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杜太子妃(没有诰命的柳氏...)
    慕湛之前没见过萧毅真人,他深居简出,甚少见外人,现在见了,感觉这位被众人夸了又夸的年轻俊才也不过如此,稍稍一激就沉不住气了,他嘴角微扬,又轻咳了几声。

    沈灼担心地说:“表哥,你要不要别回去了?”晚上这么凉,万一他回去就生病了怎么办?

    慕湛道:“不用,我一会就上车了,你快些回去吧。”他装病逗逗小姑娘就得了,跟着她回去就算了,免得姨夫生气。

    慕湛既然动了娶她的心思,就要维持在姨夫面前的好形象。他才不像他爹那么蠢,在岳父面前都不掩饰,得了岳父的厌弃,阿娘也一辈子都对他没好脸色。

    慕湛可不想夭夭将来这么对自己,他更喜欢小姑娘乖乖地依着自己撒娇缠磨,思及此慕湛脸上不自觉地带上了柔和的浅笑,“回去好好跟姨夫说,别自己委屈了自己。”

    沈灼点头应是:“好。”

    慕湛转身离去,他身量颀长,身上的玄色的披风在夜风中微微飘动,给人以玉树临风之感,沈灼忍不住暗赞表哥皮相真是没话说的。

    沈灼目送表哥离开,回头就见父亲站在门口,因是背光站立,沈灼看不清父亲的神情,她开心地上前叫了一声:“阿耶。”

    沈清听到女儿轻快的声音,神色微松,“回来了?”他跟镇北王也没多说话,他还要在京城留一段时间,总有说话的机会。

    沈灼说:“阿耶你怎么在外面?小心着凉了?”

    闺女贴心关怀的话让沈清微微而笑,“我没事。”他看了一眼慕湛远去的身影,“慕湛回去了?”

    沈灼说:“是啊,天色这么晚了,我让表哥早些回去休息。”

    沈清见女儿忧心慕湛身体的模样,不禁无言以对,他很想跟女儿说,这小子身体压根没那么差,但想到慕家的计划,他只能将不满压在心底,“他一个男子,有什么好担心的?倒是你先回去休息吧。”

    沈灼本想跟父亲说自己搬去庄上住的事,但现在时间太晚了,反正自己明天也不会搬了,等明天回来再给父亲说吧。沈灼如是想着,哪里知道第二天一早,沈灼尚未起身,就听到一阵阵凄厉的哭喊声。

    沈灼刚惊醒,脑子还有点糊涂,待再次听到哭喊声,她蓦地起身,“庭叶出什么事了?”

    庭叶急匆匆地进来:“姑娘你醒了?”

    沈灼见庭叶神色如常,显然不是家里出事,她心头微松,“怎么有人在外面哭?”

    庭叶道:“是女君和她那些下人在哭。”

    沈灼奇怪地问:“她哭什么?”柳氏的仆人哭,沈灼能理解,她们大约是要被发卖了吧?但是柳氏有什么好哭的?她一个当家夫人哭得那么大声,她这是准备破罐子破摔了?

    庭叶说:“郎君让女君去庄上住一段时间。”

    “什么?”沈灼大吃一惊,她正想去庄上住一段时间,怎么阿耶把柳氏送庄上了?

    沈灼连忙起身去找父亲,不过沈清已经去上朝了,他倒是猜到了女儿回来找自己,吩咐沈城和碧月好好安慰女儿。沈城对沈灼说:“姑娘你放心吧,郎君只是让女君去庄上暂住几天。”

    沈清这样的身份,妻子是不可能常年住在农庄上的,沈清只是吓吓妻子,让她以后老实点而已。本来沈清想如此对外柳氏的,夫妻这么多年,他对她总有几分夫妻情谊的。

    可柳氏动了沈清的逆鳞,沈清发现不仅是柳氏对自己的偏心不满,就是连自己几个儿女对夭夭独占嫁妆都不满,堂堂沈家姑娘、郎君眼界就这么浅?沈清如何能忍?

    沈清当机立断将柳氏先送到农庄上,然后再叫来自己请来的宫廷傅姆好好教养三个女儿,至于五郎、六郎,还是继续在祠堂冷静一段时间吧。

    他养五个孩子也不容易,他也不准备彻底放弃这几个孩子,他们还小,还能掰正。沈清私心还是希望几个孩子能和睦相处,不说兄弟姐妹情深,起码也要和睦相处。

    那傅姆能被沈清看中,也是有几分本事的,只是她被柳氏许诺的前景迷花了眼,一时犯了糊涂,现在见柳氏都被送到庄子上去了,她哪里再敢糊弄沈清?

    狠下心来认认真真地教导八娘、九娘和十娘,至于七娘她是碰都不敢碰了。见过娇惯女儿的人家,可她真没见过女儿能压过儿子的人家。

    沈灼听着沈城的安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过她没多说什么,她急着去找杜太子妃。杜太子妃昨天接到沈灼的拜帖,今天特地空了小半天时间来见她。

    沈灼到太子府上时,太子妃已经将金玉满堂拿来了,她含笑说:“这是什么宝贝?值得你这么急巴巴地让我去林婕妤那里拿?”

