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58 章(种了芭蕉,又怨芭蕉...)
    徐式旬把见面礼送了出去,叮嘱了几句要早点休息后,返回自己房间。

    徐景风将挂坠拎了起来,端详了一遍。他记得这个坠子。这是他爸当年从缅甸买来的,属于老坑玻璃种,纯净明亮。他妈妈很是喜欢,收藏了起来,几乎从未带过。其实他爸陆陆续续给她妈买了不少首饰,徐妈妈每次都带着欢喜的神情欣赏一遍,然后锁进柜子里,加上一句,“将来可以传给儿媳妇。”

    “不喜欢?”徐景风问道。

    “不是的。”叶眉摆手,“这是你妈留下的,有纪念意义。”

    “我妈留下给儿媳妇的多了。”徐景风认真看着她,“明天让我爸把所有的首饰都拿出来。你选一个最喜欢的。”

    叶眉惶恐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看来你更喜欢大红包。没事儿,我给我爸说声。”

    叶眉急眼了,“我什么时候表达这个意思了?”

    徐景风忍不住笑了起来,“不逗你了。怕有压力是吗?这样吧。先放我这儿。我帮你收着。”

    叶眉觉得可行,不再反驳了。

    夜色已深,刘婶将客房收拾妥当,通知叶眉可以去住了。临走前,徐景风拿了套自己的睡衣给她,意味深长说道,“以后家里得备点女士衣物,不然你跟我回来也太不方便了。”

    徐景风的睡衣带着薰衣草的味道。衣服宽大,叶眉换上后感觉像穿了身戏服,她把袖子挽了起来,直挺挺躺在床上。

    客房窗边种了棵芭蕉树,雨点落在叶面上,滴滴答答连绵不绝,她有些认床,来回翻了翻身没睡着,倒听得雨打芭蕉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清晰。“你们是怎么在北方把芭蕉树种活的?”她掏出手机,试探给徐景风发了条信息。

    “睡不着?”徐景风很快回复,徐式旬有失眠的毛病,老宅的衣柜里都放着薰衣草香包。看来薰衣草的味道对叶眉并不管用。

    叶眉很快接到徐景风打来的电话,声音低低沉沉,“种这几颗树折腾了好几轮。第一次用的挖宿根的方法,十月份把宿根挖出来,去掉叶片再埋回土里,失败了。第二次是清明后种下,长到7、8月份枝叶繁茂有了过冬能力,冬天练苗的时候失败了。第三次换了耐寒品种,熬过了第一个冬天,总算活下来。芭蕉雨听起来是不是很有意境?”

    叶眉那边停顿片刻,回复他,“很吵。”

    徐景风呵呵笑了,“果然是种了芭蕉又怨芭蕉。”

    “是因为环境不熟悉。”叶眉解释,“环境不熟人就会紧张。紧张状态下没有闲情逸致。”

    徐景风微微思考了一下,“这么说,有熟悉的人在旁边就不会紧张了,就懂欣赏了。”

    “什么?”

    没两分钟,熟悉的人跑到了客房。客房是张单人床,两人挤在一起,徐景风伸了伸胳膊叹道,“得交代王伯把客房的床换大点,两人睡起来太不舒服了。”

    “你最好别,”叶眉捅捅他,“你难道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夜里跑我这儿了。其实咱们什么也没干。”

    “也是。”徐景风气息拂过她耳边,“要不我们干点什么?”

    叶眉缩了缩,“你还是赶快回去吧。你在这儿我更紧张了。万一被谁撞见,我以后没脸再来了。”

    徐景风搂紧了她,覆手盖上她的眼睛,“行了。赶紧睡吧。你睡着了我就走。”

    叶眉闭上眼睛,窗外的雨声开始不那么吵人,淅淅沥沥,淋在叶片上沙沙作响,她阖上眼听了会儿,轻轻说,“我过几天要去B国。”

    “去多久?”

    “大概一周。我想给你爸带点东西。保健品好么?黑蜂胶鱼肝油什么的。”

    “以为你要给我带什么呢。”徐景风做出遗憾语气。

    叶眉笑了,“那个地方盛产动物标本,我扛一只鳄鱼回来怎么样?放你房间特别霸气。就是估计入不了境。”

    徐景风摸摸她的脑袋,“你平平安安早点回来就是最好的礼物。”

    ……

    磋商会后,B国加快了合作进度,双方初步议定的事项写进了谅解备忘录文稿里。按既定安排,B国准备在月底召开联席会议,会上正式签署备忘录。

    人员安排上,原定苏畅、叶眉陪同孙总工、司领导带着一众专业人员一起出访。临近出发前几天,苏畅突发胆囊炎,去医院检查后发现是胆囊结石引发的胆囊管阻梗,被紧急安排动了手术。事发突然,苏畅从出访名单上撤了下来,由叶眉接替她手头的各项工作,又临时把小蔡补充进了名单里。

    叶眉去医院看望苏畅时,苏畅正在和拉左联系,放下电话后对叶眉笑了笑,“我刚刚和拉左沟通过了,文本上的几个细节问题,他说还要向部长请示下。另外,拉左反馈乌蒙部长对此次会议非常重视,到时会尽量出席。”

    “这规格有点高了。”叶眉惊讶,“原定不是他们的副部长吗?”

