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55 章(殿下她只接受丧偶,不...)
    马车在主院前停下,乔长生沉默的从车上下来,他看了院门良久,方抬步走进门内。

    院中,霍淼正站在梅树边剪花枝,今年的红梅差不多再有两日便开了,现一树含苞待放的小花苞,霍淼打算剪几支下来插在瓶中放到屋里去。

    在花枝密集处剪下一支花枝,霍淼觉得应是够插两瓶了,也差不多了,便反手将花剪递给了侍立在侧的小丫鬟,摆手让人拿下去。

    霍淼拿着最后剪下的花枝回身,正见乔长生走到她近前,霍淼不由扬起唇角,上前两步便要牵他的手:“回来啦。”

    乔长生满脑子都是之前的闲言碎语,全是因为他殿下才会被人言语侮辱,乔长生一时不知怎么面对霍淼,下意识的躲开了霍淼的手。

    霍淼牵了个空,一顿,抬头看乔长生的脸色,只见他面色发白,瞧着有些失魂落魄的。

    以往乔长生看向她时,那双眼眸犹如盛夏最晴朗的夜空,星光熠熠,干净璀璨,如今却黯淡无光,犹如明珠蒙尘,光华不复。

    霍淼不由伸手想去碰他的脸:“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了?”

    可没等她碰到人,乔长生先下意识的又退了一步,让霍淼再次扑了个空。

    两次了。

    霍淼慢慢收回手,眉梢眼角的笑意淡去,目色微冷:“你什么意思。”

    乔长生留恋的目光落在霍淼身上,片刻后,他低下头去,强忍着心痛低声道:“殿下……让属下做回您的护卫吧,您是金枝玉叶,属下出身低贱……”

    霍淼不等他说完,抬手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眸中泛着冷光:“怎么?不过几日便对本殿生厌了?你可知背叛本殿的下场?本殿既能推你到今日的位置也能轻易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不信你就试试。”

    乔长生不做任何抵抗,任由霍淼掐着他,闻言只难过的摇头:“不,不是的……我……属下怎会对您生厌?属下永远不会背叛殿下,只要您需要,属下永远不会离开您,只是……只是……”

    霍淼松开手,后退一步负手站在他面前,冷声喝道:“继续说!”

    乔长生红了眼眶,低下头哑声道:“您选属下做驸马,外面皆说您……”

    那些话太难听,乔长生不愿用在他的殿下身上,忍了忍方才往下说:“殿下不该受此轻辱,不该……”不该让我做您的驸马。

    后面这句乔长生说不出口,霍淼帮他说了出来:“不该什么?不该让你做本殿的驸马?本殿倒是不知什么时候本殿做的决定你可以质疑了?”

    霍淼伸手攥住乔长生的衣襟,冷声道:“轻辱本殿?你以为本殿是谁?本殿未做任何有害百姓之事,与他们无利益冲突,你当真以为平头百姓无故敢公然出言侮辱当朝嫡长公主?

    这么点事也值当的你来和本殿说?你带几个手下去一状告到京兆府,让他们抓几个说的最欢的回去审问主使出来,这点事还要本殿教?”

    乔长生抿紧了唇,外面的流言蜚语一时将他逼到了死胡同里,他出不来,此时满心的消极:“即便是有心人散布谣言,可见他人也是那般想的,正如他们所说,属下原本便是奴,同狗无异,怎能肖想殿下,属下只会是您的污点,您不该……”

    霍淼火气不断上涨,不等他说完便出声喝道:“不该?本殿做决定需要你来教?别人说你是狗你就是?别人的看法就那么重要?你自己呢?你也觉得自己是狗?”

    乔长生不敢看霍淼,沉默一瞬后苦涩道:“是。”

    “乔长生!”

    霍淼被气的不轻,怒火上头转头道:“雨遥,给本殿牵条狗来!”

    雨遥忙不迭的出去,不一会牵了一条狼狗回来,近半人高的大狗看着威风凛凛,气势十足,这正是当初乔长生从郁府带回来的小狗崽,如今早已长大。

    霍淼看着左右侍从道:“都出去,雨遥烟柳守在门口,没有本殿的吩咐谁都不许进来。”

    任谁都看得出霍淼正在气头上,没人敢说什么,一众人从两侧无声的快速走过,很快院门关闭的声音响起。

    等到院中没了闲杂人等,霍淼又揪着乔长生的衣襟将人拎到自己眼前,不给他反抗的机会直接仰头吻了上去,肆无忌惮的掠夺,等到乔长生意乱情迷不由自主回应的时候,霍淼又抬手将他丢开,指着一边的大狗道:“去亲它。”

    乔长生被吻的有些迷糊,闻言还弄不清状况,下意识的疑惑出声:“啊?”

    霍淼冷笑:“不是当自己是狗吗?本殿都能亲狗你不能?你比本殿还金贵?滚去亲!本殿怎么亲你的你怎么亲它!”

    乔长生这下听懂了,他看看那条大狗,又看看霍淼,为难道:“殿下……”

    霍淼喝道:“本殿命令不动你了是吧!滚去亲!”

