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春之叶:四(称呼久违,一如当年。...)
    入夜有风,落雪无声,屋内的烛火即将燃尽,微光明明灭灭,投在了阿箬的面庞上。

    有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总能在入睡后梦到过去,零零碎碎的皆与神明有关。那短暂的、明明才只有几个月的相处,最终却支撑着她走过了好几百年。

    她曾为了神明杀过人,疯魔般提着屠刀便朝那些人的身上砍去,对于绝大部分的岁雨寨人而言,那夜的阿箬绝对称得上噩梦,可她的屠刀并未对准每一个岁雨寨的人。

    回忆再往远处去寻,阿箬不是岁雨寨中年龄最小的那个,原先也有个小孩儿总跟在她身后,因为她帮过对方。

    何桑爷爷说,阿箬是他见过最心地善良的姑娘,他说好人一定有好报,所以阿箬必定是他们中最长命,日后也最幸福的人。

    彼时多年饥荒,谁也说不准哪日自己醒来就一定还活着,在那人能吃人的时代里,阿箬始终保持着一丝近乎天真的无畏来。她总能与旁人共情,总能在看见旁人的生活,或听过旁人的过往而落泪。

    寨子里有两对夫妻,男人带着另一个女人跑了,几年后又因在外实在困难,二人一起领着个小孩儿回来,打算重归家庭,小孩儿便成了多余的那个。

    小孩儿的头发永远乱糟糟的,闷声不说话,有很长时间阿箬都以为他是个哑巴。

    何桑爷爷说他能活下来是个奇迹,因为他的身上有许多伤,有些伤至肺腑,便是成年人都会疼出眼泪,他的表情却始终淡淡的。不是因为他能忍,而是因为他丧失了疼痛的感受,生来如此,无知无痛,也就无畏死亡。

    小孩儿很惜命,旁人打他他也不吭声,挨了打后就苍白着脸来找何桑爷爷看病。阿箬见他身上有血,心里气愤,不知谁能对一个五岁的孩子下这样狠手。

    后来她跟着那小孩儿一天,阿箬就看见了打小孩儿的人。

    妇人气恼他是自家丈夫与女人私奔所生,总想尽办法折磨他,还商量过要将他卖了,卖给外面那些喝人血吃人肉的蛮人,若非小孩儿总往何桑爷爷这边跑,或许哪一日就如阿箬以前所见的那般,被丢进沸水或火堆里了。

    妇人打他,妇人的孩子也欺辱他,他们对着小孩儿屙屎撒尿,用烂泥砸他,指着他背后的胎记道:“你看,他趴在一堆屎里,像不像个小王八!”

    “小野种,你会不会王八翻身啊?”

    “翻一个给我们看看,快翻!”

    阿箬当时捡起一根棍子便冲了出去,她用棍子对着那些小鬼的屁股抽,因为她知道那地方打起来不容易受伤,把那些讨人厌的小鬼赶走了,她才把小孩儿扶起来。

    小孩儿浑身是伤,又脏又臭,乱糟糟的头发下一张布满青紫伤痕的脸没什么表情,又愣愣地看向她。

    阿箬心疼他,问他:“你不疼吗?”

    小孩儿懵懵懂懂,不知道什么是疼,阿箬带他去了溪边洗澡,又搜了自己幼时穿过的裙子拿给他,那裙子虽有补丁,却是干净的。

    小孩儿的脸洗净后挺好看,眼睛圆圆的,一头长发也很软。他握着裙子趴在水边,半身藏进了水里不肯动,阿箬问了他好几次他才诺诺开口道:“我不是女孩。”

    阿箬惊讶他居然会说话,随后道:“我也没有男孩的衣裳,你先穿好,等我回去找阿哥问他有没有小时候的衣服可以给你穿。”

    从那天起,小孩儿就喜欢赖在阿箬身边了。

    他往日找何桑爷爷,是因为何桑爷爷会医术,他知道流血了要找人求救。后来几次阿箬见到他,他身上穿着的是何时雨幼时的布衣,干干净净地站在不远处,只要被阿若发现,就会小跑着过来跟在她身后。

    小孩儿问过阿箬:“什么是王八?”

