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0 章( 夏糖听得热血沸...)
    夏糖听得热血沸腾,眼睛宛若星子一样亮。

    沈朗知道自己老婆是财迷,看着他喜悦的样子,弯了弯眼,拍了拍她的肩膀,要走了。

    “我先出去办事,你们先上去吧。”

    “好。”

    夏糖熟门熟路的带着渺渺去逛。

    沈朗下楼,开车出去办事去了。

    二楼比一楼要更大一些,是办公区,有好几个办公室,走廊外面稍微宽敞的地方,还划分出来一个空间,摆着黄蓝色的沙发,还有茶几饮水机,饮水机旁边有各种茶还有咖啡等等。

    是员工不忙时可以坐着休息的地方。风格是黄白色的,处处带着商务风。

    三楼就是餐厅还有员工的休息室。

    公司的伙食很好,每天的菜都重样的,还有各种下午茶,平时福利也好。

    所以麻雀虽小,但是当初难的时候,虽然人心惶惶,也没什么人离开的。

    事实证明,顾蕴并没有让人失望。那个月顾蕴不仅没有不按时发工资,甚至还给他们加了两千的奖金。

    路上碰到了别人,他们跟夏糖打了招呼,顺便又逗了逗两个可爱的小朋友。

    夏糖带着他们去谈佳怡的办公室坐了会,听到他们说顾蕴在谈事情,就打算回去了。

    可是渺渺反而不愿意走了。

    非要见爸爸。

    “我要见了爸爸才走。”渺渺嘟着嘴,开始任性了。

    从橙色的可爱椅子上面跳下来,渺渺就往外跑。

    夏糖只能赶紧去追她。

    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关着,渺渺猜到爸爸在里边,就往那边冲。

    门没锁,一冲就开了。

    夏糖无奈地叹了口气,走了过去。

    顾蕴正跟谢糖在里边说事情,两人一黑一白。

    一个坐在办公桌后面,眉目平静。一个拿着一把凳子随意坐在一旁,眉头深深皱着。

    桌面上,放着一叠图。

    看到渺渺跟夏糖,顾蕴没什么反应,看了一眼后,手指敲了敲桌面,示意他继续说。

    “你继续。”

    谢唐继续刚才的话,语气有点急躁:“蕴哥,你要扩大公司规模,增加部门,我没意见。但是你要搞产线,搞自己的产品,我就不同意了。之前我们都是出完整的方案设计产品,压根没搞过产线。其他方面不说了,产线一台机器就几百万了,我们要是搞,就不是几百万的事情,至少也得几千万吧。一下子几千万,谁能拿出来这么多的钱?”

    顾蕴眉目一扬:“我啊。这事我自有办法。”

    他从座位上起来,往渺渺的方向走去,而后一把把小家伙抱起来,含笑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渺渺窝在爸爸的怀里,一双眼睛大大的,跟爸爸说了他们买东西的事情。

    “爸爸,我们今天买了很多衣服,鞋子,帽子,还有玩具……”渺渺把自己买的给爸爸细数。

    夏糖听着渺渺的话,恍然大悟,渺渺非要见爸爸,莫不是为了向顾蕴报备买的东西?

    不过,夏糖没空思考这个。

    她脑子里现在似乎有什么哐哐在撞。

    “那我下次想要的时候。还可以买吗?”渺渺认真地看着爸爸。

    “当然,想要什么就买。”顾蕴给渺渺拂了下耳边的碎发。

    “爸爸,几千万是多少钱啊。可以买别墅吗?”渺渺刚才听到他们的话,有点儿好奇。

    “可以。”一两千万,跟七八千万,差别可大了。如果是七八千万,买陆家那样的别墅,买个一两套,不是什么大问题。

    渺渺立马对爸爸的经济情况有了个概念。但是她有点儿奇怪。

    “爸爸既然那么有钱,为什么爸爸的房子那么小呢?”

    夏糖觉得,渺渺似乎误判了她爸爸的经济实力。

    连忙尴尬地咳嗽一声。

    谢唐也在旁边汗颜。

    几千万……顾蕴虽然也有钱吧,但是他没觉得顾蕴能拿的出来。

    顾蕴倒是没觉得孩子的问题有什么过分的,仍旧温和从容地解释:“因为爸爸自己一个人住,所以不需要那么大的房子。”

    渺渺:“可是……可是爸爸不止一个人啊,还有我。”

    顾蕴笑着捏了捏可爱的女儿的小脸蛋,一副反应过来的样子:“哦对,还有我们家渺渺。”

    “渺渺喜欢别墅?”

