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55 章( ...)
    赵泽说话声音刻意压低了些,现场又有些吵,宋则呈当时跟人对骰呢,一个没注意,就让赵泽漏了不少口风。

    他要知道赵泽会说这些,怎么也不会任由着对方坐过来了。

    他转头随口问道,“说什么呢。”

    赵泽丝毫没有做了错事的心虚,也没意识到不对,反而颇带了几分打趣道,“我们在聊宋哥你的女朋友们呢。”

    宋则呈挑了下眉,一时没反应过来。

    直到有人起哄说,“宋哥身边人换得太快,我这没记清呢,又换了个。要我说,在场应该也有不少宋哥的前任吧?”

    “宋少眼光高啊,人都脱光了躺床上了,还能冷着脸把人赶出来。”那人大概是有些顾虑到林夕,言语收敛了几分,暗示道,“要我就不客气了。”

    “哈哈哈……”

    “宋少可没我们怜香惜玉……”

    “……”

    几乎没有人把这种事当成忌讳,反而像是标记在身上的某种勋章,笑闹着起哄。

    宋则呈状似不在意地笑着,甚至脸上的笑意没有分毫地改变,眼底的笑却散了,似淬了冰,带上几分冷意。

    偏包厢内灯打的不亮,他惯常又将情绪掩饰得好,没人注意到他的异样,越说越来劲,一点没顾忌在场还有林夕这位现任女友。

    这群人虽然没多把林夕看在眼中,但其实一直都有注意林夕和宋则呈的互动。

    当然不是林夕有多特别,而是因为那个人是宋则呈。就算不是林夕换了另一个,他们也会忍不住多看两眼。

    林夕和宋则呈进门以来肢体动作一直不频繁,甚至没怎么有过多余的碰触。然而两人坐在一起,只是简单说句话,那股亲昵的气息是怎么都拦不住的。

    不管有意无意,瞥见的人心中都不免生出几分异样来,显得格格不入。

    因此听到赵泽八卦宋则呈的过往感情史,众人不知出于何种心理都起起哄来。

    若放在以往,是没有人敢轻易打趣宋则呈的。

    在场确实有宋则呈的前女友,但她们对宋则呈是惧大于喜的,没敢轻易出声,只是看林夕的眼神或多或少总夹杂了几分嫉妒不甘的情绪。

    女人才更能看懂女人,宋则呈对林夕,和对以往任何一位所谓的女朋友都不同。

    尽管他没有表现出来,也可能是没意识到。

    她们这些人在成为宋则呈的女友时有多欣喜,之后得到结局分手时就有多不情愿,却也只能把那点不甘放在心底。

    虽说交往期间得到的资源物品价值不菲,可以说是完全赚回来了,但谁不想要宋少夫人的位置呢?又何曾没有想要得到这位宋少的所谓偏爱呢?

    可那也终究不过是想想罢了。

    耳边是众人调侃的笑闹,宋则呈神情散漫,仿佛不为所动,余光却下意识落在了林夕身上。

    林夕的脸上没有丝毫异样,仿佛这些人口中说的“宋少”不是自己身边的那位男朋友,甚至嘴角的弧度都像是带着礼貌的笑意。

    宋则呈见赵泽一脸傻样仍在那说得起劲,冷冷盯了他一眼,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他头上,“瞎说什么。”

    他话中带着笑意,可当事人却愣是听出来几分警告。像是终于反应过来,林夕不是宋则呈以往那些可以随意玩笑的女友。

    抱着头故意哀叫了两声,忙笑嘻嘻对林夕补救道,“我说着玩呢,你别当真啊。”

    可林夕并没有觉得赵泽的话是玩笑,看在场人的反应,很可能都是真的。

    这些其实都是林夕早知道的事,以前她不在意,现在却发现自己其实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理智,也有控制不住情绪的时候,心底泛起难言细微的酸涩来。

    因着这出,宋则呈提前带上林夕走了,也没了继续在外闲逛的兴致。

    他喝了酒,车是代驾开回去的。

    途中,余光忍不住往林夕身上瞟。

    他没刻意解释,却在林夕说要洗澡时跟着挤了进去,缠着小声和她说话,“你知道的,我没碰过那些人。”

    两人都刻意遗忘了第一次晚上的插曲,正如林夕能察觉到宋则呈的生疏,宋则呈自然也清楚他有过的失误。

    现下倒是成了最好的理由。

    他原本是不在意这些的,只是看着林夕不带情绪的脸,突然有种看不透的恐慌。

    林夕在他面前的情绪向来透明,他清楚该怎样打动对方。然而这些时日接触愈深,这份从容,逐渐摇摇欲坠。

    他难以理解,自己也会有看不清林夕的一天。

    林夕要说不介意是不可能的,但情绪也没有过于尖锐,只是想到赵泽的话,突然意识到赵泽有句话是对的。

    从前的宋则呈,与他如今的不羁无谓,大概真的是很不同。

    ……

    余韵尚存,宋则呈忍不住咬着她的唇道,“你搬到我那去吧。”

    他在林夕家里的私人物品越放越多,占的空间也大。宋则呈本身不是多节俭的人,家里各种用品衣物都有一堆。

    虽然现在说不上是住在林夕这,但算上留宿的时间也算是住了一段时间,就有些忍不住了,嫌这屋子憋屈,干点什么都伸不开手。

    林夕完全没有同居的意愿,只让宋则呈回家去住。

    见她态度坚决,几次下来仍不改口,宋则呈耐心告罄,被她气到了。本来打算放过她的想法,也变成了另一种怒火,狠狠烧到了林夕身上。

    以至于林夕差点上班迟到了。

    她没来得及吃早餐,有些不习惯,刚准备拿出手机点个外卖,前台小妹却忽然拿了份外卖进来,说是点给她的。

    林夕看了眼单子,手机号很熟悉,是宋则呈的。

    那点仅剩的恼怒,仿佛也随之渐渐磨平了。

    .

