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见面(要去给人看宅子了...)
    一盏茶叙个旧,再看人间已经是树染薄黄,风带浅凉。

    司栖尘和苏见深才一会儿没见就想得不行,可苏见深和司栖尘可是两个月没见到,当初对强者的崇拜和对只存在传说里的大帝的那种悸动和新鲜感过去以后,某人非常清晰地知道他们身份的悬殊,心态非常平和。

    司栖尘出现在他马上要收摊的小卦摊前时候,他心情平和,非常标准地做了个道士礼,声音脆生生的好听:“见过大帝。”

    司栖尘本来带着宠溺笑意的脸稍微凝结。

    咋?这么生疏?

    小朋友生气了?

    那能不生气嘛?

    把小朋友扔在阳间两个月呢,这都秋天了,心可不就等凉了。

    他瞅着苏见深穿着一身改制过的道士衣服,长裤长袖,不显老气,反而穿书来一股子高定的精致感,还颇有点高深的模样。

    一般九月中旬,早晚凉气吹送,白天正午的日头还是很毒辣。倒也不至于早早穿上长袖,只是苏见深天生体质奇阴,会比一般人怕冷些。

    小朋友干净清澈的眼神看着大帝,不卑不亢行礼后转身就走。

    “诶,小深。”司栖尘伸手抓上了他的手,迅速来个了十指相扣。

    苏见深的心里猛然跳了一下。

    他有些疑惑地回头看着酆都大帝。

    那种好不容易通过两个月时间按下去的心动和反复告诫自己身份不配的心情气和,被大帝一个直白的动作搅得四分五裂。

    “您……”他心里不开心是不可能的。

    但他真的不太敢相信,位居神帝的司栖尘,会对他一个凡人动心。

    “我错了,”司栖尘握着他的手,是真的挺凉,他又把苏见深的另一只手也包起来,轻轻揉着给他搓热,“我去找月老给你把之前和那只鬼的姻缘给解了,然后多说了会儿话,这不就耽误时间了,下次我们一起去。”

    这样就不会惹小朋友生气了。

    “以后不要跟我您来您去的。”他补充了一句。

    “我们一起去,算什么啊。”苏见深被他这句取悦到了。

    他可是见到大帝的淫威了,月老的姻缘线都能说改就改?他心里偷偷开心,这足够说明司栖尘真的在意他吧,不然为什么开个玩笑,大帝就真的去找月老解决替他摆平了困扰。

    “诶,我和你说个好消息!”苏见深的手上被司栖尘搓得热乎起来,脸颊也有些热。

    “什么好事,这么开心?”司栖尘唇角一勾,小朋友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像是秋后午夜盛开的白玉兰,干净优雅,还带着一股子桀骜。

    “你给我的钱,我都没有自己乱花,我有一部分捐给了山区儿童,一部分拿来扩建了猫咪流浪基地。”苏见深眼里亮晶晶,他没有去问大帝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也没有让自己沉沦在无限的遐想,他是个很理智的性子。适当地聊点别的,更适合刨根问底。

    “我什么时候给你钱了?”司栖尘还准装傻。

    苏见深也不解释,反正如果不是他安排,阎王它们怎么会来找他算卦。

    “我救下这些猫猫并且承担了后续的救治和喂养,不是上了好几次新闻,热搜也上了几次,就有很多记者和爱心人士过来采访和捐款捐物。你没来来找我的这段时间,热搜又上过几次,还有专业救助流浪动物的团队主动过来当志愿者,照顾小猫们。也有不少学生和一些旅游路过的人,都专门来看看小猫。我就突发奇想,把这地皮给扩建成了猫咪游乐园。”

    “猫咪游乐园?”司栖尘看着小朋友说得兴高采烈,唇角也一直没有下来过,他身边多久没有过这样青春朝气的感觉了?