    “足见他们对这次会谈的重视。这次要辛苦你了。”

    “放心吧。”叶眉回她,“您专心养病,别再想工作上的事了。我会和拉左衔接上的。本来司里其他同事也要来看您,结果他们临时被孙总工叫去汇报这次出访安排了。”叶眉把工会的慰问金和大伙儿买的慰问品放在苏畅床头,“这次怎么回事?这么严重?”

    “咳,”苏畅不好意思,“我是关键时刻掉链子了。我平常不爱吃早饭,已经被大夫教训过了,不吃早饭容易胆结石。犯起病来那叫一个疼。你们年轻人千万别学我。”

    苏畅毕竟刚动完手术不久,身体依然虚弱。叶眉把大伙慰问她的话转达了一遍,见她脸色苍白,叮嘱她一定要放宽心休息后,匆匆离开。

    临出发前的晚上,徐景风安排了一个送行宴。沈恒和戴云正巧当天从外地旅游了一圈回来,兼有接风的意味在里面。

    本来戴云还想建议去上次的会馆吃饭,沈恒拦住了她,“万一又碰上那个姓陆的大小姐怎么办?”戴云吓得连忙把刚在“鳏寡青年互助小组”群里发的信息撤了回来,转而修改为,“感谢陈总盛情款待,在哪儿吃都行,必有重谢。”

    “你怎么重谢?”沈恒问她。

    “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徐景风选了家网红米其林餐厅,落地玻璃外是车流不息的立交桥。沈恒带着戴云进包厢时,凉菜已经上的差不多了,徐景风把菜谱递给俩人,让他们继续选菜。

    “我妹呢?”戴云把菜谱丢给沈恒,眼睛扫视四周。

    “去洗手间了。”

    “徐总,那我给你透漏个消息。”戴云神神秘秘压低声音,“我和沈恒在外逛的时候,接了我妈一个电话。我妈告诉我,我小姨两口子,就是叶眉她爸妈,过两天要来北京。”

    “是么?”徐景风语气虽然平静,心却暗自提了起来。

    “你好好准备准备。”戴云鼓励他,“争取打个漂亮的翻身仗。”

    “瞎说啥呢你,”沈恒忍不住出面纠正,“他们面都没见过,怎么就需要翻身了。”

    “你知道什么呀,”戴云瞟了眼沈恒。转而看向徐景风,“上次叶眉和那个季礼见面,你是不是也去了?”

    徐景风微微点头。

    戴云轻拍了下桌沿,“我小姨给我妈说,叶眉被某个不怀好意老谋深算的男人盯上了,跟着她一起赴相亲宴。叶眉傻乎乎瞒着,还是相亲对象告诉他们的。听说这人叫徐什么风,用心太险恶了,她必须得亲自过来坐镇指挥。”

    徐景风脸一下黑了。看来叶眉说的不对,他厨艺虽好,第一印象却太糟糕,丈母娘这关也难过去。

    沈恒瞅了瞅徐景风晦暗的脸色,问戴云,“这就是你说的重谢?”

    “是啊。多么重要的情报啊。”

    “你还是少说多吃吧。”沈恒给她舀了一勺牛油果鱼子酱。

    吓死人了,什么重谢,重创差不多。

    叶眉挂了电话进包厢时,菜已经上的差不多了。“怎么去这么久?”戴云乐呵呵帮她把椅子拉开。

    “接了我妈一个电话。”

    这话刚起头,叶眉感到饭桌上其他三人的眼神直直盯在她身上,仿佛在等她揭晓彩票中奖号码。

    “怎么了?”她看了看戴云,“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戴云问道,“我姨给你说什么了?”

    “说她想和我爸一起过来下。”

    叮当一声,沈恒的筷子掉在地上。

    筷子弹跳到到戴云脚边,她一边弯腰帮忙捡,一边批评,“又不是你要见家长。紧张什么,人家正主都不紧张。”

    “叶眉爸妈也算半个家长了。”沈恒辩解,“他们对我的评价很重要。我得好好表现表现,让他们以后在你爸妈面前替我美言几句。”

    戴云暂时没吱声,她觉得自己的小姨并不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人。沈恒这种看上去懒懒散散的样子,很容易被她小姨扣上一个不靠谱的帽子。美言的事不要想,不出言阻挠就不错了。她决定打探清楚他们来的行程,到时带沈恒避避风头。想到这儿,她问叶眉,“他们订好日子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