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27 章(制衣...)
    林觅虽然不是专业的服装设计师,但做起衣服来却是有模有样的。

    他正专心的在布料上画线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大桃,把手机帮我拿过来!”

    林觅双手没有空闲,嘴里喊着大桃帮忙,然而召唤来的,却是容泽舟。

    “是古董的电话,帮我接通一下。”

    林觅只是侧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手上的工作却没停。

    容泽舟帮他将电话接通,打开了公放,只听到古董在电话里激动的喊着:“哥哥哥,那个女主播又又又在作妖了!”

    “随便她干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

    林觅一点都不想理会,“还有几天就要高考了,你不好好复习,还天天看直播?”

    古董嘿嘿笑了几声:“学校都放假了,今天我刚去看了考场,回来的路上顺便看一看而已。”

    “考场地址发给我,”林觅终于放下了他的划粉笔,“高考那天我去陪你。”

    “不用不用,我爸已经都安排好了,哥你就在家等我的好消息吧,”古董笑嘻嘻的谈条件,“当然,如果哥你能让船神亲自给我个祝福,我可能会超常发挥哦~”

    “没问题,”容泽舟毫不犹豫的开口答应了,“高考那天我跟你哥一起去送你进考场,给你加满buff。”

    “嗷!哎呦——”

    古董嚎了一嗓子,似乎蹦起来磕到了哪里,立刻又萎了下来,不过却再也不提让林觅在家等着的事儿了,假模假式的客气了一句,“会不会太麻烦你了?让我哥开车送你,不不,他的车太小了,我让司机去接你呀?”

    林觅:……这什么破弟弟,扔了得了!

    “不用,你把地址发过来,我们自己过去,”容泽舟忍着笑意,“这几天你就抓紧时间好好复习,网上的事情不用管了,我跟你哥会处理的。”

    “好哒,谢谢船神,船神再见!”

    古董心满意足的挂断了电话,甚至忘记了跟他哥说再见。

    林觅低声嘀咕了一句:“小没良心的。”

    可却并不会跟自家弟弟计较。

    容泽舟直接用林觅的手机点开了猫耳直播,在看到田甜的一瞬间,眉头就皱了起来。

    “小米,你看她cos的,是不是伏玉?”

    容泽舟将手机递到林觅的面前。

    屏幕里,田甜一身青色道袍,手里握着一柄浮沉,正在跟弹幕撒娇要礼物。

    “我这件衣服可是特意找工作室定做的哦,不是网上那种啦,对啊,很贵的,老板们快送人家小猫猫啦。”

    “没有小米的衣服看起来精致?怎么可能啦,我这可是在业内最顶尖的工作室定做的,lpl活动方一直合作的那一家哦,除了价格贵了点,其他方面肯定是最顶级的。”

    “什么?小米也要cos伏玉?那这次你们可不能说我学他,这次可是我先出的cos哦。”

    容泽舟皱眉问道:“要不要我找人跟她公司谈谈?”

    薅羊毛也没有只逮着一只羊薅的,这女的怎么没完没了了?

    “不用,没事,”林觅将手机关上,继续低头做他的衣服,“放心,她作不了多久的。”

    他是不想跟田甜牵扯不清,但不代田甜越来越出格的行为就没人管了,想要故意模仿他,是要付出代价的。

    ……

    #田甜律师函#

    田甜再一次以一种意想不到的姿势荣登热搜榜,然而这次热搜给她带来的并不是流量,而是不得不面对的官司和赔款。

    一家名为“循觅”的服装工作室向田甜和她的公司发出了侵权的律师函,并且直接将这纸律师函发在了网上。

    律师函里写的清清楚楚,田甜私自盗用他们工作室有版权的服装直播,并向直播间的观众进行销售,循觅工作室要求田甜立刻停止销售并对其损失进行赔偿。

    律师函后附上了循觅工作室的服装照片以及田甜直播时的视频截图,还有田甜贩卖服装的购买记录等等,证据非常的充足。

    而这些服装,正是田甜为了蹭热度,故意模仿林觅cos时穿的衣服。

    【哈哈哈,苍天有眼,这个牛皮糖终于遭报应了!】

    【666,直播模仿人家就算了,还敢把衣服拿出来卖,真以为大家都眼瞎吗?】

    【cos同一个角色,服装当然长得像了,这也算侵权?】

    【楼上仔细审题,照片里都标出来了,你家主播连人家商标都照搬,简直乐死我了。】

    【这不是侵权,是造假售假吧?有没有懂哥来科普一下?】

    “循觅工作室,这是你开的?”