    “嗯,其实就等于是散养那些猫,那块地皮很大的,不光是八排厂房和那幢三层小楼属于那对老夫妻。周围300平都是他们的地。他们感激我救了老爷爷的命,直接让我随便用。现在已经建成了三家猫咖,其他都娱乐项目都在筹划中。”苏见深一脸你快夸我的表情,像个考试得了一百分,骄傲无比的小学生。

    “这么能干,奖励你一朵小红花。”司栖尘语调温柔,指尖真的闪现出一朵漂亮的彼岸花。

    苏见深抿唇,他可不想自己笑得太明显,好像很期待司栖尘来见他,还给他暖手送花,故意哄小孩一样的夸夸。

    他不稀罕……才怪。

    他可真的好喜欢这种感觉。

    就像是……慈爱的长辈,温暖的呵护。

    “你有点像我师父,我很喜欢我师父。”苏见深把一只手从司栖尘的手里抽出来,拿着那支漂亮到妖冶的彼岸花,变相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他很喜欢司栖尘带给他包裹起来的安全感和照顾的感觉。

    可司栖尘心里拧起来小疙瘩。

    不行,总有一天他要听到苏见深不要拿着厉春风作类比表达自己的情感。

    “明天我要给人去看宅子,所以我现在要回去松陵观休息了。”苏见深眨巴着大眼睛,发出了分开信号。

    司栖尘一百个不愿意,他是神官不用在意黑夜白天不需要休息,可看着苏见深打了个哈欠,眼尾发红,就压下自己要腻歪的情绪,点点头,“那我送你。”

    “你还是去问问阎王归墟教的事吧,月半弯那家酒吧已经因为吸毒扫黄被警察查封了。但是没有查到任何关于地下交易的暗室或者线索。”苏见深打了两个响指,陈平和罗子谦鬼气团团,出现。

    现在它们是苏见深的脚力,每周两次接送苏见深来阴路口算卦,和给越来越多的鬼粉丝们签名合照。

    “小灵狐那个熟人呢?”司栖尘自然分得清轻重缓急,不过阎王一直没有跟他汇报,想来这件事他自己是可以处理的。

    “你还记得这种小事。”苏见深的眉眼里带上一丝欣喜。大帝的心思很细腻,没有忽略身边的每一个人,“那条蛇给小灵狐留下来一个非常不明显,且只有它们之间才能看懂的隐晦联系记号。但是……记号在辗转七八天后,还是消失了。小灵狐坚定地认为,蛇遇害了,是它害死了蛇,哭得昏天暗地,我就让王盛带它待在松陵观平复情绪。”

    “还是个痴情狐。”司栖尘评价。

    “痴情?”苏见深反问一句。

    “难不成是刻骨铭心的友情?只有爱情才能让它念念不忘至此,哭得惊天动地。”大帝很笃定,他都活了多久了,情情爱爱自己没经历过,不代表他看不透别人的心思。

    说完他还有意无意瞟了一眼陈平。

    陈平快速看了一眼罗子谦,迅速低下头,神色不太自然。

    苏见深:“哦豁!”

    他聪慧,悟性可好了,嘿嘿嘿。

    罗子谦就觉得周围气氛怪怪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大帝知道自己不能再耽误小朋友回去休息了,好不舍得地对他挥挥手,苏见深留给他一个明媚的笑,转眼就被两只一白一红的鬼气带走了。

    罗子谦不明所以,“陈哥,你为什么突然就红了?”

    它们两个之前就是鬼混子,本就是厉鬼,身上有红色鬼气很正常。但是自从被苏见深打成枣核大小,逐渐恢复鬼气变大后,它们都不会让厉鬼之气随便出现,通常用白色混迹鬼中,以免造成恐慌。

    “啊……我,我有点热。”陈平没有被大帝看出来心思的时候,跟罗子谦称兄道弟还挺自然,可现在好像老大也知道了他藏了几百年的心思。就……他害臊啊!

    “热?”罗子谦不理解鬼为什么会觉得热?

    陈平是□□饿死的人,死后变成饿死鬼却也不想做伤天害理的事,饿得不行了就吞噬坏鬼。

    那天还是200多年前了,他遇到正在伤害人的罗子谦,心中怒起,就要吃了它,却发现罗子谦欺负的人后边还有一个衣衫不整的小姑娘。

    原来是一帮醉酒畜生想要那个啥一个深夜采药回来的小姑娘。

    她看起来还没成年!

