓。

    她舒服地在木桶里用甘露泡了一个澡,出木桶时候身上已经换上干净清爽的衣服了。虽然帐篷里没有外人,姚浅还是习惯先将小黑送到灵兽袋里,等自己洗完澡换上衣服再放它出来。

    洗完澡就代表休息时间结束,她让小黑自己在帐篷里玩耍,她开始修炼画符。小黑再一次被姚浅打开了新世界大门,它还是第一次见有人用甘露符洗澡的,这丫头脑子到底是什么构造?为何总能想出别人想不到的法子?

    姚浅最近在挑战极限项目,就是一面在外面用手画符,同时用神识在天衍碑空间里用法力凝结符箓。

    如果她能完成这技能,相信自己一定能节省更多时间,目前为止,她还不能一心二用到这程度,但她相信只要坚持不懈,她总有成功的一天。

    一心二用的结果就是,她画符的效率下降不少,即便是降低了效率,她每晚画的符箓依然很可观,因为她成功率是百分之百。这成功率骇人听闻,不过看到她画符的只有小金、大黑和小黑。

    小金、大黑的脑容量还不足以让它们理解画符的概念,小黑倒是明白,不过它本来就是天才,失败这词很少出现在它生活中,是以它完全没有怀疑姚浅为何一夜能画这么多符箓。

    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它还挺欣赏这小姑娘,资质好、悟性佳,又修炼刻苦,比裴长青当年还优秀些,要不是自己现在情况特殊,它有点想收徒了。

    姚浅不知道小黑身体里是特殊的灵魂,她一旦沉浸修炼画符,基本就不怎么关注外面了。不过今天她特地开了闹钟,所谓的闹钟就是沙漏,她买了许多不同类型的沙漏。

    有一盏茶时间的,也有几个时辰的,她今天放了一个半时辰的沙漏,时间一到就会敲响钟声,她便暂停画符,闭目调息养神,争取让自己恢复最佳状态,这样好撑过后半夜的值夜。

    姚浅计划得很好,只是出门在外,尤其是在荒郊野岭,总有各种意外发生。半夜,夜深人静之时,姚浅收拾完毕,正想出门换班,便听到一声凄厉的尖叫:“虫!救命!”

    这声尖叫让原本安静的营地一下惊醒,几乎所有的人不管是在闭目养神还是轮值的,都下意识地握住武器戒备。

    李道英、李铭大步走出帐篷,姚浅、罗明紧随其后,帐篷外李威和金秀儿并未远离,两人正远远的眺望。

    李道英问:“除了什么事?”

    李威说:“似乎有好些人都遭受了虫豸攻击。”他见大家都出来了,便招呼着罗明、李威一起把帐篷收起来。

    营地被毒虫攻击,即便他们暂时无恙,也不一定能住下去了,毒虫往往都是成群结队攻击的,另一边李家营地的李氏族人也开始收拾帐篷。

    金秀儿和姚浅也同时灭了火堆,姚浅同时还派了一只金蚕蛊飞去查探情况。小金孵化产卵前后,被姚浅喂了八道后天紫息,现在它已经不是金蚕的模样,而是一只双翼金蝉。它产下的卵也是有翅膀的飞虫,它们飞行速度快、体积又小,很适合当侦察虫。

    金秀儿也从怀里取出一个灵兽袋打开,顿时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显然是有不少虫子爬了出来。金秀儿解释说:“我让这些虫子围在营地外,如果有驱虫药不能抵挡的毒虫,它们起码也有个示警作用。”

    这时李道英已经赶去事发地了,这会大家都住一处,一旦出现问题,很容易连累大家,最好的法子就是趁着事情还不严重,先把事情解决了。

    留在原地不动的人也选择熟悉的人相互靠近,各自暗中戒备,不知不觉间天地间起了浓雾,不过大家都没在意,这里是大泽,水汽浓郁,夜间起雾太正常了。

    可是很快雾越来越浓,姚浅之前还跟金秀儿一前一后往李家另一处营地靠拢,那里留了一个筑基修士,如果发生意外,他可以暂时保护大家。

    可是走了几步,姚浅就发现不对劲了!她居然周围都没人了!姚浅身体一下紧绷起来,她看着脚下不停,但脚步却比之前慢了许多,识海中凝结的斩神针和金光符都被她移到了最前面,随时可以发动。