    渺渺点点头。

    顾蕴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那行,爸爸给你买一个比你陆叔叔家里还要大的别墅好不好?然后给渺渺弄个游乐园,弄个专门踢球的球场。”

    谢唐:……

    夏糖:……

    要不是认识顾蕴几年了,他们就还真信了。

    他还真的敢承诺。

    谢唐还有事呢,连忙提醒:“蕴哥,你别忙着哄孩子啊,先谈谈正事吧。”

    “反正我觉得你这计划不行。我们先不搞生产线行吗?几千万哎!你又没别的资产,哪个银行敢贷给你。你别我们刚起来,你又把公司给搞砸了,到时候倒欠几千万。”

    “哥啊,你小弟我就是个小草根,你让我拿几十万出来我都够呛,到时候一身债,我都不用娶老婆了我。”谢唐哭丧着脸,手搭在桌面上,唉声叹气,仿佛世界末日了一般。

    谢唐一毕业出来就跟着顾蕴干了。

    沈朗好歹还是个本科,谢唐学习不好,是大专出来的。上一个公司在学校的时候找的,实习期差不多到的时候,缺德老板就一脚把他踹了,还扣了他工资。

    刚好就碰到了顾蕴他们公司招人。

    当时他来面试的时候,一个公司就两人,顾蕴,还有张祁扬。

    当时是张祁扬面试的他。

    公司场地还不在这里。那里比这里还要小很多。

    他还记得当时张祁扬那样子,留着一头到肩膀的黄色长毛,带着眼镜,一副艺术范,却笑的跟狐狸一样。

    他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用近万的高工资,还有许诺给他当管理的大饼。

    把他一个刚出社会没毕业的家伙忽悠进来了。

    谢唐看他们一副不像正规公司的样子,生怕又被骗,都不想来了。张祁扬这老狐狸看出他不想来的心思,就提出第一个月可以日结工资。

    当场给了他三百块。

    谢唐这才同意来了。

    刚来的时候,蕴哥压根不管事,谢唐经常见不到他人。工作上的事情,都是跟张祁扬沟通的。

    后面,公司招了保洁阿姨,招了做饭阿姨,还有打杂的实习生。人多了一点,沈朗来了,顾蕴出现在公司的频率慢慢高了起来……慢慢的,一切步入正轨,因为原本的小公司容纳不了那么多人,他们就来了这边。

    三四年,虽然后面搬了公司后,规模一直这么大,风风雨雨走了不少,但几年时间,谢唐也给老家搞了新房子了,攒了一些存款。

    现在让他一夜回到解放前,他不乐意啊!

    “几千万而已,小事。谢唐,让你蕴哥去做吧。”张祁扬这时候从外面进来,眉目含笑,

    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手腕上黑色表盘的手表,闪闪发亮。至于价格,谢唐看不出来。

    因为他初见张祁扬的时候,他穿戴跟顾蕴还有他们,都不是一个档次的,开的车也是上百万的——虽然,只有那么一辆。

    但是他最爱收集各种小众品牌的表,无论价格。谢唐唯一认得出来的一款,据说六十万。

    但张祁扬很奇怪,做事积极,但顾蕴经济上出现麻烦了,他从来不会帮忙。

    “小事?”谢唐一听张祁扬的话,顿时更激动了:“几千万可不是小事,我这辈子恐怕都赚不了那么多。”

    要不是遇到他们,从头学起一切,谢唐恐怕连现在的年薪都没有。

    张祁扬非常淡定,挑了挑唇,道:“几千万你着急啥,你蕴哥跟朋友一开口就有了。”

    “毕竟。”张祁扬笑了一声:“家里欠十几亿的时候,他都没怕过。”

    谢唐:“?”

    夏糖:“!”

    两人不约而同看向顾蕴,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只知道顾蕴读的是名牌大学,却不知道,他竟然有过这么厉害的家世。

    无论是张祁扬,还是顾蕴,都对他的过去讳莫如深。

    所以他们一直以为,顾蕴是不过是有点小钱,长得又帅的小老板罢了。

    “行了,别吹了。”顾蕴没好气地看他一眼,抱着渺渺往外而去:“我带渺渺先回家。总之,钱的事情我会安排,不会让你们出的。”

    张祁扬露出一口白牙:“我比相信我自己还相信你。”

    夏糖心口跳的很快,腿也有些哆嗦。仿佛窥见一个属于顾蕴天大的秘密一般。

    他或许,没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她叫住了想要离开的顾蕴,说起今天的事情。

    “蕴哥,我们今天碰到一个挺漂亮的女人,她,似乎在找你。”

    “女人?”顾蕴眼底出现一张面孔,嗤笑一声:“哦。”

    顾蕴的表情很冷淡,夏糖有点儿尴尬。

    顾蕴也知道夏糖是好心,想了想,补了句:“可能是我表姐。”也可能是烂桃花。

    无论是哪一个,顾蕴都不太想见。

    “原来是这样。”

    “我带渺渺先回去了,沈朗出去办事了,估计要差不多下班才回来,你们也回去吧。”

    夏糖怔怔的:“好。”

    她把钥匙给他:“喏,车里的东西,记得拿。”

    顾蕴拿着钥匙带着渺渺走了,后面的谢唐,仍旧在震惊中。

    张祁扬也准备撤,见到他要走,还有满腹疑问的谢唐追过去,倒吸一口凉气,抓住他的手问道:“张哥,你们怎么突然就……突然就玩这么大啊?”