    陈平当即就加入了罗子谦战队!

    两只鬼把五六个大老爷们吓得尿裤子,笑得前仰后翻。

    小姑娘却不知道那些准备欺负他的大老爷们是不是喝多了神经错乱了,对着空气惊恐大叫还给她磕头道歉。

    她害怕,抱着采药篮子就跑了。

    陈平就看着罗子谦一直跟着小姑娘。

    他好奇,也跟着,原来罗子谦是要安全护送小姑娘回家,它担心这么晚,还会遇到坏人。

    大半夜,清冷的月光投射在一个毛糙的小院落里,一个腿脚不利索的男人被一个朴素的女人搀扶,伸长了脖子等着女儿回家。

    一只黄色的大狗,远远地看到跑回来的小姑娘,摇着尾巴旺旺叫。

    夫妻俩脸上的担忧瞬间变成喜悦。

    “回来了,娘给你温着汤呢。”

    “都怪爹不小心伤了脚,还要乖女儿上山采药。”

    夫妻俩的语气里都带着松了口气的开心。

    陈平一个糙老爷们,看到这么温馨的场景,那叫一个感动。

    他看了一眼小笑得比那对夫妻还要开心的罗子谦,怦然心动。

    那时候陈平对罗子谦的印象特好,值得深交,便主动搭话,此后两只厉鬼就成了朋友,直到现在。

    陈平在漫长的岁月里,越加喜欢罗子谦,却不敢说,只是用好兄弟的模式,对人家蹭蹭贴贴。

    这是他们到了松陵观后,苏见深单独留下陈平“逼问”出来的。还诱惑他,可以让大帝去月老那打听打听,看看他们两个有没有姻缘线。听到这个,陈平就忍不住了,一股脑把自己的心思告诉了老大。

    “老大,这种事,你就能算得出来吧?”舍近求远干啥呢,对吧。

    “是的呢,可我现在好困呀,改天给你算。”

    “老大,你别吊着我,我着急啊!”

    “你都憋了几百年了,何必急于一时?”

    陈平:“……”

    他明白老大的意思,不管他和罗子谦有没有缘分,这种事埋在心里终究是个遗憾。

    不去试试又怎么知道不行?

    道理他都懂,老大想要帮它它也懂,可它就是怂。

    唉。

    陈平的鬼影渐渐变淡。

    次日清晨,苏见深手机就响了。

    在松陵观不用受规矩束缚的他最爱睡懒觉了,一看时间,清晨五点半,是送给他地皮的爷爷打过来的。

    他揉了揉眼睛,清了清嗓子,尽量不要给人家留下大懒蛋的形象。

    平常人眼里,道士们都是起得很早做早课的。

    “孙爷爷早上好。”他礼貌,声音努力清晰,却无法抹除还未睡醒的一种软糯。

    “小深还没起来吧,爷爷也不想这么早打扰你。”孙福国的声音充满了歉疚,“我不是想让你给我老朋友看看宅子,他最近总是睡得不安稳。不过他现在情绪非常不稳定,凌晨4点多的时候带着妻子来了我家,一直不敢睡。我就想着……想请小深你,早点过来给他们看看。”

    “好,我马上到。”苏见深听到一半电话,就开始单手穿衣服。

    挂了电话,他快速刷牙洗脸。

    然后在鞋柜上看到了一款某知名品牌的限量款秋季运动鞋。

    上边还插着一朵娇艳欲滴的彼岸花。

    他的心“砰砰”一跳。

    “什么时候送过来的?一点隐私都没有了呀,讨厌。那我睡觉的样子岂不是被大帝看到了,啊啊啊。我睡觉的样子丑不丑啊,救命!”

    苏见深的脸颊爆红,嘴巴埋怨着,心里却甜透了。

    新鞋子真好看!<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2-08-0420:22:45~2022-08-0520:19: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