    乔长生小心翼翼的看着霍淼,见她满脸怒气,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忙慌乱的低声哄道:“殿下别生气了,属下亲就是了。”

    他抿了抿唇,低头看着大狗,慢慢蹲下身去,顿了顿后双手捧住狗头,当真慢慢凑了过去。

    霍淼没想他不找自己认错,反倒真去下嘴,顿时一口气堵在胸口。

    在乔长生距离狗嘴只剩一拳距离时,霍淼双手揪着他的后衣领将他扯开来丢在地上,气的指着他的手指都有些抖:“你还真去亲!”

    乔长生坐在地上仰头看她,见她似乎更生气了,这让乔长生更加不知所措起来,他想讨饶殿下生气,他依令而行殿下更生气,他该怎么做?

    乔长生最终还是从地上爬起来跪在霍淼面前,道:“殿下的命令属下不会不从,皆是属下的错,求您别生气了。”

    霍淼看着他忠心耿耿的脸,被气的半晌说不出话来,她从小即便再如何与人生气,皆不妨碍她条理清楚的言语,达到自己的目的,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人气到失语。

    半晌,霍淼指着乔长生道:“乔长生,你真是好本事!你今天是成心和我对着干想气死我是吧?”

    乔长生茫然而无措的看着霍淼,他怎么会和殿下对着干?他最不想看到的便是殿下生气难过。

    “不,殿下……”

    霍淼不等他说什么已经气的拂衣转身,打断他的话:“既然你这么忠心耿耿,什么都听,那你今晚便去跟狗睡吧!”

    “殿下……”

    回应他的,是‘砰’的一声用力摔门声,截断了他所有言语。

    .

    小丫鬟无声的将饭菜摆上桌,大气都不敢出,放好赶紧退出门去,雨遥试探的轻声唤道:“殿下,该用晚饭了。”

    霍淼放下手中根本看不进去的书册,起身走到桌边坐下,随手夹了一筷子菜送进口中嚼碎咽下,霍淼状似随口问道:“驸马呢?”

    雨遥看她一眼,小心的回道:“回殿下,驸马……此时大概是在狗舍……”

    “……”

    雨遥见霍淼明显顿住,握筷子的手用力到发白了,片刻后她若无其事的放下筷子,淡淡道:“撤了吧。”

    雨遥忙劝道:“殿下多少再用些……”

    霍淼起身往床边走,口中回道:“饱了。”气也气饱了!

    雨遥很少见霍淼这般生气,此时也不敢再说什么,让人进来将饭菜撤下,又端来清水服侍霍淼洗漱。

    等到霍淼躺到床上,雨遥试探的问道:“殿下,夜里天寒,用不用奴婢给驸马送些御寒的衣物?”

    霍淼眼不睁,冷声道:“他自己没腿还是死了?冷不知道回来?真不知道就让他冻死在外面算了。”

    “……”

    雨遥没再说什么,默默起身走到桌边,霍淼的声音先一步响起:“烛火不必熄了。”

    转头看看霍淼仍闭着的双目,雨遥应道:“是。”

    轻手轻脚的从霍淼房间出来,雨遥叹了口气,接过身旁小丫鬟递来的灯笼往狗舍的方向走去。

    .

    另一边,乔长生坐在狗舍的台阶上,身边躺着两只大狼狗,他无意识的揪了揪其中一只大狗的耳朵,将闭眼打算睡觉的大狗吵醒,一边轻声道:“殿下这会儿睡下了没?殿下刚躺下时脚冷,睡不着,也不知有没有让人加个手炉。”

    另一只大狗瞅他一眼,往旁边挪了挪,乔长生又将它扒拉回来,继续说道:“我惹殿下生气了,殿下会不会不要我了?我……”

    他顿了顿,又道:“这样也好,不会给殿下带去伤害了,我只要能跟在殿下身边就好,只要能保护殿下就够了。”

    “我只要……”乔长生攥紧胸前的衣襟,在黑暗中红了眼眶,再怎么说服自己,他还是舍不得,就算所有人都说他不配,他还是渴望和殿下在一起。

    可是那些辱骂……

    殿下……

    身边的大狗突然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与此同时乔长生也听到了脚步声,他用衣袖快速在脸上蹭了蹭,站起身来。

    脚步声很快到了近前,乔长生抬头,就见雨遥手持灯笼站在他面前,突然屈膝跪到地上:“驸马大人。”

    平日里根本无需行这么大的礼,乔长生也还不是很习惯他人朝他跪拜,忙弯腰伸臂虚扶:“雨遥姑娘请起。”

    雨遥坚持跪在原地不动,低声道:“大人,奴婢有话想对您说,有得罪之处还请您见谅。”

    “姑娘起来说吧。”

    雨遥摇摇头,请求道:“您去向殿下道个歉吧,想来您已然发觉,殿下看似不饶人,实际最是好哄,请您不要与殿下怄气了。”<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大狗狗:首先我没有招惹你们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