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关门放暮春(“太丑了,污了本尊的眼,...)
    很快宣徵就来到了从璐真圣身边,她看着从璐真圣微微往前胸缩的冰雕,从璐真圣头低垂着,将那裸露在冰面上剑柄护在身下。

    宣徵瞥了眼,一边想着暮春让她往这边过来的意思,一边顺手拎起山聆剑像是杀猪一样砍在从璐真圣周围的邪魔身上,划、劈、挥、刺、捅来个全套。

    正当宣徵全心全力在清除从璐真圣周围的邪魔的时候,暮春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边,呼吸微乱,眼尾高高翘起,嘴边噙着一抹阴险的笑,那股愉悦劲就差嘴里唱个小曲了。

    他手里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捡来的长刀,跟在宣徵身边杀邪魔。

    宣徵眯了眯眼,手里也不耽搁,神识传音问他:“拿到手啦?”宣徵用的是陈述语气。宣徵说的是血魄玉珠。

    暮春飞快地点了下头,得意洋洋的小眼神让宣徵震了震,他还真的去偷了血魄玉珠,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凭借现在压制的实力在卡芙手下拿到手的。

    宣徵又问:“对了,你让我来这干嘛?”

    原先他们站的位置偏东南方向,而现在这个位置差不多是最前沿的中心位置,邪魔多得比河里的鱼还要多。

    暮春挑起眉尾,眼余光瞥了眼化成冰雕的从璐真圣,和乔杌真圣不一样,从璐真圣虽然也化为了冰雕,但是现在处于休眠状态,呼吸很弱,但还活着。

    但是暮春的注意点不在从璐真圣身上,而是在从璐真圣的身下的剑柄,那青铜色差点掩盖在她身下,衬着冰面的白色,看不甚清楚。

    宣徵顺着暮春的视线落在那剑柄上,就听到暮春传来的声音:“这个护宗剑阵有两处阵眼,只有摧毁其中某个特定的阵眼才能破开这个大阵。宣徵,你觉得如果这个大阵破了会怎么样?”暮春果然好眼力,看出了这遮天封锁大阵的核心点。

    宣徵抬眼正好看到暮春微微扬起的唇角,宣徵却是身躯一凛,她立马想起之前卡芙一招就要毁掉半个蔚蓝星的举动,她现在望过去,还能看到岩浆流过地面的烧焦痕迹,山陵断裂的巨大裂口,翻卷起来的地面,泥水混杂,若是大阵破了,这一切将会再一次降临在蔚蓝星,而那个时候他们将会毫无还手之力。

    宣徵猛地抬头,看到卡芙冲向乔杌真圣的背影,她心一跳。

    她连忙扭头看向暮春,就是这一扭头,她视线碰到一抹不清晰的青铜色,宣徵手上忽地一顿,差点没把山聆剑给丢出去。

    宣徵飞快瞥了眼青铜色的剑柄,转头努力杀邪魔,她识海里疯狂给暮春传音:“你觉得从璐真圣才是那个特定的阵眼?”

    暮春赞赏地看了眼宣徵。

    宣徵得到暮春的而肯定,原本狂跳的心跳不知为何慢慢平复了下来。

    这可是乔杌真圣的最后一剑,如果乔杌真圣以自身为剑,那为何还要将那青铜色剑鞘细细包裹系在腰间,乔杌真圣这种性格当然不会是为了装饰,肯定是这本身就有巨大的用处。

    而剑身现在不就是在从璐真圣身下吗?

    宣徵想起那相同的青铜色,剑鞘、剑身,本就是一个整体,合在一起,不就是一把完整的剑吗?分开两处,不就是两处阵眼,一处在乔杌真圣身上,一处则是在从璐真圣身上,论起来,也是剑身比剑鞘更重要,这样一想,那决定整个大阵的阵眼自然就是剑身了,也就是在从璐真圣身上了。

    宣徵不由得咋舌,这得想了多少步,留了多少手,才能把这个都算计上?

    宣徵不知道的是,此次计划绝大多数都是出自乔杌真圣,毕竟如果不是他亲自提出,并且自愿站出来,有何人胆敢提出让修真界第一人牺牲己身?

    卡芙身影已经来到乔杌真圣冰雕面前,她胸有成竹地抬手直接拍下乔杌真圣脑门,和秦不言不一样,卡芙实力完全超过一个新境界,对于秦不言来说都不算困难的事,对于卡芙来说易如反掌。

    在卡芙的绝对的力量之下,簌簌的碎冰飞扬一片,哪怕知道乔杌真圣早就死了,身陨魂消,如今在冰雕内的只是一些还未来得及消散的血肉而已,可是每一个看到这一幕的蔚蓝星修士内心都烧起愤怒的火苗,火苗虽小,但是汇集起来也能烧起罹天大火,烧毁这寰宇间一切。

    卡芙扬起唇,她漂亮的眼蕴出笑意,很快,一切都要结束了!

