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6 章(026...)
    隔壁的领居是个五十来岁的女人,长得慈眉善目的。

    两个人合力把孟姨送到医院。

    卫生员以为两人是病人家属,把两个人好一顿数落,说人都烧成这样了,怎么现在才送来。

    “再晚点,人都烧傻了!”

    二十来岁的卫生员性格也挺直,狠狠地瞪了秦玉娇一眼。

    这个时候救人要紧,秦玉娇也没有辩解。

    卫生员给孟琳打了退烧针,又开了输液的药让秦玉娇去交钱。

    秦玉娇交完钱回来,就见刚才那个卫生员一脸的不好意思。

    “我不知道你不是家属,刚才还说了你们,实在抱歉。”

    秦玉娇这才知道,自己刚才去交钱的时候,同来的隔壁大婶和卫生员说明了情况。

    秦玉娇笑了笑,不甚在意的样子。

    “我曾经受过孟姨的帮助,这样也是应该的。”

    听了这话,卫生员看着秦玉娇的眼神中充满了欣赏。

    听听,啥叫知恩图报?

    这就叫知恩图报!

    而刚才这姑娘二话不说就拿着药费单子去缴费了,一点儿都不带磕巴的。这简直是把知恩图报做到了实处啊!

    卫生员对秦玉娇的态度好得不行,还专门给她接了一杯水送过来。

    邻居大婶家里还有事,和秦玉娇说了一声就先回去了。

    病房里只剩下秦玉娇一个人陪着孟琳。

    孟琳还没有醒。

    因为退了烧,所以脸色倒是没有那么红,反而浮上一层蜡黄。一看就知道这人身体不好。

    秦玉娇等了一个多小时,一瓶营养消炎液都输完了。

    卫生员进来拔针的时候,把孟琳给弄醒了。

    她睁开眼睛,茫然地看了一会儿,开口时声音嘶哑,“我这是怎么了?”

    卫生员这会儿拔完了针,正用酒精棉给她按着手背上的针眼,听见这话,回答道:“你生病了,烧得昏迷不醒,是这位秦同志给你送过来的。”

    卫生员也是个古道热肠的,觉得不能让秦玉娇做无名英雄。

    秦玉娇刚才怕碍着卫生员的事儿,就往后退了好几步。现在见拔完针了,且又听见卫生员这么说,她忙走过来,微微俯身,“孟姨,你感觉好点没?”

    声音里满满的都是关切。

    孟姨看了她一会儿,认出来了,“是你啊,你叫秦玉娇是吧?”

    秦玉娇见她还记得自己,也挺高兴,倒是省了自我介绍了。

    她于是点点头,“对,是我!多谢孟姨的帮助,我顺利拿到属于自己的钱,这次是专程过来感谢您的。”

    却没有料想居然碰上孟姨生病。

    孟姨自己也猜出来大概的情形,她脸上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多谢你救了我。”

    她病了好几天,原本想着抗一抗就能过去的,却没想到越来越严重,到最后连床都下不来,更别说来医院了。

    后来,她开始昏迷一阵清醒一阵儿,似乎记得院子里有人喊,然后就人事不知。

    如果不是秦玉娇恰好去了,她说不定会病死在家里。

    孟姨挣扎着要起来感谢秦玉娇,被后者眼疾手快地按住了。

    “大夫说了您身体十分虚弱,还是得好好歇歇。您想吃啥?我去买。”

    旁边收拾的卫生员说:“楼下有食堂,可以去那里买。”

    孟姨却摇摇头,“我不想吃。”

    她虽然这样说,但病人不能不吃饭,否则对身体更不好。秦玉娇于是去了食堂。

    这会儿已经是中午快一点了,食堂里也没啥东西,秦玉娇多交了五毛钱,好说歹说让食堂大师傅给下了一碗素汤面,又买了两个包子。

    回到病房,孟姨也就吃了几口面,便摇头说吃不下了。

    秦玉娇自己吃了两个包子。

    吃完了,孟姨就坐在床上,不说话也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晌回神,不好意思地对秦玉娇笑了笑,“今天麻烦你了,你先走吧,我自己呆着就行。”

    秦玉娇想了想,试探着问:“那我帮您联系您的家人?”

    孟姨摇头,“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事到如今,秦玉娇也猜出来孟姨家里恐怕是有什么事,否则不会她病了这么几天都没有人照顾。但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孟姨不想说,她也不会无聊到非要问。

    可对方这样虚弱,她可没法走。

    “我回去也没事,就在这里陪着您吧。”

    孟姨当然不同意,可架不住秦玉娇坚持,再加上她体力虚弱,也没有力气再劝说,便由得秦玉娇留下。

    晚上,秦玉娇又去食堂打了饭端上来。

    睡觉的时候,卫生员给送来了一床被子。

    秦玉娇凑合着躺在另一张床上,大概是这一天太累了,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半夜,她迷迷糊糊地听见哭泣声,睁开眼就见孟姨靠坐在床头,正伸手抹眼泪。

    秦玉娇心里的怀疑更盛,但她没有出声。

    第二天快中午,才有个中年男人急匆匆地赶过来,进门见到孟姨就皱起眉头,“怎么又病了,我就说你身体不行,还是别上班搁家呆着吧。”

    孟姨见到这人,原本因为和秦玉娇说话而有了点儿笑模样的脸又阴沉下来。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你男人,咋和我没关系!”

