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男友(不接一次,吻你一次。...)
    第二天一早,宁初一到上课的教室,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许沉。

    想到自己和许沉做的那笔交易,想到以后自己每天都要面对霸道强势不讲理的许沉,宁初的脸色就有些发白。

    想起许沉之前种种霸道不讲理称得上干扰宁初正常生活的行为,宁初很难对许沉消除厌恶。

    而许沉不然,完全沉浸在宁初成自己男朋友的喜悦中。

    见到宁初,他大步笑着朝宁初走去:“早呀,男朋友!”

    许沉站在宁初教室门口,将男朋友这三个字不加掩饰不加收敛叫出来时,教室里不少同学一愣,都纷纷把视线投来。

    宁初见这情况表情一滞,随即浮现到脸上的是眉头紧锁:为什么非要弄得这么人尽皆知?

    宁初脸上的表情不加掩饰,他冷冰冰刚想开口质问许沉为什么要这样做时,在看到许沉脸上一副“我知道但我偏要这么做”的表情时,又硬生生忍住,半天才冒了个冷冰冰的“早”字。

    宁初的一系列反应许沉都看在眼里,他知道宁初因为自己站在教室门口大声喊他男朋友不开心,他早在之前也猜到了会这样。

    知道这样会让宁初生气但许沉还是那样做了。其一他确实是在宣告主权,他和宁初在一起后就迫不及待想让其他人都知道,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宁初现在是属于他的了。

    其二就是,宁初这节课上的是经济系的课,上次那些在酒吧刁难宁初的男生养好伤回来上课了,保不准会悄悄找机会报复宁初,许沉现在这样宣告主权,也是在警告钟石他们保护宁初。

    自站在宁初教室门口等宁初的时候,许沉脸上便一直挂着灿烂的笑容。

    此时见宁初脸色实在是苍白,他的笑容才总算是敛了些:“你脸怎么这么白?有哪里不舒服吗?”

    他一边关切说着,一边伸手想摸一摸宁初的头看有没有发烧。

    但他手还没碰到宁初的脸,宁初就皱着眉头下意识的往旁边躲。

    一时间许沉的手伸在半空中尴尬的停住了,他脸色也微微变了。

    宁初蹙眉停了停,开口道:“没有不舒服,昨天睡太晚了。”

    但他完全没想到,许沉手在空中顿了片刻后,不但没收回反而继续往前贴在了他的额头上:“没发烧就好,现在离上课时间还早,现在进去先眯一会儿吧。”

    说着,他贴在宁初额头上的手十分自然往上温柔捋了捋宁初额前的刘海。

    随后,在宁初诧异要往后退远离他的时候,他以退为进主动收回了手。

    之后,他又把手里拿着的一个纸袋递给了宁初:“里面是我给你买的早餐。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就都买了些,里面豆浆牛奶麦乳果汁面包蒸饺包子酥饼油条都有,看你喜欢吃哪种,如果都不喜欢的话,现在告诉我我去帮你买。”

    宁初瞟都没瞟一眼,更别说接了,他冷淡道:“不用了,我吃过早餐了。”

    许沉却径直将早餐一一拿出来摆在了宁初面前:“你今天是不是一上午都有课?上那么久肯定会饿到,乖听话,吃过了也再吃一些。”

    许沉微微强硬的语气一下子就踩了宁初的逆鳞,激起了他的怒火。

    他本就不喜欢许沉对许沉甚至是有些厌恶,他不喜欢的强势和蛮不讲理,他也不喜欢许沉逼迫他干一些自己不想干的事情。

    他已经吃过早餐不想再吃了,许沉居然也要逼着他吃?

    宁初讨厌被逼着,真的,很不喜欢,非常讨厌。

    于是他抬手就狠狠拍开了许沉递来的纸袋,语气也冷了下来:“我说了我吃过了!”

    宁初的力气很大,随着有些刺耳的声音原本整齐的纸袋都变了形。

    许沉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差了,气氛一时间再次僵住。

    两人都沉默了半晌,宁初觉得许沉肯定会发脾气。

    但,许沉叹了口气,眼神和语气都软了很多,他从纸袋里拿出了一瓶果汁几乎是轻着声音哄着:

    “好,那就不拿吃的了。这个果蔬汁是我早晨起来特地给你榨的,你就把这个喝了,好不好?”