    咔嚓咔嚓,卡芙低下头,不在意地看了眼,原来是乔杌真圣手中的剑鞘在她手下湮灭成灰发出的声音。

    不过一会儿剑鞘就全部没了。

    忽地,卡芙瞪大了眼,她不敢相信缓慢低头,看着自己胸前贯穿的青铜色剑鞘,在她胸口捅出一个拳头大的口子,她的魔力在不断流逝。

    乔杌真圣以剑身给蔚蓝星的同胞留下来生的希望,他和剑鞘带着死亡的诅咒始终蛰伏着罪魁祸首,等到剑鞘毁灭那一刹那,诅咒将会随之刺破罪魁祸首的胸膛。

    如果单单是剑鞘,哪怕由活着的乔杌真圣刺出都未必能伤到卡芙,可是上面留有乔杌真圣此生最憎恶的诅咒,再加上此时卡芙正处于乔杌真圣为天道的赤门城中,剑鞘就能轻易穿破了卡芙胸膛,不仅如此,那股恨之欲死的诅咒也随之进入卡芙体内。

    “该死的!”卡芙面容扭曲,魔力外泄极其严重,她的魔体和人形一隐一现,相互交替,这是她重伤的表现。

    卡芙已经很久没有受到如此伤害了,她甚至感受到谷里至宝留在她体内的时空保护也被那蹿入体内的诅咒给破坏了,她要被天道发现了!

    时间快到了,卡芙面孔扭曲,她不顾一切转头看向从璐真圣的位置,既然不是在乔杌真圣那里,那就是在那个人修那里了!

    卡芙掌心狠狠往自己胸口击了两下,将剑鞘震开,将快要泄露出的魔体硬生生拍回去,不理会还在体内作祟的诅咒。

    为了保持人形,不让魔体泄露,她那一掌简直下了狠心,甚至伤了自己魔体。

    卡芙迅速飞向从璐真圣,她要抓紧时间,立马杀了从璐真圣,破开此阵,迅速结束此战!

    宣徵知道到时候了,她提起山聆剑,刚要推暮春出去迎敌。

    卡芙过来的路上,元婴修士和化神修士就像是拔萝卜一样个个同时钻出来,阻挡卡芙。甚至受伤严重的血翼真圣和齐源真圣也跟出现了。

    看来各大宗门也对从璐真圣周围作了防卫,那些拦路的修士就算不知道为何,也都被安排全力阻挡卡芙。

    虽然这些修士对于卡芙来说,一手就能甩掉一双,但还是让她动作慢了下来,卡芙心口怒火砰砰往上窜,她的时间快到了!

    卡芙忍不住愤怒大喊:“啊啊!鹰、明你们都过来!”卡芙连忙呼喊邪魔中那些实力堪比元婴和化神的强悍邪魔过来将那些拦路的可恶人修赶走、杀掉。

    在狂怒的卡芙手下,血翼真圣和齐源真圣两人联手也不过是撑了一招的时间,就被卡芙一手一个甩到最西边。

    卡芙如今完全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眼见就要来到从璐真圣跟前了。

    宣徵忍不住尖叫出声放大招:关门放暮春!

    “暮春!”

    暮春捂住耳朵,天哪!这个婆娘差点没把他吼聋了。

    往前踏一步,暮春扬起唇冷笑,身上气息开始变化,气势以不正常的速度不断拔高,他将血魄玉珠缠在手腕上,“小土妞,事后你可要好好补偿我一下。”暮春这个时候还有心思耍坏心思,明明是他原本答应宣徵的,临时却是想着趁着宣徵着急的时候,让她答应补偿自己。

    宣徵恨不得将山聆剑插暮春臀部:“闭嘴!快点啊啊啊!”

    要不然真的被卡芙得逞了,那个时候哪怕就邪魔赶出去,恐怕蔚蓝星也被卡芙毁了个七七八八了。

    暮春被宣徵的举动吓得虎躯一震,连忙放开所有束缚,他冷眼看着已经到跟前的卡芙,内心将因宣徵的举动受到的巨大惊吓转化成对卡芙的怒气。

    暮春的气势此时已经拔高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了,就算是卡芙在他面前也只是一只小虾米,他眼尾晕染开浓郁的颜色,发丝微微扬起,晕开一圈圈沉色,整个人散发出恐怖的气息,禁符爬上他俊俏的脸,原本能装成孱弱胆小药师的小白脸变得狰狞可怕,像是一头恶鬼。

    简直比邪魔还要邪气十足!

    他周围除了宣徵和从璐真圣,其余人和魔都被他给震到几十里开外。

    蔚蓝星修士看到暮春简直绝望欲断,这是哪里又出现了一头可怕的邪魔,竟是比卡芙还要可怕。

    卡芙大惊,她是知道此次谷里只派了她一位大乘期来,而眼前这位明显已经在伪仙级别了,不不!比伪仙还要可怕!卡芙无端生出巨大的恐惧。

    而下一刻卡芙的恐惧变成了愤怒,她盯着暮春手腕的血魄玉珠:“是你,是你偷……”走了谷里至宝。

    卡芙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暮春轻易掐住了喉咙,对上卡芙惊恐的双眼,暮春冷酷地扬起唇角:“太丑了,污了本尊的眼,那就去死吧。”

    像是看不到卡芙盈着泪水楚楚乞怜的绝美模样,暮春咔嚓一声干脆地将卡芙扼杀了。

    宣徵长大了嘴巴,这也太猛了吧,宣徵知道暮春很厉害,但是能一手掐死一个大乘修士,那不是简单的厉害啊。

    暮春转头就看到宣徵一脸呆样,暮春立马讥笑:“小土妞,别说你是小土妞就摆出一副没见过市面的土样。合上嘴巴,抬起头。”

    虽然宣徵很想说自己和暮春相比就是土包子,但还是按他说的做了。

    暮春满意地扬起下巴,“哼,这一次或许本尊可以多帮你一次。”他嘴角扬起邪气冰冷的笑容。<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写完了。

    目前进度:还欠两万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