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5((修)桑桑,对不起...)
    “大师姐!”

    谢颜靠在结界上,眼睁睁看着她们俩被吸入了十方秘境,才明白容寄雪那句需要善后是什么意思。

    龙脉修复完成,上古封印大阵已经开始重新运作。

    “二师姐,我们现在怎么办?”

    南丰还昏迷不醒,谢颜是真的一个头两个大,“先带他出去,解决他的事立即回八岐。”

    谢颜看了一眼南丰,想了想又说,“把这事儿传信告诉宗主。”

    十方秘境危险重重,她们两人能不能出来还两说,事情往麻烦的方向越走越远了。

    ……

    四周涌来浓厚的魔气,泛着熟悉的气息,同她又亲密起来。褚灵趴在容寄雪身上,缓缓睁开眼。

    容寄雪也进来了。

    她想跟容寄雪分道扬镳的。

    “桑桑,摔疼没有?”

    夕阳从树荫里照下来,暗黄的光影一瓣一瓣点在容寄雪脸上。褚灵急忙撑着爬起来,去搀容寄雪,“师姐,我没事儿。”

    “我们好像进了十方秘境了。”

    容寄雪嗯了一声,温柔笑着,“桑桑怕不怕?”

    要说怕,还是比较怕容寄雪。褚灵摇头又点头,“有一点儿。”这里与她上一世见到的十方秘境,完全不一样。她想找那条黑龙,看起来难度不小。

    林子茂密,一眼望不到头,光影斑驳陆离,阴森的风从深处吹过来,按说这世上是没有鬼的,但十方秘境封印了上千年,谁知道是什么光景。

    “有师姐在呢,”容寄雪牵起她的手,大量了一下四周,“桑桑别怕。”

    褚灵冲她笑笑,亦步亦趋跟着她走。心说就是有你才更怕。容寄雪脸色看着有些苍白,但气息很正常,不知道怎么了,褚灵并不想问,反正问了她也不会说实话。

    这片树林看起来生机盎然,但安静极了,没有鸟叫,没有虫鸣,连花花草草都没有几株,褚灵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好在脏腑不痛了,不然更恐怖。

    褚灵呼了口气,没话找话,“师姐,十方秘境不是很可怕吗?为什么这片树林看起来很普通?”

    不知道是不是掉到哪个小秘境里,容寄雪也没进来过,她怎么会知道。

    褚灵心里想起好多事,一时半会儿自己却想不明白,往日有事她都跟容寄雪商量,这事儿关乎容寄雪,她该跟谁商量?

    容寄雪并不回答她,脚步越走越慢。太疼了,脏腑里翻江倒海,可她的桑桑也是这么疼过来的。容寄雪轻轻吸了一口气,无非是多了一道禁制,她怎么会不行呢?

    过了一会儿,终于停下来,压抑着的呼吸全乱了,嗓音也哑得不行,“桑桑……师姐教你的御体结界你可还记得?”

    突然问这个干什么?空气中忽然透出一丝淡淡的血腥气,褚灵心头一跳,容寄雪修为高于她,若想瞒她什么,轻而易举,除非,她不想,或是瞒不住了。

    她受伤了?什么时候的事?褚灵怔怔看着容寄雪,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师姐?”

    话音刚落,树林里忽然窜出几根树藤,极速朝两人击来。

    ——十方秘境,万物化生。传说并不骗人。

    褚灵匆匆化出仙剑,容寄雪却拉着她护在身后,火灵之力倾泻开去,转眼将那几条树藤烧成灰烬。

    这下像捅了马蜂窝,密密麻麻的树藤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瞬间将两人包围在里头。

    没有灵火压抑,体内的三股势力更加放肆,容寄雪喉中一甜,疼得几乎站不住。

    褚灵看了她一眼,愈发觉得奇怪,她身上的灵力气息,弱得一点儿也感受不到。可是,她刚刚那么轻松解决了龙脉,并不像会受伤的样子。

    除非……刚刚修复龙脉那些术法,是禁术。她一个也没见过,确实不像正经仙术。

    只有禁术,才会反噬。

    “师姐,你还好吗?”

    容寄雪没说话,硬撑着放出灵火。

    她不能倒在这里,这些活林藤蔓,桑桑的术法解决不了。

    树藤攻势不断,连周围的树也变换着阵型。

    这片林子是活的,怪不得没有别的生灵。

    容寄雪呼吸沉沉,似乎不太清醒,灵力耗得一干二净,只剩本命灵火强撑着,褚灵挨着她,只觉得热。

    “师姐,你怎么了?”

    “桑桑……”灵力耗尽,倒让她有了喘气的机会,容寄雪掐了个诀,将褚灵裹在结界内,轻轻呼出一口气,“我没事,你自己小心些……”

    这里魔气太过浓郁,那道术法不起作用了。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容寄雪强撑着,内里只剩两方,也要斗得你死我活,本命灵火愈燃愈旺,试图将这两个都烧掉。

    难道没死在外人手上,要死在自己手里了?

    她好不容易找回桑桑,怎么可以?

