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次恋爱(像被怪物捧在手心里面的...)
    季冷表面上淡定地擦了擦嘴,实际上心里惊疑不定,这是什么,邀请吗?他在邀请我和他睡同一张床?四舍五入不就是在一起了?

    尤宿本来只是随口一问,见季冷一言不发,而且表情越来越凝重,赶紧出声打断他的脑补,“我的意思是你中午在哪里休息?”

    季冷视线有点涣散,“我暂时没有结婚的打算。”

    “……”几秒之后,季冷终于又理智占领大脑高地了,他再一次尴尬地想回到几分钟前,把那个乱说话的人打死。

    尤宿吃完饭,又把杯子里面的水喝完,朝他淡淡笑了一下,“我也暂时没有结婚的打算,走吧,带我去你的房间。”

    一回生二回熟,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尤宿面前丢脸了,季冷已经彻底麻木了,他像一根强制失忆后僵硬的木头一样站起身,“走……走吧。”

    联盟大学的学生公寓标准间是六人一间,每个人都有单独的卧室,但客厅是公用的,季冷带尤宿回来的时候,其他五个人正在客厅里看电视,聊得热火朝天。

    其中一个就是今天上午坐在季冷面前,说季冷送了他跑车的男生,其他人在聊天,只有他一个人阴郁地坐在角落里,他也是少爷出身,被季冷落了面子,很不爽。

    此时看到季冷,却立马站起身跟上去,露出讨好的笑容,“季少爷,你们中午在这休息啊?要让一间卧室给你们睡吗?”

    季冷丝毫不给面子,“不用,他和我睡一间。”

    其他几个人闻声,抬起头来,互相交换了一个嘲弄的眼神,其中一个笑嘻嘻地说道,“夏涛,你之前不是一直说自己和季少爷是哥们儿吗?他怎么不搭理你啊?”

    被他叫做夏涛的男生脸冷下来,他坐了回去,猛地灌了一大口水,也不说话。

    因为他的不买账,其他几个人都有点尴尬,气氛冷了下来,于是开始有人转移话题,“他们关系还真好呢,季少爷和那个蓝星演员。”

    “是呀,季冷不是从来不让别人进他的房间吗?”

    刚才他们一抬头就看到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进房间里,就连悬浮摄影机都被关在了门外面,因为长时间捕捉不到人脸,停止工作,落在了墙角进入待机状态。

    “不过那个蓝星来的小明星真好看啊……叫尤宿来着。”

    站在季冷身旁的青年比季冷微矮了一点,气质温和无害,像只小白兔子,一闪而过的侧脸特别惊艳。

    不知道是谁开玩笑地说了一句,“没想到季冷居然是男同,他们睡一个房间不会做吧,校规可是严禁在学生公寓乱搞的,之前不就有两个男同在宿舍里做了,被舍友举报之后两个都被退学了吗?”

    原本面目灰败的夏涛眼珠突然转了一下,看向那个说话的人。

    想到刚才那青年漂亮的脸,有人咽了一口口水,小声说道,“如果我是季冷,我忍不住的。”

    立马就有人出来打断这群处男的幻想,“得了吧,那可是季冷哎,一区有一半的教学楼是季玉砌捐的,学校开除谁都不会把他开除的。”

    夏涛突然开口道,“那也不一定。”

    他狠狠地咬着下唇,都泛血了才缓缓道,“别忘了,联盟大学的校长可是奥斯卡星的皇帝,联盟大学的校规是陛下亲自制定颁布的,就算他是季冷又怎么样。”

    “得了吧,”一个抱着臂懒洋洋靠在一旁的男孩毫不客气地拆穿他,“你得罪得起季家吗?你什么心思我们不知道?想害人家也要有点脑子。”

    他把手里的空矿泉水瓶扔进垃圾桶里,揣着兜站起身,“今天下午没课,我和机甲系的兄弟还约了打球,先睡觉去了,你们随意。”

    其他人也觉得无趣,一哄而散,也就一个和夏涛关系稍微好一点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放心上,季冷就那脾气,他一贯来不爱和我们玩,你又不是不知道。”

    夏涛一个人坐在客厅,越想越气不顺,季冷和他们有什么区别,不过是出生在季家,就可以眼睛长在头顶上,不拿其他人当人吗?

    他握紧通讯器,突然站起身,打开了录像功能。

    站在季冷的房门口,他先是贴在门上偷偷听了一会,但是学生公寓的隔音效果向来很好,房间里静悄悄的,什么都听不见。

    他咽了一口口水,心脏狂跳,悄无声息地推开门,整个卧室内的全景就尽收眼底,季冷的房间几乎没什么他私人的东西,和他们刚搬进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学校给配备的睡眠舱是市面上的基础款,不透明的浅灰色,看不清里面的场景,他侧身钻进房间里,紧握手里开着录像的通讯器,仿佛那能给他勇气。

    他走到睡眠舱旁边,几乎是整张脸都要贴在睡眠舱上,才看清里面的场景,里面只有那个漂亮的青年在睡觉,而季冷则是不知所踪。

    他瞪大了眼睛,心里咯噔一声,只剩下一个反应,得快走!

