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穿情侣装。...)
    他刚刚打过篮球,混杂了薄荷气味的热情迎面而来,宋静原反应空白了几秒,抬头看他。

    他个子高,宋静原的视线被挡的严严实实的,只能看见他的后颈,他皮肤极白,隐约还能看见淡青色的血管。

    在场的人都知道陈砚是个什么性子,连看热闹都不敢了,自觉散去,祝澜脸色不太好看,她虽然看后面两个女生不顺眼,但也不想和陈砚闹得太僵。

    操场远处高二的年级主任正在往这个方向走,祝澜不愿继续闹下去,把半杯奶茶扔到垃圾桶里:“算了,反正你们也给我道过歉了。”

    她拉着两个女生离开,走之前用余光狠狠瞥了宋静原一眼,把自己今天在陈砚面前丢面子这笔帐都算到了她的头上。

    沈睿匆匆赶过来,虽然他平时总是和沈枝意互怼,但在外人面前还是很护短的,扯着沈枝意的袖子问她:“被人欺负了?”

    “我看起来像是好欺负的样子?”沈枝意朝祝澜离开的那个方向瞪了眼,“就是觉得晦气。”

    “陈砚你这前女友什么人啊?”沈大小姐平时哪受过这委屈,非常不满,“怎么一点都不讲理?是不是故意针对我。”

    陈砚还在原地站着,校服外套随意搭在肩膀上,没反驳她的话。

    “到底怎么回事?”沈睿一头雾水。

    沈枝意愤愤地把事情发展的经过给他们重复了一次,当她提到宋静原过来帮自己说话的时候,陈砚抬了下眉毛,目光落在宋静原身上。

    两个人距离很近,垂眸就能看见她密长的睫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热,脸颊上多了层绯红。

    “胆子还挺大。”

    声音还带着些刚运动后的低哑。

    宋静原一滞,静默几秒后反应过来这人是在说自己维护沈枝意的事情:“枝枝没做错。”

    “那个祝澜真的很奇怪。”沈枝意还在抱怨,“刚才说静原装乖,又说什么中午她都看见了。

    沈枝意越想越气:“她看见什么了啊就瞎说?造谣别人不用负责是吧。”

    “好啦。”宋静原过去帮她顺了顺背,“别生气了。”

    “要不要再回商店转转?”宋静原知道怎么能用最短的时间将沈枝意哄好,“你喜欢吃的那款薯片好像出了新口味。”

    “真的吗?”沈枝意的注意力果然成功被转移,“那我们走吧。”

    两个人挽着胳膊进了商店,陈砚和沈睿也跟了进去,结账的时候,沈枝意突然想起来笔记本用完了,又拉着沈睿陪自己折回最里面的货架去挑本子。

    柜台处来来往往不少人,两个人挨着站在队伍里,后面的人不小心挤了下,宋静原反应慢了几秒,依着惯性不小心蹭到了陈砚的肩膀。

    那件校服外套被他穿在外面,鼻尖充斥着淡淡的烟草味和薄荷味。

    宋静原识趣地向后退了一点,手指不安地揪着衣角,又开始偷偷打量陈砚。

    “买的什么?”

    头顶突然传来陈砚的声音。

    宋静原把手里的东西拿给他看,朝他笑了一下:“糖。”

    “给我。”

    “啊?”宋静原还没反应过来,躺在她掌心的那袋草莓味奶糖已经被陈砚拿了去。

    宋静原:?

    “你……想吃这个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陈砚偏头扫她一眼,把从口袋里拿出的零钱交给收银员:“一起付了。”

    宋静原:“……”

    陈砚拎着那袋糖,懒笑一声:“还挺护食,怕我抢你糖吃啊?”

    “……没有。”宋静原抿了下嘴唇,“谢谢。”

    “伸手。”

    宋静原乖乖伸手,陈砚勾了下嘴角,把奶糖放进她手里:“她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

    商店外面突然进来几个男生,勾肩搭背地说笑着,陈砚的声线低,被他们的嬉闹声盖住了一点,宋静原往前凑了一点才听清。

    她想了几秒,反应过来陈砚是什么意思。

    他是在说中午遇见祝澜的事,让她不要把刚才祝澜说的话放在心上。

    她心里好像被人倒了一罐蜂蜜,从里往外渗着甜意。

    宋静原弯唇:“没放在心上。”

    结过账后,宋静原和陈砚到外面等沈睿他们,四个人一起往教学楼方向走。

    “都怪祝澜。”沈枝意恶狠狠在雪糕上咬了一口,“要不是她耽误我时间,我就能去篮球场上看帅哥了?”

    “有什么好看的?”沈睿仗着身高优势,习惯性在她头上拍了一巴掌,“不如看我,他们还没我长得帅。”

    “……”沈枝意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沈睿,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不说别的,我看陈砚就比你帅。”

    “光长得帅也不行啊,他哪有我专一。”沈睿去勾陈砚的肩膀,“中午你去哪了?又和哪个妹子吃饭去了?”

    “管这么多作什么。”陈砚扯了下嘴角。

    “和谁啊?和谁啊?”沈睿不自觉开始八卦,“这不得让兄弟我替你把把关?”