    太阳缓缓落入山那头,林子里趋于黑暗,火焰蔓开,将这一方照得灿烂明亮。

    本命灵火要烧别人,先得烧了自己。

    结界啪啦一声破开。

    “桑桑……”

    容寄雪笑了一下,朝褚灵那边走了两步,忽然停下,重重倒在地上。

    “师姐!”褚灵吓了一跳,急急奔过去,抱住她,“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眼泪聚在眼眶里,簌簌往下掉。她怕容寄雪,可是更怕容寄雪死在这里。

    容寄雪闭着眼,气息一下比一下弱,像是死了。

    “师姐!”褚灵抓着她的手,温润的灵力缓缓往里送,心绪乱成一团,灵力流也忽大忽小。

    奈何容寄雪就像个漏勺,灵力进去,又散出来,半点反应都没有。

    她灵力本来不剩多少,短短一刻,便撑不住了,“师姐,呜呜,你别死啊……”

    眼泪全落在容寄雪衣服上。

    容寄雪听见她哭,奋力睁开眼,就看见衣服上乱七八糟的眼泪,实在觉得好笑,“师姐没死,桑桑,你再这么哭下去,我也以为我要死了。”

    褚灵这才忍住眼泪,“那你到底怎么了?灵力怎么存不住?”

    还是很痛,痛得灵魂都在发颤。

    可是桑桑没事。桑桑没事。真是太好了。

    容寄雪勾起一个笑来,没事人一样儿哄她,“没事的,消耗太多,丹田可能有裂缝,师姐睡一会儿就好了,明日咱们再看怎么出去好吗?”

    “好。”

    褚灵吓得一颗心七上八下,点头应了,守在容寄雪旁边安静等着。

    进了十方秘境,可是跟原来想的并不一样。

    容寄雪也来了,容寄雪还受伤了,她能把容寄雪一个人丢在这里吗?

    褚灵吸了两口气,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月色皎洁,居然能透过树丛照进来。树丛被容寄雪的本命灵火一烧,也只剩下半口气,踌躇着不敢上来招惹她俩。

    褚灵坐在地上,容寄雪睡着了,身上的气息越来越热,看着就很不正常。

    “为什么,你这次会带我下界呢?”

    褚灵把头靠在膝盖上,眼睛望着容寄雪,里面满是疑惑。

    “为什么,你没有和南丰好呢?”

    “为什么,你好像知道很多事呢?”

    容寄雪迷迷糊糊,自然不会回答她。褚灵轻轻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迷茫间,容寄雪不知梦到什么,挣扎着说起胡话——

    “桑桑,对不起……”

    “桑桑,对不起……”

    细数这两百年,容寄雪从没有对不起她什么,唯一对不起她的,只有上一世做的那些事——悔婚,解契,嫁别人,杀了她。

    褚灵轻轻笑出声,忽然觉得腿麻,她也不动,容寄雪一直在说‘对不起’,她看了一会儿,觉得好笑,又过了一会儿,才低声问:“你对不起我什么?”

    容寄雪脸色一下变了,似乎极痛苦,“桑桑,师姐错了,师姐不该……”

    “对你出手……”<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亲亲的小可爱们,跟编辑商量后决定下章入v啦,谢谢你们看到这里呀!

    这本其实写得心里很慌,火葬场还没有烧起来,桑桑作为女主,又弱又没胆子,而且还有点恋爱脑,但我的桑桑,是一个很善良的小姑娘(虽然快两百岁了),入魔杀了很多人,是有原因哒,但是不能剧透。

    师姐也是,一开始看起来超过分,还是个哑巴啥也不说,我都怕火葬场把师姐烧没,不过她们俩都超好,谢谢你们喜欢呀

    后续会好好写完这本哒,日更,高兴就双更,谢谢你们支持!

    推一下我自己的预收:

    无限流《活到最后》文案:

    陆知锦第一次见到谢梦晩,那个女人浑身是血,黑黝黝的枪口抵在她额头上,和她的脸色一样冷。

    神情好似毒蛇吐着信子:合作还是死?

    当时陆知锦就想,这个女人果然不愧是排行榜第一,出场方式都别具一格。

    然而当晚,看着缠在她身上的排行榜第一,陆知锦陷入沉思——

    合作还有别的意思,对吧?对吧?对吧?

    ……

    古代文:《青梅一死她就重开了》

    文案:花宁以为,像秦棠溪那样优秀、见了她都会躲开的人,应该是不喜欢她。

    可是后来,她追上前线,声声句句全是表白。花宁才明白,这个人不是不喜欢她,只是和小时候一样——死鸭子嘴硬。

    .

    秦棠溪第十二次从这个角度睁眼,昨晚还在她床上浓情蜜意的花小将军,长剑横在身前,睁着无辜的大眼,疏离又防备地盯着她:秦相?

    秦棠溪:……又来了。

    文案暂定是这样,理论上是先开无限流那本,但是我自己又很怕鬼,不晓得能不能顺利开成功,还有一个娱乐圈的《离婚后,和前妻灵魂互换了》,暂时没定好文案,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先收藏鸭,谢谢你萌mua

    真的很谢谢你们支持,入v三天都会掉红包(虽然不多,但是别嫌弃呀)

    感谢在2022-07-2000:11:51~2022-07-2100:08: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5016052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