    容泽舟一边看着造型师给林觅做造型,一边刷着手机。

    “不是我,是我妈,”林觅解释道,“这是我妈以前专门给我外公开的工作室,里面的衣服基本不对外销售,专供我妈用。我之前cos的服装都是自己做的,并没有照搬原设,无论是版型、材质还是细节都做了改良,我妈觉得好看,就都让工作室打板展示了。”

    “这次也是工作室发现了田甜私自售卖的事情按规矩进行处理的,不过工作室的人跟我说,像她这种原样照搬,连衣服上的工作室logo都不改,还敢直接在直播间卖的也是独一份,”

    林觅拿起剪刀,对准画好的线咔嚓咔嚓的剪了起来,“总之,这件事交给工作室那边处理就行,她今后应该不会再学我了。”

    容泽舟点了点头,将手机丢到一边,不再理会这件事了,相比于某女主播的下场,他对于小房东做衣服的手艺更感兴趣一点。

    或许,以后有机会,他也能蹭到一次小房东手艺?

    然而林觅和容泽舟都低估了田甜的作妖程度,在律师函发出的第二天,容泽舟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来电。

    “船神你好,我是武圣,很抱歉打扰你,有一件事想麻烦你帮帮忙。”

    容泽舟和武圣虽然都在lpl打职业,但从来没有在一个战队里待过,又不是玩同一个位置的,平时并没有什么交集,更谈不上熟悉,所以武圣突然打来电话,容泽舟也感觉很奇怪。

    “什么事?”容泽舟直接问道。

    武圣似乎对于这件事有些难以启齿,但他身边好像有人在一直催他,叫他咬牙说出了口:“关于服装侵权的事,能不能麻烦你帮忙跟林觅说一下,田甜她不是故意的——”

    “武圣,”容泽舟打断了武圣的话,“这件事是田甜和循觅工作室之间的问题,跟林觅无关,有什么需要沟通的,你让她直接跟循觅工作室沟通,不要来打扰林觅。”

    不管武圣为什么要帮田甜求情,他都求错人了。

    且不说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寻觅工作室按照正常程序处理的,就算论起亲疏远近,他也不可能为了武圣和田甜去让林觅为难。

    说到底,这件事发展到今天这种程度,完全是田甜自己作出来的,那她就应该去承担后果。

    “就是林觅让人告我的!”

    武圣的手机突然被人抢走,一个带着哭腔的女声传来,“他凭什么那么霸道,他出过的cos就不许别人出了?我不过就是个小主播而已,用得着赶尽杀绝吗——”

    容泽舟毫不犹豫的直接挂断了电话。

    对着武圣他还能心平气和的说几句,但对于田甜,他无话可说。

    都到了这个时候,她竟然还在怪林觅,简直是不可理喻。

    “其实她如果态度好点跟工作室沟通的话,工作室那边基本上只会要求她公开道歉,不会真的告她的。”

    林觅穿着一身黑白双色的长袍走过来,他刚刚是想让容泽舟帮忙看看衣服合不合身,却正好听到了武圣和田甜的话——

    容泽舟这个接到不想接的电话就开公放的习惯,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昨天塔塔姐还跟我说,田甜这段时间总拉着武圣双排,我还以为是她单方面想要炒热度,没想到武圣真的跟她在一起了。”

    林觅真的觉得很神奇,明明那天在活动现场打比赛的时候,武圣和田甜还因为吵架互交召唤师技能弄得场面一度很尴尬,怎么才短短几天时间,两个人就这么亲密了?

    “谁知道呢,可能是锅找到锅盖了吧,”容泽舟放下手机,打量着与往日有很大不同的小房东,称赞道,“你的手艺真不错,这套衣服很适合你,感觉比青衣道袍更有味道。”

    “是吧是吧,”林觅开心的笑弯了眼睛,“我看人物介绍的时候,就更喜欢伏玉黑化之后的这一套。不过其实另一套我也做了,船神——”

    林觅看向容泽舟的眼神里带着几分调皮,仿佛是想要偷鱼干吃的猫咪,他笑眯眯的走过去,伸手拉住容泽舟的胳膊晃了晃,又晃了晃。

    这是他小时候想跟外公要东西的时候经常做的动作,自从外公去世后,他已经许久没有跟人这么撒娇过了。

    许是因为这些日子被容泽舟养的太好了,他习惯性的就这么做了。

    容泽舟被林觅摇晃的心里软软的,面前的青年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一双杏眼圆圆的,亮闪闪的,让人根本舍不得拒绝。

    “说吧,你想干什么?”

    容泽舟的语气里带着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宠溺,而这样的语气纵的林觅一点都不怕被拒绝,就这么直接将容泽舟拉到了自己的卧室里。

    “船神,这套衣服我是按照你的尺码做的,你要不要试一试?”