    9月份各大高校开学,宋则呈得去一趟学校办理开学手续。

    林夕听他说起,才想起来,眼前她的这位小男友,还是一位标准的在校大学生。

    抛却那一瞬心头的异样,林夕问,“你是不是得回去继续上课了?”

    宋则呈道,“大四没什么课,基本都是实习,我在这边干的挺好的。”

    意思便是,会继续在这边进行毕业前的实习。

    林夕,“非本专业岗位的实习,也可以?”

    “不可以,”宋则呈笑笑,无所谓道,“敲个章的事。”

    林夕便没有继续询问了。

    “姐姐,房子的钥匙能不能借我用下?”宋则呈道,“学校的事结束后,我直接回你那。”

    宋则呈在她那住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林夕只思考了片刻,便将钥匙给了他。

    宋则呈将钥匙圈在手中转过两圈,笑了笑。

    下班前,宋则呈突然发消息过来,说有点事,找了代驾接她。

    林夕:我可以坐地铁

    宋则呈:车已经过去了,停在老地方

    林夕只好答应下来。

    宋则呈没说什么事,林夕也没问,和驾驶座的代驾确认过,林夕坐上车,在手机上跟宋则呈说了一声。

    宋则呈:[OK].jpg

    到了小区,代驾把钥匙交还给林夕,开着自己的折叠小电动离开。

    林夕上楼,打开门,先是一阵冷气袭来。

    空调是开着的。

    屋内有些昏暗,窗帘被拉起,只有少量的光线透过非全遮光的窗帘透入,使得屋内不至于完全处于黑暗中。

    餐桌是唯一的光源,桌面精美的摆盘,高烛幽幽燃起,很有烛光晚餐的氛围。

    如果窗帘的作用能再强烈些的话,效果应该会更好。

    林夕换了鞋,轻声唤道,“宋则呈?”

    她以为宋则呈是有事出去了,现下看来又似乎不是。

    “姐姐,这。”宋则呈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从屋内走了出来。

    他穿着一身高中的校园制服,白色衬衫搭配半长的领带,下身是深灰色长裤。衬衫扣子解开了大半,露出鲜明的肌理线条与清晰的锁骨,领带歪歪斜斜。

    如同校园中不可一世的不良少年。

    宋则呈平时穿着上偏时尚年轻,这套稍显稚嫩的校服穿在他身上,本就年轻的脸丝毫没有违和感,反而更衬得他青春逼人。

    更像是高中时期的宋则呈,真正地站在了她的面前,肆意青春、张扬明朗。

    林夕不由愣了下,随即收回视线,“你这是?”

    宋则呈笑而不语,甩了两下手中的布料。

    林夕这才看到,他手上拿的是一条同款的短裙。

    “姐姐,穿这个吧。”

    林夕:“……”

    她别开眼,“……别玩了,饿不饿?”

    “饿……”宋则呈凑近,语气意味深长,在她耳边道,“想吃你。”

    “我想看看姐姐读书时候的样子,”他轻咬了下她纤薄的耳尖,低声道,“姐姐不是也看了我?”

    林夕,“……我高中不穿这个。”

    “穿吧,姐姐。”宋则呈放柔了嗓音,诱哄,“给我看看。”

    熟悉的热意开始一点点往上涌,林夕竭力镇定转移话题,“先吃晚饭吧,你不是准备了饭菜?”

    “嗯……正餐前可以先上个前菜,”宋则呈低笑,“比如,我?”

    林夕今日正巧也穿了衬衫,只不过是浅绿色的。

    宋则呈一颗颗解起纽扣,“我帮姐姐换衣服。”

    沙发上放着一件同款的女式制服衬衫。

    林夕握住他的手掌,小声道,“我不喜欢这个。”

    “那姐姐喜欢什么?”宋则呈声音带上几分暗哑,笑问,“小猫咪吗?”

    此情此景,林夕当然清楚,他口中的“小猫咪”,不是真的小奶猫。

    “姐姐,穿吧。”他知道她怎样才会心软,垂着眼静静看她,嗓音放得既轻又柔,透着若有似无的磁性,试探道,“夕夕?宝贝?”

    林夕心中轻轻一震,蓦地偏过头,“别这么喊我。”

    她的语气听着镇定,却又仿佛夹杂着细微的不知所措,猎物掩藏在漂亮皮毛下的轻微战栗。

    “别怎么喊?”宋则呈故意问,“夕夕,还是……宝贝?”

    亲昵的称呼从他口中而出,意外地缱绻,给人以情深厚重的错觉。

    林夕难免恍惚一瞬。

    他微哑着嗓子,用近乎于无的气音期求,“姐姐,我真的喜欢。”

    “就一次,好不好?”

    ……

    “……下不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