    就在这时,她手腕上的桃木珠串突然发热,同时腰包里的三阳符也似乎被什么触发了,姚浅神色一凛,她不假思索先丢出了五张三阳符,三阳符骤然爆开的金光,在黑暗中格外显眼。

    借着金光姚浅看到一道白影以极快的速度一晃而过。邪祟!姚浅立刻猜到了白影的身份。这种人迹罕至的荒山大泽最容易遇上邪祟了。

    邪祟并不是特定的生物,而是指在野外遇到的各种魑魅魍魉、阴邪之物。邪祟实力也不是固定的,运气好遇到实力弱的邪祟,只要一道三阳符就能解决。

    运气不好的话有可能连命都赔上都不一定能伤邪祟分毫。姚浅经验不足,也没法判断这邪祟的实力,她想了想,上前跨了一步,同时发动了隐匿神通,整个人瞬间消失不见了。

    姚浅人瞬间消失后,白影并未马上出现,而是等了好一会,白影不动,姚浅更不会动,她垂目扣紧了一叠三阳符,随时准备攻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姚浅身后凭空出现一道白影,那白影朝着姚浅后背狠狠抓去,姚浅身上金光符再次发动,她蓦地往前一窜,然后迅速转身。

    这一次她看清了邪祟的真面目,是个看着像是长裙白衣女子,但面部却是一张鱼脸,整张脸是往上涨的,一颗死鱼眼靠近颈脖,一张嘴正对天空,还不时吞吐着黑气。

    看到它这张脸,姚浅有种去看它后面的冲动,她很想知道它后面是不是跟前面是对称的,她心中胡思乱想,但下手却没耽搁,直接对着鱼脸邪祟丢出了一叠三阳符。

    邪祟尖叫了一声,伸出了长得仿佛触肢般的手臂朝姚浅抓来,姚浅怎么可能让邪祟近身?她放在腰包里的金光符一张张地发动,将她整个人都照成了金色。

    邪祟死死地瞪着浑身闪着金光的姚浅,它想把眼前的猎物撕碎,可那些可恶的金光阻扰了它!它愤怒的伸出双手不停的拍打着护着姚浅周身的金光符,全然无视三阳符对它的灼烧。

    姚浅瞳孔微缩,这邪祟居然可以抵抗三阳符?姚浅不假思索的取出长剑对着邪祟直刺而去。

    邪祟身上也浮出一层惨白的雾气,将姚浅的剑法攻势化去,但下一秒邪祟突然惨叫出声,原来姚浅在刺剑的同时也射出了一根斩神针,长剑没有突破雾气的防御,但斩神针直接刺入了邪祟的一只鱼眼,鱼眼瞬间爆开,缕缕惨白的雾气从爆开的鱼眼中流出。

    邪祟仿佛被激怒了一般,仰天凄厉地嚎叫,声音似乎是在姚浅脑海中响起,让人心神震荡。

    姚浅却不受这尖叫声影响,她往前又进了两步,识海中放出十根斩神针,十根长针以不同的方向朝邪祟身上刺去。邪祟感觉到危险,浑身白雾大涨,奈何这些白雾也只是延迟了几息斩神针的攻势,没有将它们完全阻挡住。

    十根长针刺入邪祟身体,邪祟凄厉的大叫出声,它下意识的想跑,不过姚浅已经快它一步,丢出了十多张五雷符一起发动。电光带着雷声,犹如一条条银蛇般朝邪祟劈去。

    邪祟凄厉的最后尖叫一声,化成了一片片浓雾散去。姚浅站着微微喘息,等了好一会,不见邪祟再次出现,才确定她已经把邪祟消灭了。

    浓雾散去后,她四周景象蓦然一变,她竟然身处一片沼泽之中,附近半点人声都没有,姚浅神色沉凝,自己现在的处境比遇上邪祟更麻烦,她跟大部队失散了!<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入V,入V三更,第一更在早上七点,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么么哒!

    .

    感谢在2022-03-2305:45:11~2022-03-2407: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咕咚来了!、皮蛋妈妈、萤火虫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吱吱80瓶;蜜糖、十年一品温如乔10瓶;镜拘、波丝5瓶;李唐宋朝3瓶;问问你是谁、苏熙139、40552885、焦糖布丁?、盼盼、宁三公子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