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被豪门冷落的真千金(宴会...)
    苏梨为什么会和戚老爷子一起出现在宴会上?

    楚念念心中莫名一慌,求助般看向楚易轩。

    楚易轩此刻也正注视着苏梨,眼神透着古怪,喃喃自语道:“她怎么打扮成这样?这不是我预约的造型啊……”

    人群的正中心,苏梨跟在戚老爷子身后,笑吟吟地接收着众人的注视和感叹。

    她今天穿了一件薄荷色抹胸过膝长裙,纤腰一束,薄肩微露。头发披散下来,发梢微卷,乌亮的黑发衬得肌肤更加白皙光洁。柔美的脖颈处戴着一条璀璨夺目的钻石项链,在明亮的宴会大厅依然散发着莹莹光芒。

    在场内一种黑白红粉的衬托下,苏梨这一身显得尤为清新脱俗。

    戚老爷子甫一现身,就立刻取代主人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自戚修远一年前出事后,戚老爷子除了管理戚氏的事务,就再也没有在这类场合现过身。

    戚修远的病情,也一直被捂得很紧。

    有人猜测他是不是已经被送往国外疗养。

    也有更多的人认为,戚修远的状况应该是不大好,生死未卜。风头正盛的年轻家主突然倒下,戚老爷子只能撑着年迈的身子勉强支撑。

    但即便外界揣测纷纷,戚家的权威仍在,没人可以小觑。

    甚至不少人动了小心思,暗中试探过戚家是否有收养外姓孩子培养的打算。

    这些繁杂的议论都被戚老爷子暗中压下并抛之脑后,因为他坚信戚修远会醒过来。

    戚老爷子看向身旁后的苏梨,道:“宴会吵闹,你若是不喜欢,就先找个安静的地方等着。”

    苏梨微微一笑:“不用,我陪着您吧。”

    楚卫成夫妇此刻心里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苏梨为什么和戚老爷子一起前来,两人似乎已经认识。

    喜的是戚老爷子对苏梨态度温和,似乎十分满意。

    楚卫成只愣住了瞬息片刻便回过神,忙不迭走上前去,毕恭毕敬地将戚老爷子迎进来。

    楚母落后一步走在苏梨旁边,压低声音悄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苏梨笑而不语,头都没偏一下,仿佛完全没注意到楚母一般。

    这时,终于回过神的楚念念和楚易轩也挤了过来,围在苏梨身旁。

    楚易轩语气中带着质问:“你穿的这是什么?谁给你换的造型?”

    楚念念站在外侧,偷偷打量着苏梨的装扮。

    她咬了咬唇,震撼于苏梨用心装扮过后令人心惊的美貌,眼神更是无法从苏梨脖子上的那条钻石项链上挪开。

    那条项链的样式……昨天她刚和赵婧薇讨论过,是一名已逝的皇家贵族公主的珍藏款,三天前刚以六千万的价格被拍卖,买家是一位匿名富商。

    怎么可能?楚念念在心里摇摇头,压下这令她心惊的想法。

    苏梨怎么可能会拥有这条项链?一定是哪里买来的仿款。

    眼见苏梨就要跟着戚老爷子落座了,迟迟等不到回话的楚母有些恼怒,她猛地伸出手要拽住苏梨的胳膊往旁边拉,想将她拉到远一点的地方好好盘问一番。

    然而就在她拽住苏梨的一霎那,跟在戚老爷子身后的保镖突然抬手,将楚母的动作挡下,并往前一步,拦在楚母和苏梨中间,一副防御的姿态。

    楚母看着自己落空的手,一时间有些愕然。

    “妈妈!你没事吧?”楚念念轻声轻呼。

    “你干什么?!”楚易轩霎时间暴怒,指着保镖大喝一声道,“谁准你动手的?!知不知道这是谁?”

    楚易轩的声音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众人本就在暗暗关注戚老爷子,这会看到似乎是起了冲突,更是满心好奇,纷纷挤上前来察看情况。

    戚老爷子也回过头,凝眉看过来。

    “怎么了?大呼小叫的!”楚卫成见状迅速呵斥,并低头对戚老爷子道,“这是犬子楚易轩,年轻人不沉稳,您别见怪。”

    戚老爷子眼神暗了暗,没有说话。

    楚念念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连忙抓住楚易轩的手臂,先一步解释道:“不是的爸爸,是这个人突然站出来,哥哥怕他伤害妈妈,所以才有点情绪激动了。”

    楚卫成看了一眼人高马大的保镖,又看了看戚老爷子,迟疑道:“这是……”

    保镖表情冷酷,仿若视而不见。

    这时,苏梨突然轻笑一声,瞬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过去。

    “我来说吧,是这位夫人刚刚突然莫名其妙想要拉扯我,保镖大哥职责所在,怕我受到伤害,所以才出手挡了一下。这位夫人,这么轻轻一下,你应该还不至于受伤吧?”

