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同床共枕(晚安,我的明日恋人先生。...)
    安室透陷入了有生以来最懵逼的时刻。

    他,身为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大男人,居然被……公主抱了?

    “你在干什么啊!快点放我下来!”安室透有些恼羞成怒地低吼。

    “别动!再动我抱不住你就摔下去了。”黑川凛皱了皱眉,又嘀咕,“看着挺瘦,也不轻啊。”

    “你扶着我行吗?我能自己走。”安室透无奈地压低了声音,甚至带了几分乞求。

    实在太丢脸了吧!

    “别闹。”黑川凛只回了两个字,居然还把他整个人往上掂了掂,“抓好。”

    “……”柯南抽了抽嘴角,猛翻白眼。

    可是人家似乎是为了来找他才伤得这么严重,又不好说什么,太可恶了!

    “柯南,回家吧。”黑川凛低头道。

    “那个……”柯南看看他,又回头看看毛利兰,犹豫道,“我想陪陪小兰姐姐,可以吗?”

    黑川凛怔了怔,迟疑地没说话。

    “黑川先生,让柯南今天留在我家,和我说说话吧,拜托了。”毛利兰的笑容里还带着泪。

    “好吧。”黑川凛点头。

    没了工藤新一,把柯南借你将就一下也可以。毕竟,工藤新一失约,还差点被炸弹炸飞,我一时兴起给你的电影票也算是罪魁祸首。

    “要听话,知道吗?”黑川凛叮嘱。

    “是~”柯南应了一声,拉住了毛利兰的手。

    “谢谢,柯南君。”毛利兰微笑,“谢谢,黑川先生。”

    “不客气。那柯南这孩子就麻烦毛利先生了。”黑川凛道。

    “啊,没关系,我会照顾他的。”毛利小五郎对于别人家的孩子为了找自己女儿差点被炸死也心有余悸,一口应下,难得显示出了一点稳重。

    黑川凛点点头,转身告辞。

    “我说,你就打算这么一直抱着吗?”安室透咬牙道。

    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故意的,明明能扒在飞驰的电车外面单手关闭车门,这会儿却真的像是没力气一样,让他有种随时会掉下去的错觉,只能抱着他的脖子固定身形。

    这会儿可千万别遇见熟人,不管是公安还是组织的,遇见了就是社死现场!尤其是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那两个,现在可不止是身份暴露不暴露的问题了,会被嘲笑一辈子的!

    “怎么,不乐意给我抱吗?”黑川凛挑眉。

    “换我抱你我很乐意。”安室透没好气道。

    “我没你这么笨。”黑川凛瞟了一眼他的脚,语带双关。

    “……”安室透气结。早知道就不该对自己这么狠,应该放点水的。

    一直走出市政厅的范围,才算有车辆通过。或者是因为看见他们的样子,知道是市政厅爆炸的伤员,很快就有的士主动在旁边停下,询问是否需要帮忙。

    黑川凛把人塞进后座,关门,报了书吧的地址。

    安室透这才松了口气,随即后知后觉地问道:“不先到我家吗?”

    “我怕你生活不能自理,今晚住我这儿。”黑川凛道。

    “我是崴了脚,不是残废了!”安室透一头黑线。

    “那你想回家?”黑川凛奇怪地看他。

    “……”安室透无言以对。

    感情说:我不想。

    理智说:你得离他远点。

    两个小人在意识里一顿互殴,还是不分胜负。

    许久,他叹了口气,往后座上一靠,闭上了眼睛。

    不管了,你爱咋样就咋样吧,我是伤员,我反抗不了。

    “那不就行了。”黑川凛一脸“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

    前方的司机忍不住笑起来:“你们感情真好。”

    “是吗?”黑川凛伸手揽住了安室透的肩膀,“我也这么觉得。”

    “哈哈哈哈,年轻真好啊。”司机感慨。

    安室透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心情复杂。

    他明显感觉到,今晚黑川凛对他的态度和平时有所不同……是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吗?也对,真正的坏人就应该像黑川凛一样,会做炸弹就够了,根本不需要拆弹的技能。所以,当时黑川凛问他会不会拆弹的时候他才会犹豫。那么,连柯南都不在,他非要把自己带回书吧,是想摊牌还是怎样?

