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海王21(两条杠,他真的怀孕了。...)
    骆颂燃逃避了几天,决定晚上回家冷静冷静。

    回到家后他闻到熟悉的炒菜香,一闻就知道是他大爸在做饭。正好肚子饿了,最近就是饿的特别快,他赶紧甩掉脚上的鞋子,走去厨房。

    “大爸你在做什么呀?”

    骆颂燃走到厨房前正好看见大爸骆盼之带着围裙炒着菜,扒拉着厨房门没有走进去。

    “知道你回来,大爸特意给你做了咖喱炖牛腩。”大爸把已经在砂锅里炖好的咖喱牛腩递给骆颂燃闻一闻。

    不凑近闻还好,一凑近骆颂燃闻到浓郁的咖喱味,胃部突然往上翻涌一股恶心,脸煞的白了,他转过头往厕所跑去。

    大爸:“……?”

    刚从楼上下来的爸爸顾峪昔看到儿子急急忙忙往厕所里去跑,看向丈夫骆盼之:“燃燃怎么了?”

    大爸表情茫然:“不知道啊,看样子是想吐。”

    “吃坏肚子了?”爸爸往厕所走去,就看见骆颂燃双手撑在马桶两侧干呕:“燃燃,是不是在外边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走过去轻轻拍了拍骆颂燃的后背。

    骆颂燃觉得这样的干呕特别难受,加上心理的反感让他的胃部缩紧得厉害,最后难受得把今天吃的所有东西都吐完了。

    他难受的直起身,摁下冲水键。

    走去洗手台前漱口。

    爸爸见况连忙去拿温水跟胃药过来,他见儿子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有些担心:“爸爸叫医生过来好不好?”

    骆颂燃洗着脸的手猛地顿住,他也顾不得自己满脸是水,伸出手抓住爸爸:“不要,我不要看医生。”兴许是察觉到自己的反应太大,又笑了笑:“我可能就是今天吃了太多油腻的,中午又吃了炸鸡烧烤,我吃个药就好。”

    说着把爸爸手中的胃药拿过仰头吃掉,用温水大口吞下去。

    “炸鸡烧烤这些要少吃一点,不健康又上火。”爸爸听到儿子在学校总是这样吃,但又看着脸上都有肉了,伸手捏了捏他的脸,白白嫩嫩:“怪不得都长胖了。”

    骆颂燃:“……”

    不要说了,再说他要哭了。

    晚餐的时候,大爸发现儿子碰都没有碰最爱吃的咖喱牛腩,反常的吃着最不爱吃的青菜。

    兴许是想到刚才儿子才吐完估计还不舒服,于是喊了声老婆想让老婆多吃点。

    “宝宝。”

    “嗯?”

    “嗯?”

    大爸筷子一顿,看着面前父子俩异口同声的回答,主要是看着儿子表情微妙。

    骆颂燃:“……”卧槽,这可怕的称呼习惯,他赶紧力挽狂澜故意说道:“我怎么就不是你们的宝宝了,我就要应。”

    啊这两夫夫怎么一把年纪还要这么甜蜜啊!!!就非得要喊宝宝吗!

    爸爸低声笑了笑,对儿子是无奈又宠溺:“行,你也是宝宝。”

    “行什么行,不行。”对面的大爸不同意了,他严肃看着儿子:“大爸从小就跟你说过,大爸的宝宝不是你,大爸的宝宝是你爸爸。”

    骆颂燃眼神幽怨:“我就应。”说着还抱住身旁的爸爸:“我今晚要跟爸爸睡。”

    大爸这下不同意了:“你说你这家伙你一回家就粘着你爸爸,我给你做了一桌子的菜不吃就算了,也不跟大爸说句谢谢。”

    “谢谢大爸,大爸真棒,大爸辛苦了。”骆颂燃熟练的敷衍。

    大爸:“……”真的,别回来了,这儿子他不要了,他冷笑:“这锅咖喱牛腩不吃完别想下桌。”

    骆颂燃:“……”又想吐了。

    晚上睡觉,还没等他再提出要跟爸爸睡就看到他大爸急急忙忙把爸爸带回房间,就好像是怕他抢人似的。

    他走回三楼自己的房间。

    就在路过儿童房时,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

    这个儿童房是粉色的公主房,是大爸在他还没出生就准备的房间,里面清一色的公主风,甚至衣帽间里无数条各年龄段的公主裙。

    根本是连吊牌都没有拆过的。

    小的时候他还会被大爸懵懵懂懂拉去穿小裙子,后来聪明了就知道是大爸故意的。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张公主大床,曾经也有睡过两天,后来就抗议了,因为他说自己是男孩子不喜欢粉红色。