    阿箬也没见过,她又去问何桑爷爷,何桑爷爷便用根棍子在地上画了个图形出来。

    小孩儿对着那个有着圆圆的甲壳,四条短短的腿和圆脑袋小尾巴的东西看了会儿,又背对着阿箬,问她:“你看我身后的这个,是王八吗?”

    阿箬看了一眼他的胎记,与何桑爷爷画的很像,她想起那些人曾因此骂过他,便说:“不太像,你这胎记上还有一条小虫子呢。”

    那是他曾被人打后落下来的疤,蜿蜒地穿过了红色胎记上,王八的背。

    后来阿箬入了结界,遇见神明,她习惯将近来遇见的事都说给他听。神明不嫌阿箬话多,他卧在树干上,右腿支起,单手撑着下巴,桃花眼微微眯着,饶有趣味地听她喋喋不休地诉说小孩儿有多可怜。

    “王八,是不是一种很坏很坏的东西?所以他们才用它来骂人啊?”阿箬昂着头问。

    彼时盛夏,不知从哪儿飞了几只萤火虫出来,星星点点地围绕着干枯细瘦的小树,于根茎处吸取水分。

    神明动了一下,发丝从肩上滑到了胸前,他朝阿箬俯身两寸,道:“什么模样?画来我瞧瞧。”

    阿箬凭着记忆里小孩儿背上的胎记,画了只丑丑的王八,收手前,又在上面落了一条蜿蜒的疤。

    神明双眉微抬,轻声笑了一下。

    他的笑声很好听,也很短暂,胸腔震动了两下便余妙音。他的手指细长白皙,指尖淡粉,遥遥落指阿箬脚前的图案,道:“龟背伏蛇,是玄武啊。”

    “玄武?”听上去,比王八威风许多。

    神明又重新靠了回去,仍旧高不可攀,阿箬踮着脚,急切地朝前凑近两步:“什么是玄武?”

    她这几步惊起了萤火虫,绿莹莹的光芒从她的裙摆往上飞,照亮了那双好奇明亮的鹿眸,也短暂地晃花了她看向神明的视线,唯有那清冷又温柔的声音落在耳畔,给她说了个超出她当时所能理解的神话故事。

    明月落,天渐亮,大雪纷飞了一夜,将整个小镇都笼罩在厚厚的白下。

    阳光未至,一切也尚未复苏,唯有早起的人在街上厚雪里留了两排脚印。

    阿箬起身,揉了揉眼睛,又有些疲倦地将脸贴上了床榻里侧靠着的藤篓上。

    她似乎还缠绕于夜的梦境中,脑海里回忆的是他当时说的神话故事。

    玄武,四神兽之一,五行主水,四季中为冬。

    正是当下。

    阿箬的脸在藤篓边蹭了蹭,寒冬下藤篓却像是覆上了一层体温。她闭上双眼,开启的篓盖缝隙里,一根莹白的手指伸了出来,正拨了一下她发上竹枝结处生长出来的翠绿细叶。

    阿箬睁眼坐起,反手碰向后脑勺上的竹枝,面颊微红,再看安静的藤篓,逐渐清醒过来。

    忽而胸腔的跳动也生了异样,似有所感,阿箬连忙披上外衣,匆匆洗漱后背上背篓推开房门。怕是听见了她房门的动静,住在隔壁的赵焰也立刻开门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笑:“姑娘早。”

    阿箬没心思与他玩笑,右手始终按在了心口的位置,感受掌心下紊乱的跳动。

    客栈的门已经开了,天空还是深蓝色的,门外不如屋内亮,却也不妨碍行走。厅内仅有六个方桌,有一个方桌上放着两碗刚吃完的面,小二尚未来得及去收拾,面碗里残余的汤还冒着腾腾热气。

