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6 章(论泼皮无赖与开国皇帝的...)
    最后,温如瑾和薛青掣达成了协议。

    用过饭后,晌午他便陪着温如瑾去鱼腹城叫阵。

    比起深不可测的薛青掣,他侄儿薛向明显然要活泼得多,这位年少的小将,吃饭都要挤在温如瑾的身旁,和他挤眉弄眼的。

    温如瑾不以为忤,只是笑着看他那灵动的大眼珠子:“这是怎的?少将军眼睛进沙子了?眼角抽搐了?”

    “啧,不是,”薛向明用肩膀撞了撞他,“公子,你和我叔父说什么了?他没把你气死吧?”

    “哦?”那孩子一点也不孩子地扬起了眉毛,“此话怎讲呀少将军?”

    “嗐,就是我叔父这人吧,挺不通人情世故的,也就是遇上了主公,识人善用,原先他也没少气你义父,公子若是被他气到了,也不必在意哈。”

    温如瑾看着这青年亮晶晶的眼睛,笑了笑,将自己饭碗里的肉干夹到了他的饭碗里:“少将军多虑了,我不是气量狭小之人。”

    “那就好,多谢公子的肉干,待会儿我一定大声为你呐喊!”

    薛青掣确实是一个……很古怪的人,沉迷于打仗,或许说,他沉迷于攻城略地,是很单纯地喜爱作战的那种感觉。

    这种人,很纯粹,纯粹让他们打起仗来甚至有一种战无不胜的感觉,但是与此同时,他们的纯粹,又让他们与这个复杂的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他纯粹到冷酷,是那种……权衡利弊过后,可以狠心坑杀几十万降兵的那种纯粹。

    其实这样的人是一把双刃剑,长孙元正敢于使用这把剑,目前为止还没有被划伤,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

    “我甚至怀疑他大脑有问题,”520冷笑着说,“比如额叶和颞叶脑功能低下什么的。”

    这一次520还真不是没事找事乱怼别人,它所说的这两个区域,和个体的道德推理能力以及抑制自身冲动的能力有关。

    “你去扫一下不就好了?”温如瑾不以为意。

    因为他觉得,更大的可能性,或许是这个冷酷的时代碾压下的悲哀。

    “不行,他太敏锐,我怕他发现我。”扫一个人的大脑,可不比扫整个大局那样,这是很有风险的一件事情,特别是针对那些敏锐的家伙们,520自觉还是有点聪明的,它才不会轻易去冒险。

    “对了老温,我刚刚看了看,目前任务进度是:8%,你要放出你的金毛犼吗?你不在,这崽子现在在系统空间拆家,嗷嗷叫的,我看着就脑仁疼,要不然先给你放出去吧。”

    说到这个,温如瑾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再缓缓。”

    “缓到什么时候?你要是杀了长孙泰和估计就会有10个进度了……”

    “至少到你先前说的‘兰陵云珠子,会稽临江仙’,我得到其中之一的时候。”

    ******

    此刻困守于鱼腹城的长孙泰和,不啻困兽。

    他知道薛青掣就带着大军守在鱼腹城外,虽然不从未叫人叫阵,也从不发起攻城,然而卧榻之侧有人哐哐哐地练大刀,是个人都睡不着,长孙泰和也睡不着。

    长孙泰和整日整日提心吊胆,生怕哪天一睁眼,就听到薛青掣没耐心了,直接攻城了,他并不觉得自己能在薛青掣的攻城下守住哪怕一天。

    每天接到的消息,不是益州牧装疯卖傻不肯伸出援手,就是鱼腹城内粮食告急,不是鱼腹城内某些有些背景的人闹着要出走,就是他手底下的兵哗然闹事。

    他每日都焦头烂额地处理这一切,好似在一张破网上,下边就是万丈悬崖,而他不得不东补西缝这张破网,希望他能撑久一点。

    今日的鱼腹城,已经喝起了稀粥,城中百姓,人人自危,再这样下去,长孙泰和的手底下很快就会有人建议拿人去充当军粮了。

    不过,在有人提出这个丧心病狂的建议之前,变数出现了。

    “什么!?你是说,那个叫唐大虎的?他在叫阵!?”

    长孙泰和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满脸扭曲:“一个乞丐!走了狗屎运,占了我的位子,竟然有脸来挑衅我么!?”

    他果然经不得刺激,提起自己的红缨枪,便爬上了城门,见到了城门下的一人一骑。

    烈日下温如瑾新造的银色铠甲闪闪发光,他整个人都像是少女漫中那种不染纤尘又偏偏英姿勃发的少年将军。

    长孙泰和一出现,温如瑾就看到了他,笑的一口白牙:“哟!缩头乌龟终于出现了?”

    温如瑾这话一出,他身后那延绵到底看不出人数的大军便骤然发出了一声赛过一声的大笑。

    长孙泰和这人想来好面子,世家的出身让他早就养出了一副不容忤逆的坏脾气,如何能忍得了温如瑾以及那些曾经他看都不看一眼的荆州兵的嘲笑?

    忍无可忍的长孙泰和气急了,吼道:“竖子休得嚣张!我这边来会会你,好叫你知道什么叫一山还有一山高!”

