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距离成运市...)
    距离成运市海滨度假别墅绑架案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夜深人静时,我靠坐在床头,拿起我另一本私藏的大钞封面本子,查看我待完成的项目和备注。

    【毛泰久杀狗(已划掉)】

    【卓秀浩跟拍(进行中)】

    【徐仁宇捂弟弟(该死的徐文祖!大失败,完全涂黑直到划破纸面)】

    【毛妈妈自杀、毛泰久激发(已划掉)】

    【1992年5月25日幼儿园联动当天的逃兵绑架案(已通过李玉联合所有家长表态,要求加强班尼迪克幼儿园自身的安保力量;已通过李玉在军中的人脉关系联系刘在锡所在部队加强对其看管,如果还是让他逃脱,则告知军事警察(宪兵队)刘在锡的目的,让他们在GoldCash社长姜至尚周围守株待兔,为防万一,取消联动,令班尼迪克幼儿园一众教职工、家长儿童置身事外——并非我无视刘在锡的需求,只是他爸妈在他当兵第一年时就去世了)】

    【1992年6月24日卓秀浩目睹妈妈出轨(虽然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但是每一次都使卓秀浩更加失望、更加麻木,还是能避免尽量避免,游戏那么多,别玩躲猫猫了。)】

    【1992年7月13日至尊派绑架(该团伙正在全罗道灵光郡的山林中进行体力训练,以及打工赚钱买车买Q,尚未实施绑架杀人行动,是否钓鱼执法?待定。】

    【1994年10月21日汉江圣水大桥坍塌(已邀请H国科学技术学院土木工程及结构工程专业、汉阳大学钢铁工程及应用研究所、产业经营工学等专业的数位德高望重的教授对圣水大桥进行实地评估,报告已出,确认承建的东亚建设在建造时偷工减料,大桥在实际运营中超负荷通行,继续这样下去必然会发生重大安全事故;已雇佣数位摄影师乘船至圣水大桥上下实地拍摄桥体的巨大的裂缝,随时准备掀起舆论,以报告和触目惊心的照片向市民发出安全警示,尽量减少或者不从圣水大桥通行,号召市民发起请愿,要求ZF勒令东亚建设尽快修复圣水大桥。)】

    【1995年6月29日下午三丰百货商场倒塌(与上述解决方式相近,如果事不可为,再多雇一些人负责引导顾客疏散、专业营救以及后续保证救援道路畅通。)】

    【1996年9月下旬CX特种部队队员绑架案(不去江陵度假,over。)】

    【考试院四人组(与双胞胎和刘基赫的通信持续进行中;把不准徐文祖的脉,计划邀请他去各大美术馆、展览馆欣赏正常艺术流派,树立正确美学价值观)】

    ……

    你们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李玉愿意听我的?他不是被害妄想症吗?他不是连加满信任点数都能抗住吗?

    是的,他有被害妄想,他能抗住信任点数加满。我能说动他,其实也是巧合。

    今年4月5日寒食节(源自华国寒食节),拜祭祖先、追思先人,我突发奇想,想验证一个问题,把视力点数和听力点数加满后再一点一点的往上加,然后就看到穿着传统服饰的伯父、李玉、李英俊埋头拔着过世奶奶的坟头草,而奶奶慈爱地摸着他们的头——三个头轮来轮去地摸,絮絮叨叨。

    影像越来越清晰的奶奶摸着摸着,发现几步外的我在看她。

    这下不得了了,她把爷爷也喊过来,爷爷把隔壁大爷喊了过来,一传十,十传百,这一整座山的鬼都朝我围了过来。

    全都沾亲带故。

    我算是理解一周目的巫师车师今说的“会被缠上”是什么意思了。

    他们争先恐后地要我给后代传话,内容包括“不孝子孙好几年不来看我是什么意思?不想获得我的庇佑了吗”、“我在老家房子后面藏了一箱金子,让他赶紧起出来,别便宜了拆迁的工人”、“我回家撞见女儿老公出轨,让她立马给我离婚再找个好的”……

    我这个人,一看不得小孩儿吃苦,二看不得老人恳求,只能从储物格子掏出纸笔一个一个记:谁家的小谁,你XX喊你XXX。

    看我露完这一手“凭空探物”,亲戚们沸腾了,说李玉歹竹出好笋,被爷爷奶奶一通呵斥,威胁不给他们传递消息了。

    我正在那儿记得手抽筋,伯父、李玉和李英俊拔完了坟头草过来一看我写的东西,立马呆住了。

    好半天,还是李玉开口试探我:“大爷长什么样?”