    “滚蛋,”陈砚哼笑一声,“不告诉你。”

    沈睿无趣地“啧”了声,转过身又去找沈枝意拌嘴。宋静原手放在口袋里,指腹在粗糙的布料上摩挲,她悄悄往陈砚那个方向看了一眼,他正懒懒散散地往前走,单手插在兜里,不太想理人的样子。

    他难得穿一次校服,外套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微风吹过,衣角被带起,依稀可见劲瘦的腰线。

    他们初中的校服款式和崎高的差不多,经典的黑白配色,简单的棉质布料,因为不够时尚,总是被学生们吐槽。

    但对于宋静原来说,这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校服是她和陈砚拥有的唯一款式相同的衣服,每当他穿着来上课的时候,她都有一种两人在穿情侣装的错觉。

    即便校服人人都有,陈砚也不是专门为了她才穿校服,但她还是从心里生发出些卑劣的欣喜感。

    少年灌风的校服里,裹着她整个青春最盛大的秘密。①

    -

    九月即将过半,气温一天一天降了下来,校园里的白桦树叶逐渐被染上了黄色,随着秋风飘落下来。教学楼前花坛里的几簇野菊在秋雨的滋润下竞相绽放,各种颜色交织在一起,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沈枝意悄悄摘了一枝粉色的回来,摆在桌子上,说是要给枯燥的学习生活增添一抹色彩。

    高二年级刚刚经历过第一次月考,为了让大家早日从暑假的状态中抽离出来,题目故意设置地很难,整体平均成绩比之前下降了快十分,整个年级都进入了一种低气压氛围中。

    周一早自习下课,宋静原照例在预习数学课上要讲的内容,这次月考她虽然还是第一名,但总分却比上次低了一点,尤其是数学成绩,和老王沟通过后,她及时调整了自己的学习计划,加大预习和复习的力度,很快就把之前的漏洞补了上来。

    她拧开保温杯喝了口热水,目光向窗外看了下,天空被乌云笼罩着,黑压压的,让人看着就觉得郁闷。

    希望奶奶出门的时候不要下雨,不让她老人家行动起来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宋静原正这么想着,潘宇从外面飞奔回来坐在座位上,语气是一如既往的神秘:“和你们分享个事。”

    沈枝意已经见怪不怪了:“这次又要说哪个班的八卦?”

    “不是八卦。”潘宇把课本拍在桌子上,往前凑近一点,压低声音道,“刚才去上厕所的时候,路过老王办公室,听说咱们学校要搞艺术节呢。”

    “就这事啊。”沈枝意兴致缺缺,窝回桌子上,“还不如直接给我放一天假呢。”

    “艺术节多有意思。”潘宇不赞成她的观点,又问宋静原,“学霸,你喜不喜欢艺术节?”

    宋静原停下手中的笔,笑着回应:“挺好的。”

    大家都没把潘宇的话放在心上,数学课很快过去。

    紧接着就是化学课,周一的化学课已经变成了宋静原每周最期待的一节课,原因无他,她能和陈砚短暂地坐一会同桌。

    虽然陈砚大部分时间都在一旁玩手机、睡觉,很少打扰她听讲,但宋静原已经很满足了。

    起码她能用余光偷偷看他。

    这节课老王拖了五分钟堂,宋静原抱着书本到多媒体教室的时候,陈砚手肘撑在桌子上,懒散地靠着,他的黑发长了一点,垂在眼前,和冷白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光影从窗帘缝隙照进来,为他的五官增添了几分柔和感。

    沈睿几个男生正聚在他周围,不知道在聊些什么,嘴边带着漫不经心地笑。

    “诶学霸。”沈睿第一个看见了她,抬手和她打招呼,“你来了。”

    话音刚落,几个人的视线一齐投过来,连带着陈砚也一样。

    宋静原无端又紧张了起来,抿了下唇走过去,朝他们笑了下,算是打过招呼。

    陈砚朝沈睿后背上来了一巴掌:“还不给我同桌让地方?”

    “让让让。”沈睿自觉退开,朝宋静原比了个“请”的手势,“学霸你坐。”

    宋静原点头在座位上坐下,打开课本开始预习,她今天扎得是低马尾,几缕碎发垂在耳边,显得格外乖。

    其中一个小麦肤色的男生勾着陈砚肩膀,打趣道:“下次也让我体验下和学霸坐是什么感受呗。”

    “不让。”陈砚低低地笑了下,“害怕你们把我同桌带坏了。”

    “呦呦呦,砚哥什么时候这么有觉悟了?”

    几个人开始瞎起哄,陈砚扫了眼宋静原,朝一行人摆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少在这开人家玩笑。”

    宋静原觉得脸颊莫名发烫,她猜测自己的耳朵已经红了,但还是装作没听见他们的话,低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老于开始往黑板上誊写知识点,因为还没有上课,刚才和陈砚说话的那几个男生勾肩搭背地靠在前面的桌子上,宋静原的视线被挡了大半,换了几个角度都看不见。

    她皱了下眉头,准备等一会再继续写,就在这时,一个褶皱了的纸团顺着她身侧的方向被抛出去,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小麦色男生的后背上。

    转过头,陈砚的胳膊还停在半空,眉眼耷着,看不出里面的情绪。

    “谁砸的?”小麦色拧着眉头转过身,看见是陈砚,语气好了点,“砚哥,怎么了?”