    回到黑川书吧,已经过了11点。

    在安室透的严词拒绝下,黑川凛终于没把他抱上去,只是看着他自己扶着扶手,一蹦一跳地爬上二楼,偶尔出手扶一把。

    “去洗个澡,我拿衣服给你。”黑川凛指了指自己的卧室,“用那个,有浴缸,对你的脚伤比较好。”

    “嗯。”安室透应了一声,心里七上八下。

    看起来似乎又不像是要翻旧账的样子,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黑川凛看他进了浴室,隔了一会儿,里面传来水声。

    他翻了翻衣柜,找出一身新的睡衣和内裤放在门口,自己去外面那个浴室冲了个澡。

    当他一边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安室透扶着墙开门。

    “去哪?”黑川凛问道。

    “客房,我上次睡过的被子还在吧?”安室透指了指旁边的门。

    “没收拾,刚买了一批书,堆床上了。”黑川凛很自然地拉开房门,“今天太晚了,睡我这儿吧,也方便我给你上药。”

    安室透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轰”的一下整张脸都红透了,幸亏肤色深才不太显。

    “怎么,要我抱?”黑川凛回头。

    “不是!”安室透反驳了一句,几乎同手同脚地跟在后面。

    黑川凛的房间里是一张双人床,摆着两个枕头,但被子却只有一床。

    安室透绕到一边,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一角躺进去。

    “你在紧张什么?”黑川凛很无语。

    “我没紧张。”安室透下意识地反驳。

    黑川凛拿出药箱,找出一瓶贴了张手写字条“镇痛消肿”的喷雾走过去:“只有这个,明天要是再严重就得去医院。”

    “那是组织里研究所开发的,很好用,不需要去医院。”安室透答了一句。

    黑川凛很想笑,组织居然还研究这玩意儿?是想和正经医院抢市场吗?

    喷上药,用绷带扎紧,他的动作很熟练。

    “没事,你……早点睡吧。”安室透拉了拉被子。

    黑川凛一声低笑。关了顶灯,只留下一盏昏黄的床头灯。

    安室透背朝着他,感觉到身后的床微微下陷,随即熟悉的气息靠近,顿时僵硬起来。

    “还说不紧张。”黑川凛叹了口气。

    “又不是没睡过,我干嘛要紧张!”安室透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嗯?”黑川凛挑眉。敢情他上次说是睡过的关系还真不是忽悠柯南的?

    “你想什么啊!”安室透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口误,捂住了脸,自暴自弃道,“当年在安全屋那段时间只有两个房间,我们不都是一起睡的。”

    “我什么也没说。”黑川凛很无辜。

    “……”安室透咬了咬牙,干脆闭上眼睛,一拉被子,只留个金色的后脑勺给他。

    好像只炸毛的猫——黑川凛忍着笑,伸手过去关了灯,屋子里顿时一片黑暗。

    安室透几乎屏住了呼吸,全身紧绷,但好一会儿,身后都没有任何动静,只能听到轻微而均匀的呼吸声,没由来得让人安心。

    一瞬间,他又不禁怀疑自己的多心。

    真的暴露了吗?仅凭他会拆弹,黑川凛不应该怀疑他吧?毕竟他们之间有五年的信任基础。

    好吧,虽然实际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两年。

    可今晚黑川凛的态度,难不成只是单纯的……

    突然间,耳边传来一声低低的轻笑,随即热源靠近,一只手伸过来,环过他的腰,把他整个人往后一拉,拖进怀里。

    “要掉下去了。难不成以前在安全屋,我也这么欺负你吗?”黑川凛闷笑道。

    安室透的身体下意识地紧绷,又慢慢放松。很想就这么放任自己陷在身后的胸膛里,但理智又告诉他,他们之间需要解决的问题千头万绪,从来不是一句“我喜欢你”就能解决,所以,他从始至终没有说出口过。

    有意无意的暧昧,此来彼往的试探,可横亘在中间的,始终是立场。

    欺骗得太多,太久,他知道自己其实是恐惧的,恐惧将来到了不得不面对真相的那一刻,如果他不能把黑川凛拉到自己这边来,该怎么办?

