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午休...)
    抵达食堂的时候,小野寺静就径直地向卖乌冬面的方向走去,在拿到属于自己的那碗面时,她才静下心来环顾四周的情况。

    她一眼就扫到坐在不远处的几个人,她没有多想地就端着盘子走向他们。

    “小静,你来了,今天的体术课上表现得很棒。”诸伏景光看着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小静竟然在我和zero看不见的地方,一个人偷偷地考上了警校。”

    “诸伏你们认识小静?”萩原看着坐在对面的两个人一脸吃惊,他们可不知道小野寺静竟然在东京还有朋友?

    “萩原你们也认识小静吗?”降谷零吃着面前的菜肴口齿不清地说着,“我和hiro是在国中的时候认识小静的。”

    “算起来我们和小静是青梅竹马对吧!”萩原研二说着就把目光落在小野寺静身上。

    身处在话题中心的小野寺静却在吸溜面前的乌冬面,好像并没有把他们说的话听在心中,亦或者是并没有听见他们在谈论什么。

    小野寺静感觉到面前的人突然安静下来,就发现除了伊达航之外全都在看着她,她看了一眼其他四个人将面条吃进嘴里,脸上似是带着几分疑惑,“怎么了?”

    “所以小静认识诸伏和降谷?”萩原率先开口。

    小野寺静看着他们四个人点点头,她先是把目光看向萩原和松田,“小诸伏、和小降谷是我在国中读书时认识的朋友,他们和你们一样从来都没有欺负过我。”

    小野寺静说着又将目光落在诸伏和降谷身上,“小萩原和小松田算是我的幼驯染,我之前一直都生活在神奈川。”

    “真没有想到你这种人竟然还能在国中的时候交到朋友。”松田吃着饭口齿不清,“所以你到底是怎么考来警校的?又是怎么舍得把你的那一头漂亮的长发剪掉。”

    “小诸伏和小降谷都是非常好相处的人,他们才和你不一样。”小野寺静的言语中透着嫌弃,“小松田你只知道欺负我!”

    “小诸伏会做小饼干,他做的小饼干非常好吃。”小野寺静说着就吃了一口面条,“我在国外读书这些年,一直都在想着小诸伏烤的小饼干。”

    “等到有时间了,我再做给你吃。”坐在她对面的诸伏景光脸上挂着温柔的笑靥,“对了,小静,你为什么会考入警校?我记得那个时候你的理想好像不是成为警察。”

    想到脑海中的那个越来越清晰、又越来越远去的身影,她低着头看了一眼面前的乌冬面,“当然是为了想要找到哥哥!”

    “诶!!!”

    小野寺静正欲开口就听见萩原的声音率先响起,“小静,我听说隼也哥出国留学了,你想要联系到隼也哥直接一个电话就联系上了吧!”

    萩原的声音中透着积分关切,“你该不会和隼也哥吵架了吧!”

    “我说小静,为了找隼也哥考入警校,这种理由也太逊了吧!”

    小野寺静感受到他们的目光,又低下头去戳了几下碗中的乌冬面,“我其实是小野寺家的养女,我想要找到我的亲生哥哥。”

    小野寺静顿了顿,握住筷子的手紧了几分,“我想只要考上警校,就能够通过正规手段找到格格,毕竟我们都已经分开这么多年了……”

    小野寺静自然是不会把对方的处境告诉给另外几个人,只是继续道,“但我相信他一定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小野寺静说出这些话时只觉得胸口有些闷,就好像每次从噩梦中回想起身处在实验室中的那些事。

    那些萦绕在心头的记忆,一点点地侵蚀着她现在所拥有的生活,好像在时时刻刻地提醒着她因为她出生在实验室,所以永远不会有平静的生活,记忆中的那些事,总有一天会死灰复燃。

    小野寺静沉浸在过去的事情中无法自拔,明明那张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可从那双没有焦距的墨绿色的眸子里透着孤寂与绝望,似乎只要透过那双眼睛就能看见深渊。

    萩原研二和诸伏景光见此,几乎同时拍上了她的肩膀。

    “发生什么事?”猛然回过神地小野寺静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个人。

    “小静你刚刚的眼神很可怕。”萩原安抚道,“是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吗?”

