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想亲一亲(含入v公告)...)
    第14章想亲一亲

    赵成锡是冲王大娘点了点头,再说了一句“多谢大娘,我们先回去了”,就拉了一下同样有些惊愕的颜欢,带着她离开了。

    “哎哟,我就说了,明明食品组和知青所陈知青他们都辟谣了,这些碎嘴的还要跟着那些没天良的坏人家姑娘名声!要我说,铁定就是不知道哪个色胆包天的狗东西看颜知青漂亮,肖想上人家,就在背后造谣呢......”

    王大娘一拍大腿,义愤填膺道。

    “可不是,哎哟,我听说就场长家那外甥,不是还说颜知青勾搭他吗?也不想想他那德性,听说是他姑姑逼着颜知青跟那钱志谈对象,却被颜知青拒绝了......指不定就是怀恨在心,就他们传出来的。”

    ......

    颜欢就在赵成锡身边走着。

    后面一句一句都落入了她耳中,这话风变得可还真快,她不由得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过他这会儿却还是沉着脸,表情看不出端倪。

    她抿唇笑了一下,忙跟上了他的步子。

    一直到离开生活区,往知青宿舍的路上,没人时,颜欢拉住他,停下步子,仰头看他,笑眯眯道:“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说这么长的话。”

    他愣了一下,看着她然后别开目光,道:“等我们订婚后,我会尽快让那些流言消失。”

    她不该受到那样的对待。

    颜欢其实没有那样在意那些流言。

    她也会想处理那些人的法子。

    不过现在,那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她看他别过脸,喉结滚动,那样石雕般英武的下颌侧颜,看起来很严肃,却看也不敢看她。

    她突然生出一种冲动,想伸手去摸一摸他,他的下颌喉结,甚至亲一亲他......

    主要是,实在是反差太大,原先他连多看她一眼好像都是多余的。

    可现在,他还是板着一样的脸,却竟然,会这么护着她。

    她想,尝一尝,味道是不是也跟看起来很不一样......

    可现在,显然是不行的。

    她苏醒的本能觉得这可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但作为老老实实生活了快二十年的沈颜欢又是另一回事了。

    她轻轻咬了咬唇。

    唔,还是忍一忍吧。

    “嗯,没事,”

    她也别过头,然后往前走了两步,才再回头冲他笑了笑,道,“那我就跟别人说,我跟你要订婚了哦,气死他们。”

    她说着笑容越来越大,好像说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他的心却被她的笑容旋进去,像是被什么拨动着,悸动得厉害。

    这对他来说,真的是完全陌生的感觉。

    他原还有些抗拒,不过却又想,他们要订婚了,她对他当然是特殊的,这也没有什么。

    后面一路两人就轻松了许多,没再沉默。

    他跟她介绍他家里情况,道:“我家里,除了父母,有一个大哥一个大姐,都结婚了,还有一个妹妹。不过我从小在军区的寄宿学校长大,跟他们都不算特别熟。之前你应该听说过,我家里希望我娶一个故交家的姑娘,因为这个,我很少回去,你放心,以后也不会让你跟他们打太多交道。”

    颜欢笑看了他一眼,她才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顿了顿,道,“如果你愿意的话,过年我会回西州一趟,你跟我一起。我家里那些人,你不用理他们,跟在我身后就行,我都会处理......不过你如果觉得太快,迟点也可以。”

    “迟解决不如早解决,”

    颜欢笑道,“没事的,这个我可以。不过,”

    她眨了眨眼,道,“我要是把他们惹了,没事吧?”

    他愣了一下,随即一抹浅淡的笑容露了出来,道:“没事。”

    颜欢呆住。

    因为她清晰地看到,他笑出来的时候,那张刚劲的脸上,竟然有两道深深的酒窝......原先严肃时脸上的冷厉尽去,竟是有一种别样的温柔......

    又是这么巨大的反差......

    她想,这,这是他平时都要板着脸的原因吗?

    他说了他家的事,礼尚往来,颜欢便也简单说了一下自己家里的情况。

    虽然他说他查过了,她还是简单介绍了一下。

    然后就跟他说她小时候的事。

    她道:“我以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没想那么多,就什么都顺着他们,然后突然有一天他们让我嫁人了......我发现小时候很多事情我都能无所谓,可让我嫁人,嫁给那么一个男人,我就不能忍了,连以前的生活都不喜欢了,然后也懒得跟他们废话,就自己报名下了乡,走了。”

    “嗯。”

    他简短回应道。

    神色是难道的温柔。

    也不知道是不是暮色渐临,她有些看错了。

    她便又接着道:“他们说不定年这些天就会过来吧......不来当然最好,如果来了,就要麻烦赵队长了,不过赵队长放心,我并不怕他们,我也是只需要借用一下你的身份,你未婚妻的身份,他们,我自己也会解决。”

    “好。”

    他还是简短回应道,不过又道,“赵成锡,不用叫我赵队长。”

    颜欢便立即笑眯眯地叫了他一声“赵大哥”。

    赵成锡:......