    谢唐激动震惊的语无伦次。

    张祁扬笑着推开了谢唐的手,唇轻启,就说出了两个字:“渺渺。”

    他叹息着往办公室门口走:“一个正常的父亲,是不会允许自己的女儿受罪的。”

    顾蕴本就是天之骄子,心性能力本就跟常人不同。他想要什么,只要他愿意,就可以努力去得到。

    谢唐一副傻乎乎的样子:“……要不,我认他作父,这辈子我就不用干活了。”

    张祁扬这几年第一次骂人:“……煞笔。”

    夏糖:“……”

    气氛突然轻松起来。

    她抱起女儿,跟谢唐道别后,也走了。

    从公司出来,顾蕴他们已经走了,钥匙放在前台,夏糖一下来,前台就拿给她了,顺便揉了揉囡囡的小脸蛋。

    外面太阳仍旧很热,但是她此时的心境,跟来时大不一样了。

    她出了门,看到外面的阳光,唇角轻翘,笑了笑突然觉得,今天的太阳还挺好的。

    希望接下来的他们,能够发光发热。

    顾蕴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看到附近有个公园,就带着渺渺去了公园。

    公园里有个小孩玩的游乐场,里边有个水池,水池里摆着很多卡通雕塑。

    “渺渺要玩水吗?”顾蕴看到渺渺一副期待的样子,问道。

    渺渺点头,已经往前冲了:“玩。”

    顾蕴笑着,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他刚到,小家伙已经脱了鞋在岸边,拿了个鸭子游泳池。下水去玩了。

    公园是免费的,因为是工作日,所以没那么多小孩。水蓝汪汪,不怎么深,只到孩子腰下边。

    顾蕴立在岸边,就看着渺渺在水里扑腾。

    她带着小游泳圈,往小孩多的地方去,走了一段路后,突然回头跟顾蕴招手,声音脆脆甜甜的:“爸爸。”

    顾蕴弯了眼,冲她招手。

    渺渺放心地找小朋友们玩了,

    刚到那边,立马有个调皮的小男孩冲她泼水。小男孩生得极为白净,留着短短的头发,唇很红,长相极为好看,比渺渺高一点,年纪看起来差不多。一见到新的小朋友过来,立马欺负她。

    水落在头上,落在眼睫,侧着头,渺渺一下子傻了,垂眸不语的样子,看起来特别可怜。

    看到她这样子,泼水过来的迷彩服的小男孩一下子也愣了。

    生怕她哭了,他立马走过来,手搭在渺渺肩膀上,就担忧地问:“妹妹,你没事吧。”

    渺渺手往水里去,往上一扬,笑的眉眼粲然,极为开心:“哈哈!”

    小男孩被突然的袭击泼了一脸水,因为近距离攻击,他的情况,比刚才的渺渺要惨多了,头发都湿了不少。水顺着乌黑的头发流下,看起来有点儿狼狈。

    小男孩咬牙切齿控诉:“你偷袭!”

    渺渺冲着他做鬼脸:“我就偷袭怎么了?”

    小男孩立马就把水泼了过来。

    两个小孩欢快地打起了水仗。

    玩够了,小男孩去了岸边,招手让跟着他的人拿了两块干净毛巾过来,一边自己擦脸上的水,一边递毛巾给渺渺。

    他浓密眉睫挂着水,亮晶晶的眼睛里星子闪动,特别好看:“给你。”

    渺渺迟疑地接过,慢吞吞地擦了水,又慢吞吞把毛巾还给他。

    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喻凉梓,你呢。”

    “渺渺。”

    “大名呢?”

    渺渺挠头,一副茫然:“我不知道。”

    她不姓陆了,所以她不知道她的大名是什么。

    “我爸爸还没有给我起大名呢。”

    “等会儿我问问他。”

    喻凉梓也没再问,拉着她去捡落在另一边水里的排球,笑着跟渺渺道:“走,带你抛球去。”

    他喊上自己刚认识的小朋友:“东东,方子艺,你们过来,我们一起抛球。”

    立马大家就围成圈,开始在水上抛球玩了。

    玩了大概一个小时后,喻凉梓要走了,渺渺这才上了岸。

    上了岸,渺渺问起爸爸他名字的事情。

    “爸爸,我的大名是什么?”

    大名……

    顾蕴愣了愣,道:“过段时间你去幼儿园前,爸爸会帮你把名字定下来。”

    现在,他还不确定。

    他还要等秦恒那边的消息。

    渺渺有一点点失望:“好吧。”

    顾蕴在附近的便利店买了粉色的大毛巾,给渺渺披上,擦去身上的水,又带着她去拿了衣服,在水池旁边的换衣室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这才坐车回去,

    似乎是白天在水里待久了,晚上回到家,渺渺就开始打起喷嚏。

    正在玩着玩具的渺渺,看着挂在鼻子上面的小面条,吸了吸鼻子,去拿纸巾擦了擦,捂住鼻子。就哭丧着脸去房间找正拿着电脑在忙事情的爸爸,小嘴嘟着,神情委屈,声音也变了。

    “爸爸,我感冒了。”<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2-08-0501:39:19~2022-08-0505:00: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樱桃酒加荔枝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