    男人长得又高又壮,吼声能把病房的房顶子都掀起来。

    在一旁的秦玉娇听了,目光一凛。

    原来这就是孟姨的丈夫。

    原来孟姨是有丈夫的,可怎么跟死了一样,老婆生病都不带出现的!

    她见孟姨气得脸色通红,心里不忍,站起来挡在了男人面前,“同志,这里是医院,孟姨还病着,麻烦你小声些!”

    男人皱起每眉头看了秦玉娇一眼,看到后者漂亮的面容,他的眼睛就移不开了。

    硬生生从满脸横肉的脸上挤出来一丝笑容,“你是孟琳的同事?我怎么以前没见过你?”

    秦玉娇心里翻了个白眼。

    孟琳从身后用尽全力吼,“你给我滚!”

    男人转过目光,又变得凶狠,“孟琳你是找死吗?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死你!”

    秦玉娇平生最恨和女人耍威风的人,她往后护住孟琳,大声喊:“快来人,有人打病人啦!”

    这会儿是上午快九点,医院里正是人多的时候。而房门开着,秦玉娇的喊声毫无阻挡地传出去。

    很快,有个男大夫快步走过来,皱起眉头质问男人,“干啥呢?这里是医院,不是你家的一亩三分地!”

    男人还要发作,但见男大夫一脸警告,而且后者身材比他都壮。

    他只好偃旗息鼓。

    虽然不说话了,但他却对着孟琳露出阴狠的表情,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孟琳被秦玉娇挡住了,没有看到。

    而秦玉娇也不甘示弱,狠狠地瞪回去。气势一点儿都不输。

    男人冷哼一身,转身走了。

    从始至终都没有问过一声自己老婆的身体。

    男大夫见没什么事,随后也走了。

    病房里只剩下秦玉娇和孟琳两个人。

    孟琳叹一口气,对秦玉娇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让你看笑话了,对不住。”

    秦玉娇摇摇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年纪小也知道这个道理。

    就比如在现实世界中她的家庭吧。表面上看起来资产无数,光鲜亮丽,可内里已经烂透了。亲兄弟姐妹之间相互倾轧,为了利益争斗不断。

    相比较而言,孟琳家里这事还并不算复杂。

    只是,刚才那个男人也太过分了。

    只是她对人家两口子而言是个外人,孟琳不主动说,她也不好问。只是尽一个旁观者的责任罢了。

    孟琳确实不爱跟别人说家里的事。

    可是,秦玉娇不同。

    这一回,如果不是这个姑娘,她也许就高烧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秦玉娇就是她的救命恩人。

    而且,这么多年,她也憋得太久了。

    “我们没有孩子,其实他早就不想好好和我过了。”

    孟琳沉默了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秦玉娇没说话,走过去坐到床边,握住孟琳的手。

    经过了几天的抹雪花膏保养,秦玉娇手上的薄茧都没了,小手又滑又嫩。

    孟琳的手被握着,似乎感到了某种鼓励和勇气,让她可以继续述说。

    她和丈夫刚结婚的时候有过一个孩子,几个月不小心摔倒流掉了,后来就一直没有再怀上。

    因为这,婆婆说她是不会下蛋的母鸡,丈夫也对她越来越差。

    最近一年,他更是连家都不回了。也不知道他天天在哪里鬼混。

    没钱了,就来家里找她要。

    秦玉娇听了气得不行,“孟姨,您就不能不给他?”

    孟琳摇摇头,苦笑了一下,“我不给,他会去骚扰我爸妈。两个老人年纪都大了,经不起折腾。”

    秦玉娇估算了一下,孟姨差不多四十多岁,即便以前男女都早婚,她的父母怎么着也快六十了。刚才那个男人却正当壮年,双方在力量上就很悬殊。

    “那他刚才让你不上班,是怎么回事?”

    提到这个,孟琳眼中染上了恨意,“他们一家子欺负我半辈子了,如今又算计我的工作。想让我把工作让给他妹妹。”

    秦玉娇蹭地站起来,“这个绝对不行。”

    没了工作就没了收入,没了收入,孟姨在家里的地位会更低。

    这工作绝对不能让。

    孟琳冷笑一声,“我绝对不让!这工作是我爸爸让给我的,就是死,我也不能给他!”

    秦玉娇听完好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儿,她问孟琳,“孟姨,你以后有什么打算?”<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接档文《七零之村花当自强[穿书]》

    村花孙玉婷和一个小伙面对面站着

    “玉婷,我这就要参加高考了,等考上了,带你吃香喝辣,一辈子都不负你。你愿意和我处对象不?”

    孙玉婷却猛然抬头

    就在刚才,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生活在一本书里

    按照剧情,她会事事不顺

    书没读出来,做生意陪了个底儿掉,好不容易托人找了个工作,因得罪了领导被开除了

    而眼前这个男人,也会在考上大学后转脸娶了别人

    “不!永远不会!”

    孙玉婷气喘吁吁地跑回家,推开门,

    一股熟悉而亲切的饭菜香味飘过来,她娘转过脸,慈爱地望着她

    正在烧火的大姐打趣,说她一天乱蹦哒每个正形儿

    真好啊!

    大姐还没嫁给出轨男,大哥大嫂还好好地过日子,二哥也没有借高利贷,三哥依旧是那个意气风发的三哥…

    而她,也才刚刚十九岁

    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