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61 章(谢谢,我家结婚照还...)
    第61章

    “老婆,这真的有可能就是一个误会。”

    周耀语气非常认真:“你先听我跟你说好不好?”

    “你说吧,我听着呢。”沈青在台阶上伸了伸腿,做好了要认真缕缕前尘万事的准备,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儿了,那不如就一次说开拉倒,不然总是他顾忌这个,周耀顾忌那么,顾忌来顾忌去,反而留着一肚子的担心。

    而且现在的时机跟之前也不一样,沈青现在心里面有谱很多,比刚开始那会儿强多了。

    “我不是不接你电话,我刚到国外那阵子手机就让人给偷了。”说到这儿周耀就十分懊恼:“也不知道外国的治安怎么那么差,从机场出来还没到住的地方,一摸口袋,手机就没了。我当时也很着急,就怕万一你要找我又联系不上怎么办?当时就赶紧找,为这个破手机我还联系了地下黑市,足足找了大半个月才找到,等我找到的时候,手机倒是还在,就是已经完全被格式化了,里面的什么东西都没有,我还丢了一大堆咱俩之前的照片,可给我气得不行,我猜可能是那个时候,给错过了。”

    “老婆你信我,我真没有不接你电话,完全就是太倒霉了。”

    也不知道这天底下怎么就有这么倒霉的事情,要不是沈青说出来,周耀完全都不知道当初沈青还给他打过电话。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肯定难受了。”赶紧握着沈青的手,又是揉又是搓,恨不得回去亲自哄哄那个时候的沈青。

    “肯定是难受的嘛。”沈青靠在周耀的肩膀上,语气软绵绵的:“我刚从医院出来就给你打电话,结果怎么都联系不上,我还以为你真的跟我分手了。”

    “什么医院?”周耀抓住了重点:“医院是怎么回事?”

    “医院就……”沈青迟疑了一下,咽下了后半句话还是只把真相说一半:“就是那个人,他生病了我妈就觉得这个时候是病床前尽孝的好时候,一定要让我去病床前伺候照顾他,我不愿意,再加上那段时间正好又跟我妈吵架,她就逼着我去。”

    沈青有些歉意地凑过去亲了周耀一下:“那段时间她拿走了我的手机,不许我跟外面联系,就把关在医院里跟那个人在一起,你也知道的,那人家里面有权有势的,门口光是保镖就七八个,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也跑不了。”

    “还有你的联系方式,也不是我删掉的。”沈青又想起来一件事,非常急切地解释:“等我最后重获自由的时候才发现我已经没有你的联系方式了,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到底安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她跟你说了什么,就想赶紧联系上你,估计那个时候正好就是你出国的时间段,然后我们就再也没了联系。”

    “怪不得我联系不上你。”周耀的脸色变得十分差劲:“他们尽然软禁你,这不是犯法吗!”

    “反正都已经过去了,那次就当是我还他们好了,我离开之后也跟他们都说清楚了,以后我就是我跟他们都再也没有半点的关系。”沈青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其实现在想想也好,经过那件事我就彻底摆脱了私生子的身份,我也能堂堂正正跟你在一起,不会觉得自卑,我勉强也算是给自己争取了一份属于我的骄傲。”

    “傻瓜,胡说什么。”周耀扣着沈青的手指,还是很自责:“是我太糊涂了,我应该调查清楚的,当时联系不上你,我就应该找到你当面问清楚,不该自己稀里糊涂就做了论断,才造成这么大的误会,我那几年在国外,是真的怨过你的,怨你怎么能那么狠心就甩下我,怨到我都很怕回来,怕回来以后会触景伤情,一直挺到毕业,回来以后每天都忙着工作,不敢让自己闲下来一分钟,就怕闲下来就会去想你,我还觉得遇见你就是我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

    “青青,真的很对不起,非常非常对不起。”

    “我以后会对你好的,我们以后再也不要有误会了。”

    他俩在操场上互诉衷肠,另一边的朱俊百无聊赖,本来说好今天是来画画写生的,结果可好,人家俩人浓情蜜意谈恋爱来了,把他自己一个人扔到角落里,心里面非常不痛快,他的正经工作还没有做完,能不能尊重一下艺术?