    杜太子妃是外人,可她有求于太子妃,她也不好隐瞒这事。沈灼简单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本来一盆珠宝罢了,林婕妤喜欢,送她也是无碍的。只是这是先母爱物,我实在不忍心送人。”

    杜太子妃听得目瞪口呆,她倒是不奇怪柳氏偷顾夫人嫁妆,她是惊讶以沈中书的能力,居然会放任填房如此?柳氏不是寻常人家出身吗?

    这么一个容貌才华皆平平无奇的人,也能把沈中书哄着连顾夫人的嫁妆都不要了。这男人的心是最难琢磨的,沈中书这样的人都会偏爱后妻,别说是其他人了,杜太子妃轻叹一声,“她怎么说也跟沈中书生了五个儿女,你能避让你避让些吧。”

    沈灼轻叹一声,她现在不用避让了,因为她爹把柳氏关农庄了。

    太子妃听说柳氏被沈中书送去农庄静养,她听得目瞪口呆,“你说什么?沈中书把柳女君关农庄了?”

    沈灼说:“我早上起来听说的。”

    太子妃蹙眉,“夭夭,你可知柳女君为何不喜欢你吗?”

    沈灼偏头道:“因为我是阿娘的女儿?”

    太子妃瞥了她一眼,“你说为何大家都称呼柳氏为女君,而你母亲则是‘顾夫人’?”

    沈灼一怔,她从来没注意过这细节,毕竟自己从记忆开始,柳氏就一直被人称呼为女君。

    如果沈灼只是十多岁的小女孩,还不一定能猜到答案,可她前世都是镇国公夫人了,她匪夷所思的问太子妃:“难道柳氏没有诰命?”父亲没有给柳氏请封诰命?这怎么可能?

    “夫人”、“太夫人”这些都是不能随便称呼的,只有得到了朝廷册封的三品以上外命妇才能称为夫人,她爹在当上中书令后就给阿娘要了三品郡夫人的册封,所以大家才称呼阿娘为顾夫人。就像她姨母是朝廷册封的镇北王妃,大家才会称呼她为顾王妃。

    “不然你说为何大家只称呼柳氏为女君?”杜太子妃反问,女君是一般大家主母的统称。

    沈灼:“……”站在旁观者的立场说,她觉得她爹对柳氏真有点渣,但作为既得利益者,沈灼又有些欣喜,起码父亲没有再弄个夫人出来膈应阿娘。

    杜太子妃轻叹一声:“横竖你马上要嫁人了,家里的事你也别管了,好好盯着萧毅,督促他上进就是了。”

    沈灼闻言说:“萧毅跟我有什么关系?”

    太子妃奇道:“你不是要跟萧毅定亲了吗?”

    沈灼摇头说:“没有,我跟他没关系。”

    太子妃见她一脸坚定地否认自己跟萧毅的关系,她猜测地问:“你跟萧毅闹翻了?他欺负你了?”

    沈灼无奈,为什么大家都是一个问题?“没有,我就是跟他没关系了。”

    太子妃想起最近的传闻,她眉头紧皱,“你不嫁萧毅,难道准备去填镇北王府的火坑?”

    “什么?”沈灼一怔,镇北王府跟她有什么关系?

    太子妃见小姑娘漂亮的小脸上满是茫然,不由心中怜惜,“镇北王世子年纪也不小了,这次镇北王来京城,都准备让次子成亲了,他身为长子再不成亲也不像样子。

    不过镇北王看不上太后给他选出来的那几个儿媳妇,只说要找个跟顾王妃一样的才行。”太子妃轻声问:“你说谁能跟顾王妃一样?”也只有沈灼这个顾王妃养大的孩子才能跟她一样了。

    太子妃的话让沈灼怔住了,“我爹——”她爹恨不得跟慕家老死不相往来,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嫁给表哥呢?

    太子妃轻叹一声,“你是嫁出去的女儿,又不是娶进来的媳妇。”太子妃没说,就算是娶进来的媳妇,不喜欢了也可以送佛堂或者病逝。

    现在镇北王府的势力越发大了,圣人为了安抚镇北王,让沈清牺牲一个女儿又算什么?太子妃对沈灼说:“我妹妹已经跟慕家二公子定亲了,夭夭你也要早点为自己打算了。”

    比起那个素未谋面的庶妹,太子妃更关心沈灼,这孩子是自己亲眼看着长大的,这样的娇人儿如果进了镇北王府这样的火坑多让人惋惜?可惜自己没有适龄的儿子,不然让儿子娶夭夭也是很不错的,她还能得到沈中书的支持。<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我要入V了,我尽量三更,如果写不完的话,我就双更,然后第二天继续双更,希望大家能支持听风,谢谢。明天第一更在中午十二点。

    .

    感谢在2021-08-1016:13:58~2021-08-1113:39: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uonuo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xy8561、floriaip20瓶;Joyce019610、段段10瓶;猪猪8瓶;知予5瓶;沁峤2瓶;gjdduytyyui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