    儿童房每天都有阿姨来清扫,干净得仿佛里头真的有住着小朋友。

    又走到衣帽间去。

    衣帽间的推拉门是透明玻璃门,不需要推开衣柜就能看到这一排下去的小裙子,从很小的宝宝穿的小裙子一直到大概六岁左右穿的裙子,多到是看都看不过来的数量。

    这个房间大爸到现在都不舍得弄掉,连里边的小裙子都不舍得送人,明明家里有两个姐姐。

    因为是满怀期待准备的所以才不舍得吧。

    没有任何期待和准备的又怎么会不舍得。

    他看着衣柜有些走神。

    口袋里的手机又震了起来,这个点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打来的,可是他真的不想接,一听到段亦舟的声音他就觉得烦躁,很烦躁很烦躁。

    已经失眠了两个晚上,要不然……

    测一下?

    。

    两条杠,他真的怀孕了。

    厕所隔间里,骆颂燃表情麻木的盯着手中的验孕棒,这就是失眠焦虑几个晚上最后告诉他的结果,最糟糕的结果。

    他今天起得很早,爸爸们都还没起床,就跑去一个特别远的药店买了这东西,生怕被人发现他去药店,甚至是全副武装外套口罩帽子,弄得药店的店员以为他是不是受到什么伤害还问需不需要报警。

    回到学校后宿舍也没有回,选择去了学校的公共厕所,现在才七点多肯定没有人,在这里也会稍微安全些。

    骆颂燃走进厕所隔间,快速从口袋里掏出刚买的验孕棒,一开始还弄不懂这个怎么用,认真的把说明书看完他才会用。

    他表情严肃的把一次性手套戴上,仿佛是在做什么手术那般,根据操作一步步来,拿出小可爱对准验孕棒侧面的吸尿孔。

    等取到尿液后他赶紧翻转验孕棒将观察窗朝上方,低着头死死的盯着观察窗的位置,直到他看到观察窗上有紫红色的液体爬过,心跳骤然加速。

    扑通扑通扑通——

    他拿着验孕棒的手开始发凉,如果怀孕了,一分钟后就能看到结果,这一分钟也变得格外煎熬,是不是就看这一分钟的造化了。

    千万不要,求求了。

    越是怕什么越来什么。

    一分钟后,骆颂燃看到了两条杆,一条位于T,另一条位于C。

    他怀孕了。

    坐在马桶上沉默了将近五分钟,这五分钟里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到。等他稍微缓过劲来脑海里只弹出了一个想法:

    ——完了,那天晚上的小雨伞真的破了。

    他知道自己一向做事情不认真不走心,可孩子能是在不认真不走心的情况下就能出现的生物吗?

    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没有任何期待。

    那天晚上他们是戴了的,只是后来破了,再后来呢?怎么处理的,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后来他好像沉迷在段亦舟的身上,周末的时候会主动一两次,但那几次里绝对是清醒状态,并且是戴了的。

    只可能是那天了。

    骆颂燃拿着验孕棒的手开始发颤,他面无表情盯着这两条杆,又没忍住暗骂几句,愤愤然扯下几节纸巾将这东西包起来,然后丢进一旁的垃圾篓里,立刻拿出手机给段亦舟打电话。

    三天了,他已经三天没接段亦舟的电话。

    原以为会没那么快接通,没想到电话那头很快便接了起来,却迟疑一会才开口:“宝宝?”

    骆颂燃听着传来的这一声依旧是那么温柔的‘宝宝’,倏然握紧手机,冷漠决绝道:“段亦舟,我不要你了,分手吧。”

    他心想,结束吧,这已经是超出他预期范围内的事情,也跟他之前的关系模式完全不一样。

    必须要在完全失控前结束。

    段亦舟正在备着课,他一会要作为特聘讲师去燕大上课,也想着要给骆颂燃一个惊喜,可惊喜还没有送出去却听到这样一个消息,整个人愣住。

    骆颂燃要跟他分手?

    本来这几天他就疑惑为什么骆颂燃突然跟他闹脾气,现在要跟他分手又是为什么?

    段亦舟从没有这么慌张过,他抓过一旁的车钥匙快步走出去:“你在哪?我回国了,现在就去找你。”

    他们怎么可能分手,明明他们那么喜欢彼此,一定只是这小家伙闹脾气。

    “我怀孕了。”

    段亦舟走到玄关处,脚步停滞,盯着大门,刹那间脑袋一片空白:“……什么?”