    520不屑地啧了一声,说:“酒囊饭袋也敢这么嚣张,还真是小刀划屁股——给我开眼了!”

    这神奇的歇后语让温如瑾再次一阵无语。

    和薛青掣一样,长孙泰和也听说了温如瑾三招斩呼延坤的事情。

    和薛青掣一样,长孙泰和也不相信这是真的。

    于是骑着白色高头大马、提着红缨枪的长孙泰和,冲出了城门,嘿呀地大叫着挥舞起了自己的红缨枪……

    然后被温如瑾一个横向格挡,反手,方天画戟游龙一般窜出,捅穿了他的喉咙。

    嚣张一世,一招倒地。

    城内城外,全场寂静。

    “鱼腹城中的兵卒们听着,”在鱼腹城大乱之前,温如瑾率先气沉丹田地喊出声,“我是荆州长孙虎,尔等皆为卑劣无耻之徒长孙泰和所蒙骗,放下你们的武器,打开城门,既往不咎!”

    这话一出,成功将大乱抑制住,城门上的士兵犹豫地看着温如瑾,看到了他那在日光下反射着刺目的凌凌光芒的甲胄,荆州,长孙虎,长孙元正的儿子……

    他的话,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没一会儿,城门上就出现了能够暂时替代长孙泰和主事的人,向温如瑾行礼后,命人去大开城门。

    温如瑾拖着长孙泰和的尸首,转身进入了荆州兵的阵营,对首位的薛青掣问道:“大将军,可否应允我一事?”

    “何事?”

    “将军率兵入城后,不可使士兵侵扰城中百姓。”

    倘若全是他的兵,他立刻就可以下命令,可是不行,这不是他的兵士,那就只能尽自己所能地要求了。

    薛青掣深深地望着温如瑾的眼睛:“公子可谓大仁大义。”

    这一次,他没有讥讽温如瑾“菩萨心肠”了。

    ******

    解决了鱼腹城后,薛青掣问起了温如瑾他所谓的拿下益州和梁州的计谋是什么。

    温如瑾笑了笑:“将军以为,不战而屈人之兵,是否为上策?”

    薛青掣沉吟了一会儿:“是。”

    “益州和梁州唇亡齿寒,故而两州报团取暖,极难攻克,除非能分而化之。”

    温如瑾说出了自己的谋略,算不上高深,不过“二桃杀三士”之策,让益州和梁州失和罢了,这都是百年前的祖宗们就玩烂了的东西,但是计谋不在新,有用就行。

    “我所说之计,需会口舌之人。”不论是去搅动益州牧和梁州牧的心绪,还是买通他们的身边人,都需要能说会道的谋士。

    “我身边无此类人,还得劳烦公子了。”薛青掣难得向他行礼。

    温如瑾也回礼:“将军放心,我自会向父亲言明,大力助你成事!”

    果真温如瑾杀了长孙泰和,520就汇报说任务进度已经有10%了。

    临走的时候,温如瑾看了看天,他……好像对这个世界的某些事情,有了些许猜测,不过,还需要等待验证。

    ******

    温如瑾领着自己的威虎营,快马加鞭南下去与长孙元正汇合。

    来的路上威虎营的兵卒们对温如瑾还很陌生,恭敬是因为他的身份,多少也有些不服。

    现如今见他一击就可斩杀比自己年纪还要大十岁以上、经历了大大小小多个战事的长孙泰和,他们便都为温如瑾的勇猛所折服,看来这位“仙人之徒”是真材实料的,绝非浪得虚名!

    第七日,温如瑾就追上了长孙元正的车驾,成功汇合。

    见到了温如瑾手中提着的那滴血的圆形囊袋,长孙元正笑逐颜开:“吾儿好样的!”

    长孙元正欣赏着那颗头颅,哈哈大笑着,仿佛已经看到了本家收到这个礼物之后会有什么令人愉悦的反应了。

    放过他?怎么可能?!这样一个不忠不义不孝不悌的无耻之徒!

    “吾儿,快快上马,莫再耽搁了,你娘亲与姐姐们,早已等候多时。”

    温如瑾恭敬地应了一声“是”。

    此时的温如瑾并不知道,前方等待着他的,未曾蒙面的义母同姐姐们——

    究竟是家与亲情的温情脉脉,还是一个全新的挑战?<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宝贝们,大白明天就要入V啦,入V当天要和万贵妃贴贴,之后努力保持每日双更!

    下一章万更在今晚凌晨十二点就放上哦!

    为了感谢小天使们的厚爱,搞一个抽奖,这是老温第三本啦,这个抽奖就只抽三个小可爱,JJB随机分配,玩的就是心跳哈。

    ※抽奖活动※

    抽奖原因:感谢小天使们

    参与条件:订阅率100%中奖人数:3人奖品:5000点币随机分配开奖时间:2022-03-2509:00:00

    ·

    感谢在2022-03-1301:09:14~2022-03-1403:00: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十一夜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犴羽3个;癌症晚期的朋右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bulingbuling、催妆20瓶;鸭梨10瓶;君一3瓶;晓峰2瓶;桃夭潋影、癌症晚期的朋右、酷爱小说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