    苏梨看向楚母,用一种让楚家所有人都十分陌生的语气说出了这段话。

    “你、你在说什么?”楚易轩有些茫然不解,“什么夫人,她是——”

    “噢,我说的不够准确。”苏梨恍然道,“这位应该是今天宴会的主人家吧?楚夫人,幸会,我叫苏梨。”

    话音落下,楚家几人的脸色异彩纷呈,有迷惑有惊讶有不解有恼怒。

    但没等他们对苏梨发难,戚老爷子突然道:“小梨,过来站我旁边。别走得太慢,让人误以为你是不知哪里来的小丫头,随意欺负了去。”

    苏梨笑吟吟道:“戚爷爷放心,有您在,没人能欺负得了我。”

    这下子,连惯常最老成稳重的楚卫成都稳不住了,眼中露出了点惊疑不定。

    片刻后,他突然笑道:“戚家主,您真会开玩笑,小梨是我的亲生女儿,这里怎么会有人欺负她!对了,还不知道小梨怎么和您一道过来了?是中途遇上了?”

    人群中,终于挤到前面的赵婧薇正好听见了这句话。

    她小声惊呼,凑到楚念念耳边道:“这就是你那个双胞胎妹妹?!怎么、怎么长得……”

    长得和你完全不一样啊……

    后面这半截赵婧薇没有说出口,但她有些微妙的眼神还是让楚念念感受到了尴尬。

    她特意没有站在苏梨身旁,就是敏感地察觉到,若是她们两人站在一起,旁人一定会鲜明地感受到不同。甚至……旁人只会注意到苏梨,而根本看不到她。

    楚卫成的话不只引起了赵婧薇的注意,围观的众人也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这就是楚家找回来的女儿?丢了十八年的那个?”

    “不是说她在乡下长大?这……看着不像啊!”

    “看她跟着戚老爷子一起进来,我还以为她是戚家哪个世交的千金。这气质,比楚家正经养了十八年的女儿还好啊!”

    “人靠衣装,只是打扮之后看着能唬人而已。在乡下长大的,能有什么气质?”

    “这身是楚家给她打扮的?看来楚家很看重这个女儿了,这个项链,我记得是前几天刚拍卖出去的珍藏款啊,足足要六千万!楚家真是大手笔!”

    “假的吧!楚夫人身上的珠宝加起来都没这么贵,怎么可能给一个小丫头买这么贵的项链?别是小丫头虚荣,在哪买的假货?”

    “一定是了,你看楚念念身上的首饰加起来也不过几百万,楚家怎么可能这么厚此薄彼?”

    “咦……刚刚还听到有人夸她漂亮气质好,原来就是用假货堆出来的啊,真是笑死人了!”

    “我猜她一定是故意跟着戚老爷子进来的,想沾沾光。戚老爷子人好,可惜被一个小丫头给蹭了。”

    宴会众人窸窸窣窣的议论声虽然并不清晰,但苏梨能感觉到大都不是什么好话。

    这些名流豪门,习惯了目中无人,无论苏梨是否是他们想象的那样,他们都可以找到理由嘲讽几句。

    不过苏梨不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供人观赏,她这趟过来,只是为了彻底和楚家划清界限。

    苏梨正要开口,却听到一旁的戚老爷子先发话了。

    他怒喝一声道:“楚卫成,你在说什么胡话?!小梨是我的孙媳妇,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怕不是宴会上酒喝多了,认错了人?!”

    戚老爷子的话犹如重磅炸弹,让所有人瞬间沸腾了。

    楚家几人茫然无措,完全无法理解戚老爷子为什么这么说。

    其余人则是震惊错愕:戚老爷子的孙媳妇?!戚修远什么时候有老婆了?!

    只听戚老爷子继续道:“我看在跟你父辈也算是旧相识的份上前来参宴,小梨担心我的身体所以特地陪我过来。她从小在国外长大,上个月才刚回来,回来后就一直陪着我照看修远,根本没见过你们家的人。你们倒好,一个上来就拉扯她,一个口口声声说她是你女儿。我现在就要问问,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苏梨拍拍他的背,安慰道:“爷爷别生气,我没事,应该只是楚先生楚夫人认错了人。或许……我跟他们那个女儿长得真的很像吧。”

    楚念念和楚易轩此时已经目瞪口呆,甚至真的开始怀疑,难道眼前这个人真的不是苏梨?

    楚卫成却没有被迷惑过去,他眯了眯眼睛,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戚老爷子,您是在开玩笑吗?苏梨就是我千辛万苦找回来的女儿啊,我怎么可能认错!”

    场内其他人也看得迷迷糊糊,完全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

    苏梨看着楚卫成,似笑非笑道:“楚先生,你想认女儿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也不能随随便便认到我头上啊。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你邀请宾客时对外说过,你的女儿是一对双胞胎。但我从小就是独生女,没有什么兄弟姐妹,更不可能有双胞胎姐妹。虽然我父母早逝,但若是我母亲泉下有知,知道你硬是多塞了一个女儿给她,一定也会不高兴的。”<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苏梨:什么真假千金?我才不当!

    昏迷中的戚修远:对,没错,这是我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