    阿箬屏住呼吸,快速下了楼。

    赵焰见她神色古怪,连忙提刀跟上,二人出门前,小二正在擦桌台,见之笑问可要用些早饭。

    阿箬没管他,几步跑到了门外。

    她的速度太快,出门前险些摔了,堪堪站稳后一抬头,正见小镇的主路上,两道人影一高一矮,离她半条街道远,所去方向,正是她昨夜来时路。

    高的男子装扮,戴着帷帽,但从身量与那细腰和走路方式去看便知道是个姑娘。她背着行囊,右手牵着一个小孩儿,小姑娘的发上绑着红色的丝带,一身兔绒白袄,若非那两根红丝带飘摇,几乎就要与白雪融为一体了。

    大雪如鹅毛,将目见所有都变得模糊,阿箬的视线也不够清晰,只能远看到那两个身影,可就在这一瞬,她的呼吸平和了下来。哪怕离得很远,哪怕仅一个背面,甚至不是记忆里的装扮,她也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胸腔的跳动愈发紊乱,阿箬迎着风雪站定,眼也未眨,轻声唤了一句:“白一。”

    这声如风,便是匆匆赶来的赵焰也没听见,可已经离出大半条街道的人却忽而怔住,脚步陷在了雪地里。

    头戴帷帽的少女见身边的人不走了,低头看去,只见小童的发上,那两抹红丝带随风乱飞,对方脸上的表情也看不见。

    白一穿着一身暖袄,手心本是热的,却在一瞬间凉了下来。

    “白一,你不舒服吗?”少女弯腰询问,见小童面色呆滞,虽说他平日里便没什么表情,对一切事物都淡淡的,可少女却敏锐地在此刻捕捉到他眼底的一丝慌乱,和耐人寻味的喜色。

    阿箬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她往前踏了一步,又停下,心中犹豫,轻轻一眨眼后,低眸侧过脸,只在心里数上十声。

    十声之后,若她看不见人,今日所见便当是认错了。

    十、九、八……

    “前面二人,站住!”赵焰的声音突然响起,阿箬眼睫颤颤,回过神来。

    再朝前方看去,帷帽少女见到赵焰那一身紫林军的装扮便怔住了,瘦弱的身形于风中颤栗,倒是她身边站着的小孩儿看上去比她淡定些。

    小孩儿转过身,眼神穿过了朝他们走去的赵焰,落在遥远处,那一身青绿衣裙的女子身上。

    她没认错,他也没听错。

    “你们二人从何而来?要去往哪儿?”赵焰走近,先是看了一眼那五岁左右的孩童,见对方圆圆的脸,扎了两个小辫子,红色丝带明艳俏皮,便消了心中疑惑。

    帷帽少女压低声音道:“我兄妹二人是想去奔亲戚的。”

    “兄妹?”赵焰挑眉,一眼就认出了眼前之人是位女子,正要盘问,身后传来了一声:“这是我远方表亲,赵军爷想知道什么,问我便好了。”

    阿箬背着藤篓迎雪走来,她眼神淡然,待走到帷帽少女与赵焰身边时,才朝赵焰露出一抹笑:“多谢赵军爷帮衬,我本是因战事投奔亲戚,却没想到亲戚也来投奔我了。”

    “你们认识?”赵焰疑惑。

    阿箬垂眸看了白一一眼,多年未见,再相遇却是这般情形。

    白一轻轻眨了一下眼,将手从帷帽少女的手里抽了出来。他脚下踩着白雪,一步步朝阿箬靠近,白一知道自己每靠近对方一步,便离死亡更近一步。

    多年的畏惧在这短短几步路中攀升,又好似没想象中的那么恐怖了。

    小手牵上了阿箬的袖摆,幼童稚嫩的嗓音带着一股冷清,低唤了句:“阿箬姐姐。”

    称呼久违,一如当年。

    阿箬些许恍惚,空荡的街道上风雪依旧,雪花伴随着风一阵阵从身后刮来,扬起的发丝遮蔽他们的视线。

    阿箬却在这一股风中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不是幻觉。

    背后藤篓微微发着烫。

    神明的声音,与白一的那句轻唤重叠。

    他道:“阿箬。”<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明天V,更万字。

    期待的神明大人也在明天粗线,我保证,不是露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