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个副本(3...)
    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小纲吉捂着眼前这个孩子的嘴,仔细听着窗户里面那个人的脚步声,

    慢慢远离了。

    眼前这孩子似乎非常害怕,从刚才开始就在颤抖着,直到脚步声走远了之后也没有完全放松下来。

    “你……”小纲吉刚想开口询问,却被眼前的银发孩子反手捂住了嘴,那双漂亮得好像宝石一般的碧眸里全是惊恐,他拽着小纲吉的手往庭院的方向跑,一直跑到庭院正中央那由植物构成的迷宫里。

    “呼、呼……”银发孩子撑着膝盖喘着粗气,时不时回头仿佛在确认了什么,良久才慢慢平静了下来。

    太好了,成功躲过去了。

    银发孩子的胸膛急促地起伏着,拉着小纲吉手腕的手都还没有放开。

    “那个……”小纲吉其实由很多想问的地方,试探性地开口。

    ?!

    仿佛才反应过来自己拽着一只不明生物跑了这么远,银发孩子就像是被烫到了一样唰地一下放开手,一下没站稳又向后摔倒。

    “啊,小心。”小纲吉下意识想要抓住他,却被脚下的石头绊倒,和那个银发孩子摔成了一团。

    呜……这次和想象中的好像有点不一样啊QWQ

    摔疼了的小纲吉勉强爬了起来,连带着也将已经被摔懵了的银发孩子扶起。

    “你先不要激动。”小纲吉有些手忙脚乱地解释着,还有些结巴,因为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自己会出现在这里,“那、那个,你好,我叫沢田纲吉,你叫什么名字?”

    总而言之先自我介绍吧。

    小纲吉闭着眼吼出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又想到了Giotto教的“谈话的时候要看着别人的眼睛”,赶紧睁开了眼看着眼前的银发孩子,努力表达自己的真诚。

    “……”或许是这一招真的有用,银发孩子尽管还有些警惕,却在那双干净的棕眸下慢慢冷静了下来,他抿了抿唇,“我是,狱寺……隼人。”

    他知道自己或许不该说出自己的名字,但是他还是下意识说出来了,一瞬间有些后悔,小狱寺有些紧张地搓了搓自己的手指,

    会被“神隐”吗?还是会被吃掉?

    早知道就不躲了,在大厅里演出也比现在这样好。

    “那,狱寺君,你好!”成功交换名字了!小纲吉的眼前一亮,脸上是有些腼腆的笑。

    “你好……”小狱寺并不知道这家伙是谁,本来今天只是老爸无聊的炫耀宴会而已。而他作为主要的炫耀品,应该要在大厅里进行演出。

    钢琴天才的名号,要说喜欢或者讨厌倒也不算,只是每次在弹奏之前老姐都会给他吃的她亲手做的有毒料理让他相当难受而已。

    老姐的有毒料理是她的天赋,凡是她做出来的食物都会带着某种剧毒,而自从他第一次在弹奏钢琴之前吃了老姐的曲奇饼,并完成了一次前所未有、震撼人心的演奏——虽然那那时他根本已经失去了意识,完全没有对自己演出的印象,但据说效果很好,所以老爸就会每次让老姐在演出之前给他准备有毒料理。

    这座城堡是他家里的某一座闲置的,经常会用来举行宴会之类的活动的城堡。

    之前也并没有听说这里有什么闹鬼传闻……但是眼前这孩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在终于冷静下来之后,小狱寺的脑子里开始快速运转,他不确定眼前这只“鬼”找到他是想做什么,但如果眼前这只看起来就不怎么凶狠的“鬼”只是一个起点的话……那他说不定就会有一次非常刺激的冒险!

    小狱寺的眼神一亮,

    这么想来,或许要比在大厅里演出要有趣多了!

    小狱寺的手不自觉摸向了口袋,那里面放着的是他的武器,也就是自制炸.药。

    就算是鬼,他也能战斗。

    而此时的小纲吉,还并不知道身边这个看起来像个矜贵的小少爷的银发孩子到底在想什么凶残的事。

    作为黑手党出生的孩子,并且师傅还是那位传说中的夏马尔医生,小狱寺远没有他表面上看上去的文静。

    小纲吉对于这一点,暂时还没有多少认知。

    他现在正在纠结一个问题。

    所以他到底要干什么呢?

    突然被传送到这个地方,应该是会像上次的孤儿院一样遇到那些事才对,现在他应该要收集情报,但是……

    他不会QWQ

    小纲吉有些无措,

    他还没有学会怎么“套话”,这本来是之后的课程,因为三世说与其学一些乱七八糟的还不如先学怎么逃命……

    所以现在要怎么办啊?