    下一秒,一只冰冷的手就从他身后摁住了他的脖颈,把他整个人都摁在了睡眠舱的隔离盖上,那只手力气大得吓人,他拼命都挣不脱。

    他大为惊骇,同样都是理科生,季冷居然可以一只手就轻松压制他。

    季冷松了手,他没控制住身体的惯性,狼狈地摔倒在了地上,开着录像的通讯器掉在季冷的脚边。

    他吓得直哆嗦,伸手要去捡起来,被季冷踩在了脚底,发出一声惨叫。

    季冷刚洗完澡,身上穿着浅灰色的绸缎睡衣,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他慢条斯理地扣好最上面的一颗纽扣。

    “想做什么?”

    在夏涛的脸部接触到睡眠舱的时候,睡眠舱就发出了刺耳的警报声,尤宿一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扭曲的脸贴在他的睡眠舱上,吓得心脏骤停。

    他打开睡眠舱,看到地上的人,刚开始还有点迷茫,很快就明白过来,看向那个人的眼中也多了几分厌烦。

    季冷移开脚,捡起地上的通讯器,面无表情地说,“这个我会交给学校,现在,滚出去。”

    等到那人走了之后,季冷去检查门上的生物锁,才发现因为他平时不怎么住校,所以忘记锁门了。

    尤宿被这么吓一下,也睡不着了,恹恹地半靠着。

    季冷还是第一次见他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还有点不适应,他抿了抿唇,“你没事吧?”

    大直男季少爷根本不会安慰人,但是道歉的速度很快,“抱歉,是我疏忽了,忘记了锁门,你要再睡一会吗?”

    睫毛缓慢上下翕动了一下,眼角像桃花一样泛粉,白皙的手像是怕他躲开似的小心翼翼地靠近,指尖拉住季冷的衣角,抬着头看他,“我有点害怕。”

    尤宿把他拉着坐到自己身边,头轻轻靠在季冷的肩上。

    季冷整个人都僵住了,他不敢动,手都不知道要放在什么地方,这一次他不敢再想尤宿这样的举动有什么意义,怕再闹出什么可笑的误会。

    头发好软,身上好香,像是受了委屈抱着主人手臂,把头塞进主人臂弯里撒娇的小猫。

    过了一会,他抬起手,轻轻拍了几下尤宿的后背,这是他小的时候,母亲还没有和季玉砌离婚离开撒冷星的时候,常常安慰他的方式。

    尤宿看到悬浮摄影机跟喝多了似的晃晃悠悠得飞进房间里,直起上半身,和季冷拉出一个安全的距离。

    他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朝季冷露出浅淡的笑意,“我感觉好多了,下午要去做什么?季少爷。”

    季冷眼中浮现出疑惑,要不是尤宿什么都没有说,他都要以为他又在耍自己了。

    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现在已经满脑子都是尤宿了,他总是思考尤宿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尤宿的举动又在表达什么。

    而且,尤宿是唯一一个叫他季少爷,不会让他厌恶的人,只是每一次尤宿这么喊,都像是有一根小羽毛拂过他的心头。

    虽然想不通,但是季冷也不是钻牛角尖的人,他强装淡定,“带你去机甲系的训练基地参观,怎么样?”

    “我们可以进去吗?”尤宿的眼睛亮了起来,他原本还以为季冷会带他去逛街,这样的决定简直是投其所好投到了尤宿的心里面。

    尤宿迫不及待地从睡眠舱里爬出来,一边往身上套外套一边催促,“走走走。”

    他这么积极,季少爷反而有些不是滋味了,他酸酸地想,难怪尤宿会和莫迪斯蒂那么亲近,那位小皇子就是机甲系毕业的。

    机甲专业的训练基地是可以供人参观的,而且分成两个区域,一个区域是本专业的人训练的地方,另外还开辟了一个赛场,其他专业的人也可以体验机甲对战。

    尤宿他们去的时候人很多,季冷想了一会才明白怎么回事,“他们专业下午没有课,所以都在这里训练。”

    他原本跟在尤宿身后在观众席找位置,突然通讯器振动了两下,看了消息之后蹙起眉,“辅导员找我。”

    尤宿立马道,“那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季冷原本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待在这里,但是他看了一眼悬浮摄像机,想应该没人会在有摄像头的地方找尤宿麻烦,于是朝他颔首,“等我一下,很快就回来。”

    辅导员找他,例行公事问了他们在学校有没有碰到什么麻烦事情,综艺拍摄还顺不顺利。

    中午发生的事情季冷想交给季家处理,就没有提。

    他应付了几句,就连辅导员都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很快让他离开了。

    回到训练基地,季冷却没有在观众席找到尤宿,他皱起眉,刚想给尤宿发消息,视线突然落在训练场上的一台小型机甲上。

    尤宿坐在操控台上,晃荡着两条腿,哪怕是小型的机甲和他瘦削的身躯相比也如同庞然大物一般。

    和庞然大物对比,面庞天真漂亮,像被怪物捧在手心里面的小王子。

    他正和旁边的人交谈着,沉默的时候也认真地听身边的人说话,笑的时候甜滋滋得像个高中生。

    几个又高又壮的机甲专业的训练生穿着个训练的黑背心凑在他旁边,把他围在了最中间,更显得他娇小。

    其中一个跟尤宿凑得最近,手都快放到他的背上了尤宿也毫无察觉。<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少爷:好像被钓了,不确定,再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