    林觅双手将那套青色的衣衫捧到容泽舟的面前,满眼都是期待。

    容泽舟前两天还在想,也许什么时候,林觅也会亲手给他做一件衣服,却没想到这一天竟然会来的这么快。

    虽然说这只是cos的衣服,平常不能穿,但总归是小房东精心为他准备的,只这份心意,就价值千金。

    “还从来没有人亲手为我做过衣服。”容泽舟低声喃喃道。

    林觅没有听清,疑惑的正要问,却见容泽舟伸手将那套衣服接了过去,低笑着说道:“我还从来没穿过这种衣服,你教我怎么穿?”

    “好哒!”

    林觅开心的头发丝都支棱了起来,“你把衣服脱了,我帮你穿!”

    容泽舟:……?

    把衣服脱了?

    脱几件?

    全脱光吗?<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宝宝们,本文将于今天晚上24入v,一会儿就有万字大肥章掉落,记得来看哦~

    上夹子前的这三天都会是每天0点更新哒~

    洛洛的两本预收文有兴趣的宝宝们收藏一下哦,都会开哒~:

    《夏日限定替补》

    号称lpl内战之神的WPG战队,

    在国内联赛中罕逢敌手,

    屡屡拿到参加世界赛的资格,

    却年年折戟,从未曾登顶过。

    其原因是WPG战队的老板兼核心选手神级adc江晟渊,

    由于某种原因无法乘坐飞机,

    所以每一年的世界赛,WPG战队都只能以替补选手出战。

    今年春季赛,WPG战队再次夺冠,获得了参加季中冠军赛的资格,

    因病休息了一个赛季的何萧然被邀请临时加入WPG战队,

    代替江晟渊前往H国参赛,

    为了那座梦想中的奖杯,何萧然欣然答应了。

    然而就在何萧然进入WPG战队的第二天,

    主办国H国突然发来通知,

    为了能让无冕之王江晟渊参赛,

    本次季中冠军赛可以破例同意WPG战队远程参赛。

    何萧然:……明白了,再见WPG,再见季中冠军赛。

    何萧然收拾好东西打算自觉离队,却被江晟渊拦住了。

    江晟渊:adc的位置,我是不会让给你的,因为这也许是我唯一一次参加世界赛的机会。

    何萧然神色黯然:江神你不用解释,我明白。

    江晟渊:不过,战队辅助临时出了点问题,让你玩辅助,你行吗?

    何萧然强忍笑意:……我可以试试看。

    后来,季中冠军赛上,

    何萧然以似海深的辅助英雄池技惊四座,

    队友:萧萧,你辅助这么溜,为什么以前要跟adc抢饭碗?

    何萧然看向江晟渊:因为我不想给菜鸡当辅助。

    江晟渊:……

    何萧然眯眼轻笑:当然,主要是因为其他adc没有我们江神长得好看。

    江晟渊:……

    夜里,WPG战队的替补辅助被adc紧紧压在墙上,

    江晟渊:嫌我菜?

    何萧然:没关系,好看就行。

    预收文《我只是一面镜子》

    某一天,一股庞大的能量突然笼罩了大地,

    部分人类体内的能量开始觉醒。

    其中一部分人拥有明晶,可吸收灵能修炼,称为曜者;

    另一部分人拥有暗晶,必须与曜者签订契约,从曜者身上汲取能量修炼,称为影子。

    世间影子众多,而曜者难求。

    明澄是一位刚刚觉醒的的曜者,

    他能够看清每个人体内的能量体系和等级,

    被联盟招募的他以为自己将会成为一台人形检测仪,

    不想却误入了小灵境,

    成了灵卡搜集者中的一员。

    第一个小灵境里,

    众人被许多个一模一样的幻象困住,需要从中找出真身方能破解,

    然而来明澄眼中,面前只有一人。

    明澄成功破阵,拿到了灵卡,

    为了拯救即将与小灵境一同消亡的祁佑,

    明澄与他结下契约,共享能量。

    然而当结契完成,祁佑身后浮现出一个黑洞洞的器物之时,

    明澄才知道,

    原来他不是什么高科技的人形检测仪,

    他只是一面朴实无华的镜子。

    后来,当明澄用镜子反弹敌人的攻击时,

    明澄:祁佑你没有心,你竟然用我挡攻击!我只是一面一碰就碎的镜子!

    祁佑:……那你大概是用金刚石做的镜子。

    第一个小灵境:古宅魅影。

    第二个小灵境:深山树灵。

    第三个小灵境:名校痴魂。

    第四个小灵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