    “睡吧。”黑川凛用手掌盖住了他的眼睛。

    “嗯。”安室透抓住他的手,忽的心中一松,放空了脑子。

    一定会有办法,一切都会好的。

    黑川凛等了一会儿,直到怀里的人彻底放松,是真的睡着了才收回手,慢慢地坐起来,靠着床头。

    黑暗中,只能看见身边人脸庞的轮廓。

    “你是有多喜欢黑川凛啊。”黑川凛用指尖描绘他的眉眼,低叹道。

    这世上有两样东西是藏不住的,咳嗽和喜欢。

    今晚他从市政厅走出来,透过汹涌的人群,一眼看见这个人,灰紫色的眸子里清晰地只倒映着他一个人的影子。在视线相对的一瞬间,仿佛有星辰坠落在眼底。

    怎么能不是喜欢呢?

    黑川凛没有喜欢过别人,但是却见过许多为爱辗转反侧求而不得的痴人,他不理解暗恋那种明明很痛苦的事,为什么有那么多傻瓜前仆后继而无悔。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今天晚上的安室透,让他的心有那么一点点的触动。

    世界都是黑白的,只有那个逆着人潮坚定地向他走来的男人,身上披着唯一的一抹色彩。

    “如果你喜欢的真的是我,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呢。”黑川凛喃喃自语。

    他承认,安室透的脸和身材都正好长在他的审美点上。他喜欢外表可爱却内心强大的人,比如安室透,比如江户川柯南。所以他会纵容着安室透,他会愿意给自己拿一张麻烦的监护人的卡。

    不过,都是成男人了,彼此有感觉的话,试试在一起未尝不可,又不是谈一次恋爱就得从一而终。而且,爱情……更方便刷红方好感度吧。

    “唔……”或许是睡梦中觉得痒,安室透迷迷糊糊地拍开了他在自己脸上作怪的手。

    黑川凛抓着他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

    “好吧,晚安,我的明日恋人先生。”<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入V三更,求订阅~~

    ·

    预收《酒厂之光说他是假酒》

    ·

    夜神枫是公安派往酒厂的卧底,可是单线联络人意外身亡,导致他与公安失联。八年后,公安再次往酒厂派卧底。

    管理官:酒厂有我们公安的卧底,但是我不知道是谁,你顺便找找看他还活着没。

    零:为什么自己人都不知道卧底是谁?

    管理官:因为他怕暴露,黑进公安部电脑把自己的档案都删干净了。

    ·

    在酒厂兢兢业业卧底的夜神枫,身为高级干部卡慕白兰地依旧念念不忘完成任务:

    啊,黑麦、波本、苏格兰……组织的人才越来越多了,这太不好了。

    作为一个优秀而尽责的公安,我要为了光明和正义一个个弄死他们!

    第一步:栽赃他们是卧底。第二步:Gin,起来干活了~

    计划通√

    ·

    波本:琴酒、卡慕、莱伊这三个没人性的杀手必须死。

    莱伊:卡慕比琴酒还难缠,我要暴露了,干脆把波本当卧底推出去吧。

    苏格兰:我们的身份好像被莱伊察觉了,不如先发制人!

    夜神枫:啧,别急,一个个排队过来。

    ·

    两年后:

    阿卡伊:在组织的时候你就想杀我,现在我是FBI你是卧底,为什么还追着我杀?

    夜神枫:谁叫你欺负我可爱的后辈,受死吧!

    Gin:干得好,不愧是我的搭档,组织的卧底克星。

    ·

    hiro:zero,我们帮哪边?

    zero:一个犯罪分子一个FBI,同归于尽最好!

    管理官:今天也在寻找我家卧底。

    ·

    cp:阿卡伊

    副cp:景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