    “是出车祸死的时候的样子,真的要我描述吗?”我百忙之中回他一句。

    “……说吧。”他吞了口口水。

    我两手张开,比划了一个长度:“上半身和下半身是分开的,只能在地上爬,看着很辛苦……”

    “停。”他将手掌立起,“我知道了。”

    “哦,对了,奶奶说你和伯父最喜欢喝的人参鸡汤的方子在李家本家的阁楼里,哪天有空可以去取,让厨师照着做,喝着汤就当她还在你们身边。”

    “呜……”李玉一声哽咽,“妈妈……妈妈你在哪儿?”

    “唉。”我把他拨成正对奶奶的方向。

    他双手环抱空气,哭得五官移位。

    向来老成持重的伯父也眼含泪花。

    还在墓前摆放鲜花、清酒、供果、年糕的伯母和赵慧美闻声看来,一脸不明所以。

    李英俊小声问我:“你不怕吗?”

    “怕啊。”我坏心眼儿地对他说,“哥,爷爷拍你肩旁夸你好孩子呢。”

    他小脸一白。

    我的额头则挨了爷爷一个脑瓜嘣。

    透体而过,一点儿都不疼。

    我问出了那个想验证的问题:“爷爷,你们怎么还在人间?‘走马灯’的引渡管理组没来接你们吗?”

    “什么‘走马灯’?什么引渡管理组?”他摇摇头,“没听说过,也没见过。”

    一周目既有“走马灯”,也有恶魔,我想到了一个可能,又问:“爷爷,您有信仰吗?”

    他说:“有啊,信仰YSJD。”

    果然。“这里的大家都是吗?那怎么没有天使来接引呢?”

    “我怎么知道。”

    既没上天堂,也没下地狱。我说出了那个可能:“是不是您的信仰不够坚定……欸欸欸,爷爷,别打我!别打我!不疼但是冷啊!”

    ……

    祭奠结束之后,伯父和李玉把我记录的信息收了上去,说交给他们来判断具体处理方式,别轻易把我暴露出去,我说行。

    但即便他们有意替我隐瞒,我能沟通阴阳这事儿还是被有心人注意到了。

    一些我本以为不会和我有什么交集的家长。

    GoldCash(高利贷公司)社长姜至尚就是其中之一。

    在营区严密的监管下,刘在锡没能出逃,保住了性命。1992年5月25日,班尼迪克的两所幼儿园的联动活动便正常举办了。

    这次交换零食,姜耀汉依然坐到了我旁边,递给我一袋阿波罗(类似吸吸果冻),我说了声谢谢,在黄敏成伸手来拍之前快速接过,然后给了他一袋南瓜蜂蜜条作为回礼。

    姜耀汉小声说了谢谢,却没走。

    黄敏成硬挤进我和他中间,他也还是没走,看了好几眼他爸,才对我说:“我可以邀请你去我家玩吗?”

    我还没说什么,黄敏成就大声道:“不可以!俊秀!你明明答应要跟我结婚的!”

    嘶……我脊背发凉。

    果然,下一刻整个教室都沸腾了。

    班尼迪克幼儿园城北洞园区的孩子嚷嚷起来:“俊秀!你不是答应和我结婚的吗?”

    “俊秀是我的!”

    “是我的才对!”

    “他给我鱼饼吃了,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鱼饼!”

    “哼!也给我吃了呀!”

    “俊秀!呜啊啊啊啊啊……原来我一点都不特别!你太坏了!我讨厌你!”

    我被好些小朋友围在中间,拉拉扯扯,推推攘攘,要不是力量和耐力加满,早就倒地了。

    哎,翻车了。虽然二周目我没答应鱼饼只给徐仁宇一个人吃,我也没敢去看他的脸。

    家长和老师都在一旁看戏。

    赵慧美甚至讽刺李玉:“真是‘家学渊源’,有其父必有其子。”

    李玉回不了嘴,只能狠狠瞪我。

    老师们还是在闹剧影响扩大之前把孩子们拉开了,各自好生安慰,我长出一口气。

    一周目一直像个独行侠的姜耀汉再次问我:“俊秀,你愿意去我家玩吗?”