    这回他送了她到宿舍。

    送她到院子门口的时候正好是知青们下工去吃饭的时候,但凡看见他们俩的,一样的,都十分震惊诧异,神色异样。

    赵成锡的神色恢复了平日的冷肃,但跟之前一样,并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他都不在意,颜欢当然更不在意。

    有一位相熟的知青叫了一声“颜欢”,颜欢就很自然地打招呼,道:“卢姐。”

    然后跟她介绍,“卢姐,这是工程队的赵队长,我对象。”

    众人:???!!!

    赵队长知青们当然知道。

    事实上从工程队进驻农场,不少单身的女知青都动了心思。

    这没什么奇怪的。

    她们下乡的时候年纪小,很多十七八岁甚至十五六岁,现在却是要不到了适婚年龄,要不早就过了适婚年龄。

    就算不想回城,这漫无天际的黄沙黄土,嫁人?要不就是男知青,要不就是农场的农民工人。

    ......可是她们早过了当初一腔热血“到农村去,接受中下贫农的再教育”的年龄,她们想回城,又有多少真的甘心嫁给当地的农民?在这里扎根一辈子?

    所以工程队进驻,拨动了很多人的心思。

    事实上,也的确成了好几对,都是很不错的姻缘。

    ......只是,没人动得了赵大队长那个冰石雕。

    众人瞬间的反应各异。

    有的是,天,还真被她勾搭成了?还是最不可能的那个?

    有的则是,天......原来那块并不是没人动得了,只是你还没美得让人裂开而已......嗐。

    此时饶铁兰也在院子里。

    她不可置信地瞪着院门外的颜欢,眼睛里嫉恨地差点喷出火来。

    她上次被颜欢当众打了一巴掌,虽然被陈敏芬敲打了,但这事怎么可能真的过得去?

    所以后面颜欢“老家有未婚夫”的流言一出来,她几乎是想大笑三声,心道,你打啊,你不是很能打人吗,把农场所有传这些话的人都打上一遍,狐狸精!看你名声臭成这样,还能勾引谁!

    别说工程队那些人,就是钱志,你能把男人迷个三五天,看人家钱家让不让你进门!

    可现在......

    跟工程队赵队长相比,钱志又算得了什么?

    她恨恨地盯着颜欢,只觉得不敢置信,想要说还不知道赵队长是不是被她蒙骗了之时,颜欢却像是察觉到她的目光,突然转头扫了她一眼,笑盈盈地,然后她就听到她跟卢知青又道:“卢姐,我跟赵队长这周六订婚,因为只是订婚,就不请大家过去了,不过到时候我请大家吃点心啊。”

    卢知青笑道:“好啊,真是恭喜了,我们女知青宿舍好久都没有这样的喜事了呢,到时候大家可要热闹热闹。”

    卢知青年纪大些,跟陈敏芬她们都很熟,对颜欢的事虽然知道的没那么详尽,也相信外面那些流言多是无稽的中伤之言。

    这会儿听了颜欢说要订婚,对象还是赵队长,心里略有隐忧之余,更多的是替颜欢高兴。

    *****

    晚上宿舍的人陆续回来。

    这样大的事情不用等回宿舍自然早就听到了。

    因为她们刚回院子,就不停有人跟她们打听颜欢跟赵队长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时候好上的云云。

    她们也不知道啊,在得到颜欢给她们的正式答案之前,也不愿多说,就都是敷衍过去,道:“我们又不是长舌妇,这事要跟大家说,当然要由颜欢自己来说。”

    众人回到宿舍,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

    王倩倩性子最急,最先问道:“颜欢,刚刚院子里都在说你跟赵队长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颜欢原本正坐在炕上看一本食谱,听王倩倩问起,再看陈敏芬和梁雪琴也都略带了些担忧看着自己,笑道:“没事,就是我们打算周六订婚,不过因为有些急,也很简单,就不叫你们了,等周日我买了羊肉,咱们一起吃羊肉锅子。”

    众人:......

    宿舍众人一下子惊呆。

    她们就说外面流言飞起,她们都替她担心得不行,颜欢却一点事儿没有,她们原还当她心大,原来这里憋着大招呢。

    陈敏芬轻咳了一声,道:“订婚?恭喜你们,这的确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王倩倩却是好奇问道:“订婚?颜欢,你跟赵队长,是早就认识吗?”