    诸伏景光看着小野寺静脑海中不知想到哪些事,握紧垂在身侧的手,抿着唇一言不发。

    她的脑海中又不知觉的浮现出在实验室的那些场景,“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你们不用担心。”

    为了缓和刚才的气氛,小野寺静继续开口,“忘记告诉你们了,食堂的牛肉乌冬面特别好吃,这是我最喜欢的口味。”

    “是嘛!那我下次一定要尝试一下。”诸伏景光率先开口,“小静的口味比较挑剔,小静推荐的东西一定会非常美味。”

    “没错,等到晚上一定要尝一尝小静推荐的牛肉乌冬面。说不定下次我就能复制出来了。”萩原说着就将面前的米饭吃得干净,“小静,你很久没有回神奈川了吧,等下次回神奈川一定要来我家,千速姐都想你了呢。”

    “好。”小野寺静没有多想的就答应了。

    “小诸伏和小降谷就算了,怎么小萩原你们也考入警校了。”小野寺静说着就把目光落在萩原身上,“我记得这不是小萩原的梦想吧!”

    “我家的工厂倒闭了,经此一事,我觉得警察肯定不会破产。”萩原说着就露出一个笑容,“不过也不是多大事,倒是小阵平,小静你知道小阵平为什么要考入警校吗?”

    “喂,萩,你不要说出来!说出来我们这辈子都不是朋友了。”松田说着有些别扭地转过头。

    “小松田该不会还是为了想要揍一顿警视总监才想要考入警校的吧!”小野寺静歪着脑袋看着松田。

    “怎么可能!”松田再次傲娇地转过头,“而且你不觉得这个理由很荒唐嘛!”

    “可是小阵平你明明最初考入警校的目的就是这个吧!”萩原不顾松田的情绪直接拆台,“小静我告诉你,在刚刚入学那会,小阵平和降谷还打了一架呢!喏……”萩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旁边的松田一下捂住了嘴。

    “萩,你在继续说下去,我们真的不是朋友了!”松田有些恼怒地开口,“不要把这种事说给小静听!”

    正值午餐的时候,食堂里来来往往的都是学生,他们都在吃完午餐后坐在桌子前小声聊天。

    小野寺静也是单手托腮地看着他们五个人,似乎对萩原说得事情很感兴趣。

    “听说zero把松田的牙打掉了。”坐在旁边的诸伏景光一双蓝色的眸子泛着暖意,“zero脸上的伤口经过好几天才恢复呢,我记得那个时候他说可不能原谅对方。”

    听着诸伏景光的话,小野寺静的目光在降谷和松田之间来回扫荡,“所以你们现在成为好朋友了?”

    “谁是好朋友啊!”降谷和松田的声音同时响起。

    “鬼塚教官可是告诉我,你们还救了他呢,如果不是你们,他估计就要去三途川报到了。”小野寺静将目光落在他们五个人的身上,“我想在未来的这段时间里,我一定不会无聊。”

    “小静的体术是有时间限制吗?”和小野寺静交过手的降谷零开口,“感觉你的体能……”

    “是,我最初考入警校的时候其实只能控制在三分钟之内,经过半年的学习提高到了五分钟,五分钟之后就会有些体力跟不上,也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跟不上,就是会觉得脑力跟不上,所以打起来非常麻烦。”

    小野寺静看着降谷零解释道,“所以其实只要小降谷那个时候在稍微坚持一会,我就会输了,只是你没有那么选择。”

    “因为小静是我们的助教。”降谷看着他露出一个笑容,“我们都可以成为小静的对手,就和那些女生一样,小静也可以给我们开小灶。”

    地铁老人看手机.jpg

    “你们饶了我吧!”

    短信的铃声就是在这个时候响起的,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件人,上面只有两个字母——W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