    陈砚换了个姿势瘫靠在椅子上,单脚踩在书桌下面的银色横杠上,嗓音散漫。

    “我要抄黑板上的知识点,你挡着我了。”

    “?”

    小麦色眼里多了几分疑惑,上下来回打量了陈砚三次。

    连笔都没拿的手,空无一物的书桌,从来不把学习当回事的某人——

    要抄黑板上的知识点?<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陈砚:我、爱、学、习:)

    ①来自网络。

    说个事,本文从明天开始要入v了,会加更,希望宝贝们支持正版呀qwq

    系列暗恋文《奔向月亮》《祁泽世安》求收藏!!

    《奔向月亮》文案:

    【我曾在情窦初开之时遇见一个少年

    在我黑暗无光的日子里,他就是我的月亮

    直到后来,月亮向我奔来。——孟若日记】

    十六岁那年,孟若随母亲去了另一个城市,投奔不知几辈前的亲戚。亲戚家有个儿子,叫周浠然。

    孟若站在母亲身后,懂事地叫了他一声“哥哥”。

    “小朋友,你怕什么。”少年蹲在她面前,漆黑的眼懒懒看向她,嘴边多了些散漫的笑:“哥哥又不会吃了你。”

    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好过,孟若乖巧温软,处处小心谨慎。

    唯一不对的就是......

    她对那位“哥哥”却动了不该有的念头。

    -

    A城的富家子弟们,都知道周大少爷身后多了个小跟班。

    朋友拿这事打趣他,周浠然回头看向红着脸的孟若,漫不经心道:“小朋友面子薄,别拿她开玩笑。”

    其他人应和:“也对,周大少爷哪会喜欢这种类型的。”

    孟若抿着嘴一言不发,指尖嵌入手心。

    也是那一年,周浠然出国交换,孟若这场不见天光的暗恋也随之结束。

    -

    再次相逢是在A大。

    周浠然仍然散漫桀骜,孟若却不敢忘记过去的事,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直到一次聚会上,孟若喝醉了酒,在众人的目光下亲了亲周浠然的嘴角。

    酒醒后的孟若悔不当初,处处躲藏,不料却被周浠然拦住。

    他把她堵在学校的墙角里,看着女孩那双琥珀色的慌乱湿润的眼,笑得漫不经心,俯下身子在她耳边低语:“小朋友,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亲了我——”

    “不应该对哥哥负责吗?”

    -

    再后来,周浠然的那帮富家朋友们半年没见到大少爷的身影,直接找上门去。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周少爷冷着脸:“你们以后都别来找我。”

    再下一秒,众人看见,他们放浪不羁的大少爷转身将小姑娘圈在怀里,低声服软:“若若你别生气。”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忘掉他们之前说的话,好不好?”

    众人:“???”

    桀骜散漫大少爷×乖巧温软小姑娘

    两人无血缘关系/年龄差4岁/暗恋成真/文案废但是真的会很甜

    《祁泽世安》文案:

    祁安高三那年冬天回到崎源镇。

    雪雾弥漫,白气缭绕,被雪粒覆盖的小镇一片沉寂,被冻得发颤的时候,她推开了路边那家老旧超市的门。

    昏暗晕沉的光线里,男生躺在藤条摇椅上,脸上盖着张不知道是什么年月的旧报纸,一双长腿懒散地耷着,和陈旧静谧的环境融为一体。

    看见她被冻红的脸颊,他坐起身子,脊背微曲,将一颗糖扔进她手里,声音像是被掺了颗粒。

    “外面冷,早点回家。”

    当天晚上,她被黑心中介骗了钱,拿着行李走投无路之时,再一次在街上遇见他。

    漫天飞舞的大雪将树枝压断,男生靠在街边的路灯上,不急不躁将手中的烟掐灭,眸光中带着几分颓戾。

    他指了指她的行李箱:“我那有空房间,要去住吗?”

    -

    镇上人人都道秦泽这人顽劣颓废,像是条冷血的蛇。

    但祁安却清晰地记得,来到崎源的第二个冬天,秦泽将亲手织的围巾戴在她脖子上,他靠在门上,眸光柔和:“做我女朋友吧。”

    再后来,每年青云寺,烟火缭绕的庭院里,少女眸光柔和,心中所愿只有四字。

    “祁泽世安——祈求阿泽一世平安。”

    一个表面恶劣实则专情的混球暗恋乖乖女的故事。

    你离开的几百个日日夜夜,我从未停止爱你。

    祁安×秦泽

    安静乖僻×颓痞顽劣

    阅读指南:

    久别重逢/慢热酸涩/HE

    男女主并非完美人设

    感谢在2022-05-2914:57:41~2022-05-3016:17: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HANBAEK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