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听说人有孕了会喜酸...)
    贺昶宥一早起身就听锦衣卫来报,说是皇后昨夜身体不适,没用晚膳还传了太医,

    听着这话贺昶宥就皱起眉来,他的皇后确实是娇弱了些,边用膳边问着:“后来那人可有好些了。”

    锦衣卫惊讶点头,这还是他头一次听陛下主动关心皇后的,惊得人顿了几秒才回答道:“后来看着是安稳了,还用了糕点。”

    贺昶宥这才安心,不自觉地舒了一口气,夹了一勺羊炙看着最远处的酸杏。

    见人迟迟不用,岑幸随着人目光往外一对就主动说道:“这酸杏是今早刚送来的,就这些,想来御膳房只拿给了陛下,陛下可要尝尝。”

    贺昶宥这才回神,将这一筷子羊炙放入口中嚼了几下,才问着岑幸:“听说人有孕了会喜酸?”

    岑幸笑着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同贺昶宥点头说:“是”。

    但这人就此打住不接这话只顾用着手边的汤,直至早膳用完才又忽然吩咐岑幸将酸杏给毓德宫送去。

    岑幸自觉这是一个好兆头,让其他人跟着陛下上朝,他亲自捧着酸杏去了毓德宫里。

    秦卿也刚用完早膳半倚着贵妃榻发呆想着出宫的事,听岑幸来了,立马让人迎进来。

    只见这人拿着食盒献宝似的将那碟酸杏放到秦卿面前,笑的脸颊两块肉都要飞起来了。忙同人介绍着:“娘娘,这碟酸杏是陛下特意让奴才送来的,今日新鲜才送入宫里,也就这一碟呢,娘娘尝尝。”说着便捧到秦卿眼前。

    秦卿不负人的好意,拿了一颗尝了一口,确实好吃,酸中带甜又多汁。见着人那样期盼的眼神,便笑着对岑幸说了句:“好吃,你替我谢陛下挂心。”

    这下岑幸更开心了,连忙说着:“娘娘喜欢就好,陛下早膳时一见着就想着娘娘,连忙让奴才送来,这是时刻想着娘娘呢。”

    这话让人渐渐失了脸上的笑意,贺昶宥哪可能会想着她,大概又是岑幸给人装模作样的布着体面。

    秦卿让人从岑幸手中拿过东西,同人说道:“你也忙,既然已经送到了你早些回去伺候陛下吧。”

    岑幸放下食盒回去时还高兴的不得了,以为这下离帝后和睦不远了,

    而秦卿见人离开,就让殿里的女使们分食了这点杏子,这个时节确实金贵。

    秦卿好似全然收回了自己的心,不再想着那一个贺昶宥也不在乎眼前这个人的所作所为。

    下了朝,贺昶宥揉着额头,今日朝上热闹说什么的都有。那群人一开始倒是十足的有精神,到最后也说得恍惚了,但今日内阁倒是乖巧,自得了他那句不会超过秦卿后,还真不闹了。

    想着几个说他给忻春嫣位份过高的,他都懒得反驳。四妃之首如何,若往后再没有后来者,也不过只是虚设,贺昶宥对此着实是不够用心。

    那时他要娶秦卿入宫,内阁就提议让人先从德妃入宫,生了皇子后再入皇后位。他觉得麻烦就直接让人以皇后入宫,内阁自己找的人也不再多说,贺昶宥是真不明白,这群人明明眼巴巴盯着皇后的位置,非要含蓄的分两步走给他多事。