    颜欢笑道:“怎么认识的你们不是都知道?其实订婚也是形势所逼......你们看,他就是送我回来一趟,连宿舍院子都没进,但凡看见的,眼睛珠子都要掉下来,都是一副,哎呀,天,竟然真被她给勾搭了的表情,”

    颜欢比划着,最后摊了摊手,道,“所以,那就订婚得了。”

    众人一时都有些无语。

    梁雪琴面有忧色。

    她道:“颜欢,你考虑好了?他,值得托付吗?”

    这婚事的确是很多人羡慕都羡慕不来......可是说实话,她们对这位赵队长又有多少了解?

    “托付倒谈不上,”

    颜欢笑道,“不过放心好了,他人还是不错的......至少他长得不错,我又不会吃亏,你们不用担心我。”

    众人:......

    这丫头的脑回路她们就没法跟。

    陈敏芬再咳了一声。

    她担心的还有另一方面,道:“颜欢,外面事情那么多,你们订婚这事,怎么不低调些,我怕要是又有什么事,横生风波。”

    主要是颜欢这事,起起落落的,实在令人担心。

    说完皱了皱眉,道,“我听说工程队原先是部队上的工程部队,婚事都是一定要审查领导批核的,万一你们婚事还没落实前,有人去了赵队长领导那边说了什么,甚至赵队长家里那边......颜欢,这些你跟赵队长都沟通过吗?”

    颜欢抓了抓脑袋。

    他们也算是有沟通过吧,可是不是这方面的。

    她笑道:“没事吧。我那些流言的事,赵队长都是知道的,先前我们过来时,他跟一位大娘说,我跟他的婚事是经过组织严格审查过的,这方面,他肯定有主意吧。”

    众人这才放心下来,更替颜欢高兴起来,笑道:“的确值得吃羊肉锅庆祝。”

    颜欢又跟陈敏芬道:“敏芬姐,这事回头你就帮我跟你对象说一声,也在他们宿舍宣传宣传呗,我看看他们还能再传出什么流言来。”

    陈敏芬一愣。

    关于男知青宿舍刘良和孙友刚传谣那些事,她并没有跟颜欢提过。

    她以为那就是刘良追求颜欢被拒,恼羞成怒,然后见不得颜欢好,恶意诋毁而已,告诉颜欢也没什么用,反是平生怄气。

    却没想到,原来这些颜欢竟然都知道。

    这也说明她是个有主意的。

    不过现在再回头想很多事,其实她一直都是很有主意的。

    她点了点头,笑道:“好。”

    就这样颜欢要订婚的消息就这样一下子飞了出去。

    因为要订婚的是赵队长,赵队长说过了,两人订婚是经过组织严格审查的,谁还敢说颜欢的背景不干净?

    而先前的那些流言,很快被新一番揣测覆盖了,多是说是钱志觊觎人家姑娘,偏偏人家姑娘不愿理他,钱家人便怀恨在心,故意败坏人家名声,谁知道人家是赵队长的对象,这回可也算是踢到了铁板......

    等这些流言传到钱家时,钱志他妈归红梅气得差点厥过去,拉着自己小姑子钱恵芝还有自己的大姐,也就是农场场长的爱人归红英哭诉,道:“这都是造了什么孽哦,招到了这么个谁碰到谁倒霉的狐狸精,恵芝,她不是在阿志他姑父下面的食品组做工吗?把她弄去挑粪去,看她还怎么招摇?还有什么跟工程队赵队长订婚,我看赵队长必定也是被她给蒙骗了,工程队离咱们这边远,不知道她是个啥德性,才会被她那副样子给迷了眼,大姐,这件事咱们一定要跟赵队长揭发,不然就算是知青,也算是咱们农场的人,等将来赵队长发现受了蒙骗,还以为咱们农场都是这样的妖精,咱们岂不是要跟着一起丢脸,农场的名声都给她败坏到了外面去!”

    而另一边,孙友刚从陈敏芬的对象李绪那里也得到消息,惊得直接从炕上跳下来。

    订婚?

    她跟赵队长订婚?

    她跟赵队长订婚了,那他还怎么回城?

    孙友刚煎熬得一晚上都没睡着。

    第二天一早就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踩着化雪东一脚西一脚的去了知青办,跟收发室干事说了一声,拨了电话去青州城。

    他不知道的是,小干事瞅了他一眼,临出去之前,随手就按了一下屋子里录音机的录音键。<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欢欢(订婚前):忍忍,这是不合适的~

    欢欢(婚后):......你就不能忍忍吗?

    赵队(婚后):......宝贝,我已经很克制了

    欢欢:......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