    “连雨伞都兜不住的alpha我要来何用,我不要你了,我们分手吧。”

    话音落下电话立刻被挂断,段亦舟连忙打回去却发现自己被拉黑了打了几通都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他的指尖停在备注着‘宝宝’的号码旁,骆颂燃怀孕了?

    ……他让骆颂燃怀孕了?

    玄关处,一向处事不惊稳重从容的男人头一回明白什么是手足无措,什么是心烦意乱。

    段亦舟看着时间,距离他上课只剩下半个小时,还有时间,于是他拿出平板打开芯片定位仪,只见屏幕上闪动着芯片红点所在区域,就在燕大,他又将范围再缩小。

    骆颂燃所在具体位置是在教学楼A栋二楼1梯的厕所,而他要上课的阶梯就在教学楼A栋二楼。

    段亦舟深呼吸平缓着心情,他不能慌,如果他慌了又该怎么哄骆颂燃,这几天的反常突然有了解释。

    骆颂燃在害怕。

    肯定很害怕。

    。

    骆颂燃从马桶站起身,忽然一阵眩晕袭来,他连忙扶住身旁的墙,站在原地缓了一会,发现站着不行,只能重重坐回马桶上,靠在水箱上闭着眼缓解着被抽空的虚弱感。

    是了,他还没吃早餐。

    不知道缓了多久,他从口袋里翻出一颗糖,打开糖纸手都在抖,赶紧塞进嘴里,甜味在口腔化开的时候也就稍微好点。

    但是吃着吃着发现有点想吐,胃部强烈翻涌的恶心感让他倏然站起身,打开马桶盖吐了起来。

    吐完后他颤颤推开厕所门,走到洗手台前。

    骆颂燃抬起头,他看到镜子里头脸色苍白的自己,还有眼皮下的青色,烦躁感让他心跳加速,心里头又暗骂了段亦舟几声,打开水龙头用凉水洗脸让自己清醒一点。

    “……烦人。”

    不行,这个孩子不能要,如果被他爸爸知道他完了,要是大爸知道的话他可能腿都被打断,得找个医院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孩子拿掉。

    这对谁都好。

    他强忍着反胃不舒服回到教室,打算找个最后排的位置打算一会上课睡个觉,谁知他回到教室时一眼就看到自己最想锤死的人。

    讲台上,穿着灰白色休闲衬衣的男人,正是段亦舟。

    这个无辜崽崽的另一个爹。

    他面无表情把书丢在桌面上。

    ‘啪’的一声,丢书的大动静让已经在教室和陆续走进教室的同学愣了一下,看到是谁时都没有人敢说话,谁敢惹这位大少爷啊。

    段亦舟扶了扶眼镜,抬眸时正好对上骆颂燃带着厌恶的目光,他看到骆颂燃的脸色不太好,眉头微乎其微蹙着,是不舒服吗?

    是了,那次过后他们已经在一起半个多月,如果怀孕可能是会有早孕反应的,比如孕吐。

    班长见况将花名册递给段亦舟:“段教授,这是咱们的花名册。”然后小声对着他说道:“抱歉啊段教授,骆颂燃他脾气不太好,不是对您发脾气哈。”

    段亦舟听着班长这么说也没有说什么,目光依旧落在已经趴下睡觉的骆颂燃身上,温柔笑道:“准备上课了,有什么不满下课再跟老师说好吗?”

    班长:“……?”

    不满?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呢?<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零点入v,更新一万字,评论区全部掉落红包!!

    【温馨提示】

    看到有宝说燃燃作,是的,燃燃多少有点,主要是他的成长环境就是被宠着长大,应有尽有。

    然后吐槽的记得看文案的排雷,不喜欢就不要看啦,不要给自己添加不愉快。

    所以排雷了又要看又要吐槽的老铁,就真的不是我说你,何必呢。

    你不喜欢不代表其他人不喜欢呀。

    下一本开《捡到一只奶狼》,四代文在奶狼后

    感谢在2022-05-3011:42:30~2022-05-3112:59: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Plaice4个;谢黄小菜包3个;茉绿茶味?、丸子、49897497、47640749、七块钱、和TFBOYS通话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想要香香的饭饭!!30瓶;九10瓶;程郁8瓶;!、庞月半5瓶;小猴子、七块钱、倾浣3瓶;鳄了条鱼、罗琦琦、嗦粉少女、ZY、作业写不完、棺.、花女王、苏沐蘅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