    如今给忻春嫣也是不论什么位置,总会有异议的人,他就算随心而定也只是那几句话。

    秦卿在听这些消息后已然无感,什么忻春嫣、忻春妩的,都与她无关了。别说是德妃位,就算贺昶宥要给了忻春嫣当皇后,秦卿也不在乎。

    贺昶宥想做什么她都无所谓,只要不在她身上寻开心和麻烦就好。秦卿便又缩回去,在毓德宫里一步不出。

    直到忻春嫣入宫那样热闹,女官们就算心中不满,面子上也得过得去,给人准备好一应礼数送去撷芳宫迎着。

    忻春嫣多入宫中,自是熟悉一切,不用女官带也是认路,贺昶宥给她的宫殿不算大,但只住她一个人那也绰绰有余。

    忻春嫣心情好,如今身上的伤也要好全了,又如愿入了宫,但这德妃之位自是不足够的。

    女官给人行了礼就走也不愿多留,撷芳殿里嬷嬷、女使不少,贺昶宥自不会在这些事上苛扣人的。

    忻春嫣四处走走随意看了看,便迫不及待的要往毓庆宫里去。

    “娘娘今日入宫,应当先去拜见皇后娘娘才是。”嬷嬷依着规矩委婉的提醒着人。

    忻春嫣听了却不以为然,选了件织金大袄立马出了宫门就往毓庆宫跑。

    正巧贺昶宥在和户部侍郎谈事,忻春嫣被岑幸迎进偏殿里,三寒一听着德妃来了立马拿着茶盏巴巴的往偏殿里赶。

    “德妃娘娘,奴才来给娘娘道喜。”说着话那一脸的谄媚。

    忻春嫣笑着眯起眼就爱听这些话,“三寒,宥哥哥可有常往毓德宫里去。”这问题毕是忻春嫣最为关心的,次次见着了都要问上一通。

    三寒挤着脸上的笑回道:“哪能啊,陛下日日在毓庆宫的,往后自是会往撷芳宫里去。怎么还会记得什么毓德宫的?”

    这溜须拍马的模样,戳中了惜春烟的心,她神色满意让人递着银子。岑幸就在此刻敲门来请。

    贺昶宥一听忻春嫣来了,就有些不悦。这人到底太没有规矩了,哪有刚入宫就直接往毓庆宫来的,人还未走近那声宥哥哥就先到了。

    忻春嫣提着裙摆小跑着,有些迫不及待的要见到人,这回脸上伤都好了,今日她特意敷了粉,就不信不能让人眼前一亮的。

    刚踏入殿门,忻春嫣着急的走向贺昶宥没有行礼、没有停顿,径直走到人身边喊的那样轻快。

    贺昶宥扫了一眼,见人半点妃嫔模样也没有,他放下手中的折子转向忻春嫣的方向,先应了一声,顺道说着:“既然入了宫此刻你就是德妃,你的称呼便要改不能再这么没规矩了,还有那些宫中礼数若不会就让尚仪来教你。”

    忻春嫣也没曾想,一来就得了这样一顿训。她忙不迭的同人点头说着:“臣妾明白了,下回不会如此。”

    她还以为就算她入宫为妃,贺昶宥也不会用这些规矩来要求自己。毕竟从前,这个人从不在意自己举止丝毫,纵着让她没有一丝规矩的。

    忻春嫣便又折回下去,跪在下头喊着:“请陛下安。”

    贺昶宥这才满意的让人起身问着:“到后去给皇后请安了吗?”

    这连着两问,可是把忻春嫣打的昏头转向,她只能立马装出委屈的模样,同贺昶宥诉说着:“陛下又不是不知我同秦...”

    这个名字还没说出口,忻春嫣就又蹙着眉,想着自己如今的处境,不得改着称呼说道:“我同皇后娘娘合不来,她一定十分讨厌我,我去那不就是自找不快吗?”

    忻春嫣为自己找了个相当好的理由,本以为贺昶宥听了会心疼自己自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再不济也同往常一般让她视秦卿为无物便好,没成想今日的贺昶宥又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到在她这里维护起秦卿来。

    “她是皇后,你如今是妃子,你入宫了去拜见她那是天经地义的事,若连这些你都做不来,那便不委屈你,我即刻放你出宫只说是占字不和,朕会给你指个好人家。”贺昶宥说着这一连串的话都没抬头看人一眼的,只觉得当初没选好人。

    听这这般吓人的话,忻春嫣连忙否认着说着:“不是的,不是的,宥哥哥我马上就去,你别赶我走。”边说还小声啜泣起来。

    贺昶宥见着那可怜样也不再多说,只让人退下。

    忻春嫣看着人依依不舍转身后又转回来问着人:“陛下今夜能来撷芳宫陪我一道用膳吗?我头一次住在忻府外的地方,也不知宫里的事,宥哥哥能陪着我吗?”

    贺昶宥看着那张脸,听着这话这也的不是什么难事,就同人点了点头,不过是吃一顿饭罢了。

    见人答应了忻春嫣立即开心了些,立马点着头,贺昶宥竟然这样简单便也思及故人。

    只见出了门的人又折回来,笑着同他在请求道:“宥哥哥,毓庆宫里那位名为三寒的小内宦能让他跟了我吗?”

    这些年来忻春嫣提的要求贺昶宥极少会拒绝的,这次自也不例外。他都不知自己宫里还有一个叫三寒的内宦。只让人去同岑幸说声就好。

    忻春嫣得了好自是高高兴兴的出了毓庆宫的门,乖乖听了贺昶宥的话往毓德宫里去,他她自是不怕见秦卿的,方才不过是不乐意去罢了。

    现在想来能给人找不快也好。<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小贺开始暗自讨好但我们卿卿不吃这一套嗷!

    放心放心忻春嫣这个人蹦不了几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