    “愿意啊。”我倒想知道你爸想干什么。

    他离开之后,我想去找徐仁宇,安抚一下他,结果一个年轻靓丽的姨母挡在我身前,弯下腰,笑着对我说:“我听说俊秀小朋友可以看到已经过世的人,是不是真的啊,如果是的话,那就是姨母见过最厉害的孩子了。”

    我摇摇头:“姨母,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诶。我要去找我的朋友了。”

    刚想绕过她,她就说了一句让我心生好奇的话:“小朋友,你觉得长生不死,厉不厉害?”

    我停下脚步,仰头看她说:“姨母,是长生不死还是不老不死?这两个有区别的。”

    “你看,我就知道你和其他小孩子不一样!”她从随身携带的小包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我是鹿野教的,我们教主就是一个长生不死的人,他得知了你的事迹,期待和你见面。”

    我没接:“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她顿了顿,才道:“我们教主是长生不死。”

    “也就是说,会老。那有什么意思?容颜老去我现在还不能忍受,器官衰竭、骨质疏松、关节僵硬等等导致的行动不便和生活不能自理我也不能忍受,长生不死就意味着我要一直老着,靠别人伺候我,活得没有尊严,连死也死不了,那不成折磨了吗?”我说。

    她沉默半晌,对我说:“收下名片,我会向教主转述你的问题,相信博文广识的他可以解答你的疑问。”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捏着那张名片,心想:难怪别人说H国人一辈子绕不开财阀、霸凌、X教、A国驻军,这鹿野教传教都传到幼儿园了!有社团法人许可吗?

    被这事儿一打岔,我又忘了找徐仁宇的事了。

    ……

    1992年5月30日,周六,我应邀去了姜耀汉家。

    司机开着车从洞开的铁艺大门驶入,又过了一分多钟才从景观大道开进别墅的地面停车场。

    刚才离得远的时候我就看见了,这栋别墅通体雪白,地面有两层,最上方也是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穹窿,但二楼那个大理石拱廊阳台我也很喜欢。

    在别墅门口迎接我的不是姜耀汉,而是他爸爸姜至尚。

    我向他问好,然后问:“叔叔,耀汉在哪里呢?”

    姜至尚神情严肃:“俊秀,其实是叔叔邀请你来的,不是耀汉。我想请你帮个忙。”

    我装成热情小男孩儿,积极回应:“是什么忙啊?能帮我一定帮。”

    “听说你能见到逝去的人,我想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他的表情从严肃渐渐转为柔软、殷切。

    我说:“叔叔,什么逝去的人?我听不懂啊。你能把耀汉叫来和我玩吗?”

    他屈膝蹲在我面前:“俊秀,不要装了,很多人都知道了。叔叔只是想让你帮忙看一下叔叔的妻子还在不在这里。只要你帮叔叔这个忙,叔叔什么都答应你,你想和耀汉玩多久都可以。”

    “哦,那叔叔带路吧,早看完,我就可以早点和耀汉玩。”不装就不装呗。

    “好好好,来,这边。”他起身引路。

    他先带我去了主卧和配套的衣帽间、卫生间,我把视力和听力一点一点往上加超,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对他摇头。

    他又带着我去了次卧,我依然一无所获。

    书房、客厅、厨房、餐厅、佣人房、保镖房都看了,我摇头摇头再摇头,他耐心尽失,朝我吼道:“怎么可能会没有?你到底有没有仔细看?”

    “呜……”

    我刚“呜”了一声就被他打断了:“不要再装了——!”

    我立即收声。

    他深呼吸几次,才冷静了些:“再看一遍吧。”

    “叔叔,耀汉在哪里?”我问。

    “这个时候不要提他!”

    “不是,叔叔,耀汉不住这里吗?他的房间不用检查吗?”我问。

    姜至尚像是被雷劈中一般愣在那里,回过神来拉着我就往楼梯方向跑,不是往上,而是往下。

    这是一楼,再往下是什么?地下室?

    你怕不是有病!我对他的观感一降再降。

    等到了地方,我更是忍不住一把甩开了他的手。

    《哈利波特》看过吧?姜耀汉的居所跟哈利波特住的楼梯下的小间也差不多了。

    背对着我在小木板床上熟睡的姜耀汉露出了一截后腰,上面都是鞭笞的痕迹,新旧都有。

    那位姜至尚苦苦寻找的女士就在这里,以怜惜的目光看着姜耀汉。

    我向她打招呼:“姨母。”

    霎时间姜至尚的脸变得苍白一片。

    TBC.<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后半夜码字脑子不清醒,可能有BUG,明天白天再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