    就在朱俊马上就要不耐烦的时候,沈青终于把电话打了过来,语气客气地问他去了什么地方,怎么还不回来,一会儿光线不好了,就没办法画画了。

    朱俊哼哼:“你还记得咱俩是来干什么的呀?我以为你就光记得怎么谈恋爱了,光线好不好你早就不在乎呢。”

    沈青失笑:“怎么不在乎,你快回来吧,我撵他走,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怎么都得画点东西有个成果才行,快过来吧,等你呢。”

    等朱俊到了以后,某个讨厌鬼不仅没有走,反而还不知道从哪儿弄过来一大兜子的零食放在一边,大有要在这儿安营扎寨的意思,沈青一眼就看出来朱俊的不太满意,推着周耀撵人:“你快走吧,都说了让我们在这儿自己画画,你待着多无聊。”

    周耀很无辜:“我又没事儿,我也不打扰你们,就坐一会儿也不行吗?”

    “打扰了,谁说不打扰。”朱俊在一边凉凉地接话道:“哎,沈哥需要自己一个人独立成长,你老在旁边算怎么回事?他以后画画都得带着你是不是?你就没有自己的事情了?那他要出国呢你也跟着去?你把自己绑他身上了?多大个人了,怎么那么黏糊。”

    话糙理不糙。周耀一想到之前准备的事情,哄着沈青去参加交流活动,不就是为了能让沈青尽快摆脱那些负面的影响吗?他是放下不下的,但有时候也确实应该稍微放一下手。

    “那行,我先撤了。”

    某人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说走就真的走了,沈青才继续去画他还未完成的作品。

    画着画着人就沉浸在了画里面,他这会儿沉浸得很,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时间,就是感觉腰有点酸的时候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一抬头就看见不远处的篮球场上多了一些高中生正在打篮球。

    而且那里面还有个人,非常与众不同。

    别人都穿着校服球衣之类的,只有他,一件白衬衫,外加一双皮鞋。

    沈青惊讶极了,揉了揉眼睛确定球场上的人确实是周耀没错,顿时就觉得这个画面温馨又搞笑。

    他看过很多次周耀打篮球,各种各样的都有,但周耀穿着衬衫西裤皮鞋在球场上打篮球这种画面,沈青是连想都没有想过的。

    “堂堂一个老总,跑到学校里来欺负高中生,他可真好意思。”

    边上的朱俊已经拆了外卖,吃了别人的也不嘴软,挖了一大块红烧肉,吃得满嘴流油才想起来问沈青一句:“你都不饿吗?刚才你老公来送午饭,见你画得太认真,啥也没说就走了。”

    “走去那儿打球了?”沈青指了指球场:“他……”

    怎么也想不出来为什么周耀要跑去跟一群高中生打球,周耀这么大个人了,就是手痒痒也不至于去一群高中生玩吧?难道不幼稚吗?

    “你是不是觉得很幼稚?”朱俊又吃了一口,跟着点点头:“确实挺幼稚的,我都看见了,人家打球打得好好的,球不小心飞到他那边,扔过去不就完了,非要给人家当场表演一个远距离投篮,嘚瑟到不行,好家伙,那蓝一投,那几个人就缠着他非要让他下场试试,然后就这样了。”

    朱俊一边说还一边伸过来看了一眼沈青的画:“你这画得差不多了吧?吃饭吗?吃完咱也回吧,我有点困了,回去午睡。”

    沈青:“快了,你呢?”

    一说这个,朱俊立刻来了精神,让了一步给沈青看:“这次是不是很有温度?”

    “你怎么……你画我们做什么呀?”沈青耳朵热热的,非常害羞不好意思:“你这小孩儿,你,怎么也不跟人说一声的。”

    “嗯,我刚才征求过你老公的意见了,他说没问题,我可以画,但画完得送给他。”朱俊仔细看了看自己的画,很是惋惜地说道:“我没同意,这画我画得多好,多细腻呀,你看他看你的眼神,还小心帮你摘头上叶子的动作,我都处理得很到位,这要是让老师看见了,肯定得夸我有进步,我这么好的画,怎么可能送给他,想得美。”

    “可你画我们俩,也没有征得我的同意,我不同意的话,你这个画就是侵权的。”

    朱俊被噎了一下,一脸幽怨地看了沈青一眼:“你俩可真是一家的,他也这么说,真是一张床上睡不出来两种人。”

    “所以,你要送了吗?”

    朱俊:“送,就当是在你家蹭吃蹭喝送的礼物了,这画确实不错,适合挂你家客厅,比你那个高P的结婚照看着顺眼多了。”

    沈青:……谢谢,我家结婚照还真就是高P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