    不、不管怎么样,总之就是要聊天吧。

    小纲吉深吸了一口气,认真地看着旁边的小狱寺,

    “我们来聊天吧。”

    “……哈?”小狱寺被他的话弄得一懵,下意识反问,“聊什么?”

    话说这么开头好像有些不太对。

    “唔……”小纲吉被问住了,眼里一瞬间有些茫然,

    对啊,要聊什么啊?

    一瞬间,气氛有些尴尬。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最先打破平静的是小狱寺,从小经受精英教学,并且本身就是个天才的他至少要比小纲吉要会得更多一点,区别在于他想不想用。

    “诶?啊,我应该是过来调查一些事的。”小纲吉回答得非常乖巧,完全没有被反套话了的自觉。

    “应该?”为什么自己要做的事也这么不确定啊。小狱寺眼里有些讶异,完全无法理解。

    “应该。”小纲吉肯定得点了点头,脸上也有些纠结,“我应该是要调查一些事,然后解决一些麻烦,然后才能回去的。”

    “这里,可能会有一些需要我做的事。”

    “哈……”小狱寺似懂非懂得点了点头,小纲吉说得太模糊了,让人根本没办法理解。

    “那、那你知道这里以前都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吗?”小纲吉终于找到机会问了出来,不能再拖延时间了,虽然说一开始可能会比较安全,但刚才已经出现了那么恐怖的鬼的话,那就代表他们现在都很危险哒!

    “奇怪的事?”小狱寺不解得看了他一眼,脸上略有所思,如果是和眼前这孩子的“鬼”的身份符合的话,那么奇怪的事应该代表……灵异事件吧?

    “我没有听说过。不过我们可以去问一下之前负责这个城堡的管家和保洁。”小狱寺还是很可靠的,给出了一条路,让小纲吉至少知道应该做什么了。

    “哦哦!”小纲吉看着小狱寺的眼神都开始有些亮闪闪地,一脸崇拜的样子让小狱寺那不存在的尾巴都忍不住翘了起来,“你好厉害啊。”

    “哼,那是当然的。”小狱寺满脸自豪地揉了揉鼻尖,拍着胸脯保证,“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诶?但是可能会很危险……”小纲吉并没有想过带上这个孩子,因为他自己也很弱,可能保护不了别人,所以如果要到危险的地方去的话,他一个人就可以了。

    “你在说什么傻话。”小狱寺站在小纲吉面前,戳了戳小纲吉的额头,“你这么笨,要是被骗了怎么办?而且你现在根本就不方便问别人吧。”

    “要是被看到的话,会引起骚乱的。而且身份不明的话也会引起警惕……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这里可是黑手党的宴会,要是有陌生人进来的话分分钟会被当成间谍的。

    “呜,”额头被戳的小纲吉忍不住后仰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不、不是城堡吗?”

    “……你果然什么都不懂。”被小纲吉噎了回来的小狱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背过身装作高冷的冷哼一声,“所以收集情报的问题就交给我吧。你一个人是不行的。”

    开什么玩笑,都已经让他知道了这件事,他又怎么甘心乖乖等着结果。

    他一定要参加!

    小纲吉说不过他,只好跟着他走了。

    在小狱寺回过神来并且兴致高昂的时候,小纲吉和小狱寺的角色就仿佛调了过来,和最开始见面的时候完全不同。

    区别大概只有,

    “喂,他们好像看不到你诶。”在经历了一次直接和女仆遇上,原本以为万事休矣,小纲吉却被女仆完全忽略了过去之后,小狱寺发现了这一点,“难道我是被选中的人吗?”

    天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小狱寺的兴致更高了,说着小纲吉完全听不懂的话题,不再担心小纲吉被发现之后,两人的速度就更快了。

    而小纲吉跟在熟悉地形的小狱寺后面,眼里仿佛转着圈圈,还在想着刚才小狱寺的话的意思,

    选中……是什么意思啊。

    而就在这是,一道极其阴冷的气息突然闪过,让小纲吉下意识挡在了小狱寺身前,浑身上下仿佛都竖起了尖刺,战栗着警惕着周围的一切。

    那一瞬间的鸡皮疙瘩,仿佛连头皮都发麻的危险感,那是纯粹的恶意,比之前在孤儿院,以及之后在指环里Giotto他们构成的孤儿院副本都要危险,冰冷而黏腻的危机感让人有点想吐,

    可这种感觉却很快消失,如果不是在几秒后突然摔下的在附近柜子上的花瓶的话,甚至还以为那只是个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