    宁初怔了一瞬,看向许沉的目光顿时有些复杂,但很快他又恢复了原本的冷漠,和许沉对视半晌,伸手接了果汁转身头也不回进了教室。

    手上骤然一空,虽然宁初的态度很差,但许沉却不生气,甚至原本阴沉的心情都明朗了许多。

    他知道宁初是交易和自己在一起的心底不愿意,也知道宁初现在对自己没什么好感,现在才刚开始,他知道要给宁初一定的时间适应。

    所以他今天在面对宁初称得上是恶劣的态度时,强忍着把人摁着欺负到听话的冲动,耐着性子轻言细语的哄他。

    许沉认为自己的耐心很有限,如果宁初再拒绝他,他估计会做出些过分的事。不过还好,宁初接了果蔬汁。

    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妥协,同时也是一种好的迹象,证明他和宁初的关系还没有降到没办法缓和的冰点,他还很有机会让宁初回心转意。

    这么想着,他也不在意宁初恶劣的态度,冲着他的背影扬声喊道:“中午下课等我来接你,我们一起去吃饭!”

    许沉也没想过等到宁初的回应,目送着宁初进教室坐下后,才慢悠悠转身离开。

    一见到许沉转身走了,经常和宁初一起坐第一排的男生隔着两个座位凑过来:“宁初宁初,你认识许沉啊?”

    宁初坐下低着头将书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专业课的书还有笔记本,皱着眉没有回答男生的话。

    宁初的冷漠和不想交谈表现得很明显,但男生毫不在意,自顾自着:“这个果蔬汁是他给你的吗?刚刚我好像还看到他递了一袋早餐给你。你们怎么认识的哇?还有他刚刚喊你……男朋友……好,我不说了。”

    男生越说越起劲,完全没有注意到宁初脸上浮现的厌恶,直到在提到“男朋友”时,他才猛然感受到宁初要杀人般的眼神,连忙捂嘴刹车。

    见男生闭嘴,宁初才冷冷移回视线,顺带把桌上的果蔬汁跟塞垃圾一样塞到了男生怀里,没说一句话便翻开了手中的专业书低头认真预习起了课上会上的内容。

    男生受宠若惊:“你……你给我了啊?你不喝吗?”

    宁初头也不抬,拿了一支笔按开:“不喝。”

    男生大喜,一边拧开杯盖一边激动着:“哇好兄弟,那我就不客气了。”

    男生喝了一口后,整个人眼睛都亮了,又惊又喜:“哇塞——哇——好喝!你真的不来一口吗?”

    一直沉默不语预习的宁初终于抬头了,男生以为宁初是改主意想喝了,刚想把果汁递过去,就见到宁初掀起狭长的眼眸冷冷看了他一眼,淡色的唇微张,只冷冷说了四个字:“转过去喝。”

    对于有男朋友这件事许沉是很满意加愉悦的,但对于宁初来说,这只是出于交易被迫答应的一个名分而已,他感到厌恶的同时根本没有当一回事。

    对于许沉早上让他等他来接一起吃午饭的话他也充耳未闻,早上最后一节下课后,他拿起书包径直便跟着人流去了食堂。

    等到许沉到的时候,教室里已经没了宁初的身影。

    许沉当时心底就有宁初没有等他自己走了的想法冒出,但他不愿意相信。

    他选择认为宁初只是去厕所等其他地方,等等就会回来,他便脸色难看的站在宁初教室门口等宁初。

    等了不到一分钟,他就忍不住了,掏出手机拨通了宁初的电话。

    但他打了三四次,都是忙音,许沉的脸彻底布满了阴霾。

    但当他阴沉着脸问了班里还在的同学宁初的去向,怒气冲冲赶到食堂,看到自己一个人坐在靠窗角落低着头安安静静吃饭的宁初时,他的气莫名就消了大半。

    他毫不客气拉开宁初身旁的椅子坐了下来,抬眉看向宁初,控制着自己的语气:“你怎么没有等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眼前突然一片阴影落下,宁初抬头在发现是许沉的那一瞬眼底的眸光暗了许多。

    他从心底上是很不想回复许沉的话,但当他看到许沉脸上那幅强忍着怒气不愿意发作的表情时,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他冷冷移开视线,淡定把手中的筷子放下拿了张纸优雅擦完了嘴,才开口不咸不淡避重就轻回答:“手机没电关机了。”

    宁初的手机就放在桌上的,许沉视线移过去,很明显知道宁初手机不是没电自动关机的,而是宁初为了躲自己故意关的。

    他不动声色深深吸了一口气,选择忽略自己的发现。既然宁初愿意开口解释,那他就会相信宁初。

    于是他伸手捏着宁初下巴强势让他转向自己,摩挲着凑近他,半狭昵半警告着:“下次要充好电,不许不接我电话。”

    许沉的声音缓慢又低沉:“不然的话,你不接一次,我就像上次那样吻你一次,说到做到。”<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作者是个粗心鬼,欢迎各位小可爱捉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