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贪婪( 不过经此一事庄头儿子也...)
    不过经此一事庄头儿子也不敢多说,又恢复一副木讷模样。赵钰有些无奈,不过看庄子上各处都还好,总算是有几分欣慰。

    皇庄的产出都是供应皇宫的,要是皇庄收成不好自己也不敢放开了吃喝。现在是正午,倒是少有人出来劳作。再加上庄头特意吩咐有贵人进庄,那些佃户自然不敢出来闲逛。

    赵钰不过看了几眼就兴致缺缺,刘康便上前道:“爷,正是用午膳的时候,方才庄头也遣人过来说预备下了,要不...”

    柳安也劝道:“陛下,庄子什么时候逛都不迟,不如先用了午膳吧。”

    赵钰这才应下,一行人便都往庄头家里用膳。路上经过几家养鹅的,有母鹅正带着小鹅排成一溜往池塘去游水觅食,正巧挡了路。

    庄头儿子正要上前驱赶就被柳安暗地拉住,赵钰也默默停下脚步瞧着。那些鹅确实有些野趣儿,黄橙橙的一小团跟在大白鹅身后。

    柳安笑着说:“陛下这是来得晚了,前儿这些鹅才第一次下水,一个个都不肯下去。现在瞧着乖巧多了,也喜欢水。”

    待那些鹅过去后赵钰才往前走,有些好奇的侧头看向柳安道:“还有这事儿,朕还当鸭子鹅天生就会浮水。”

    乐得刘康和柳安都笑起来,身后跟着的不敢笑,只是微微弯了弯唇角。柳安笑够了才指着天上刚飞过去的鸟道:“金鸟不是刚出生就会飞,狸奴也不是生来就会抓鼠。”

    赵钰听了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柳安,柳安则大方笑着回望过去,一点也不显得心虚。赵钰心知这值得不是上皇,而是暗示他应当适当加封阁老功臣,好趁势安抚群臣之心。

    他转了转扇子,嘴角挑起一抹笑意道:“先用午膳。”

    庄头家的房子是青砖大瓦房,在这庄子上也显得气派。庄头的位置一般都是代代相传的,偶尔出了错被查到才会换人。

    这庄头家在皇庄上干了几辈子,住这样的房子倒也勉强说得过去。

    庄头和他的家人们都在外面候着,远远还能见着庄头娘子扒拉着鬓角。虽说一般不见外男,但庄头娘子也是五六十岁的人,自然不在意这些。

    见皇帝和几个大官过来,庄头忙带着家人们叩首,声音还有些微的哆嗦。刘康代为扶起,一行人这才进了屋。

    庄头娘子领着媳妇仍在灶房忙活,将好米好菜流水一般端出去,怕皇帝嫌不见荤腥还特意杀了只肥鸡。

    柳安见桌子上都是些新鲜的瓜果蔬菜也松了口气,毕竟山珍海味陛下在宫里都吃惯了,偶尔换个口味也不错。这些小菜虽说味道一般,但胜在鲜嫩爽口,也算得上一桌佳肴了。

    刘康已将饭菜各样分出一些验毒,见无异常才净手要帮赵钰盛饭。赵钰摆摆手道:“伴伴歇着吃自己的去吧,朕这边让柳安陪着就行。”

    刘康显然并不放心柳安伺候,但他年轻时遭了罪,现在年纪稍大就容易累。此时便在外面的一桌上用了些,向庄头娘子借了房间眯着。

    此时屋子里也只剩柳安作陪,赵钰便道:“你也坐下用些,今儿在宫外不必这样拘谨。”

    柳安有些腼腆的笑了一下,温声说道:“多谢表兄。这半个月来我到这儿来了十多次,这庄头是个会来事的。也有几分能力,只可惜略有些贪了。”

    赵钰冷笑一声,夹起一筷子青菜看了看道:“何止他,整个朝廷能找出来几个好的?”

    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他也清楚,只是不免火大。他们不过是贪多贪少的区别而已,但在赵钰看来都可恨的紧。更何况那几个世家牢牢把控着朝廷的高位,他便是想动作都得好好想想。

    柳安闻言也有些无奈,陛下登基一月却未曾下诏恩封老臣早就引起议论,偏偏这阵子又是真忙也说得过去。现在传出上皇的身体好些了,天下官员都盯着朝堂这点事呢。

    恩封老臣也算是个惯例,尤其上皇还在世,总得意思意思。不过陛下却也吃亏在未曾入过朝堂,身边真正帮助登基的便是苏家的旧部、暗中的人手、以及东宫属官。

    自己人大多年轻些不能作为代表,而能代表老臣的却只有一两个能稍微得些心意,这也是难办。

    赵钰见柳安不说话也知道是难为他了,拍了拍柳安的手道:“用膳吧。”等回宫后应付完父皇,明日早朝便开始整顿。

    柳安垂头应下,两人安静的用完午膳。这米饭是庄头娘子蒸的好米,可比当初赵钰在东海吃的糙米好多了,因此倒也不嫌弃。

    他们叫醒刘康后草草在庄子上转了一圈后便离开,等他们走了庄头家就瞬间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庄头娘子喜笑颜开,捧着赵钰用过的碗显摆说:“这可是陛下用过的碗,我滴乖乖,陛下那真不愧是真龙天子,瞧着比咱这儿的庄稼汉都好!”

    “哟哟,许娘子可快让摸摸,说不定能沾点龙气呢!”

    “别挤别挤,许娘子,皇帝吃饭是不是都有人喂着吃,走路都被抬着走?”

    “许娘子许娘子,皇帝一顿是不是能吃很多鸡?”

    ...

    乐得许家娘子眼睛都看不见了,也不在意她们在这儿挤着,满脸堆笑道:“那可不是,这都是皇帝用过的,沾着龙气呢!我悄摸看了,那皇帝身边的人可多了,还有人帮着盛饭夹菜!等我们家阔了,也得专门找人帮我盛饭!”

    赵钰带着一群人挨个庄子逛便,亲身验证了系统给出棉花定位的准确性便大大松了口气。是对的就好,省得自己疑神疑鬼老觉得下面人糊弄自己。

    临近申时末赵钰等人才赶回去,顺带把柳安也打包进宫。远远就看见宣政殿前围着不少人,把喜春喜夏等急的额头冒汗。

    赵钰调整了表情,若无其事的摆摆手让辇轿停在宣政殿门口。礼部尚书带着鸿胪寺卿等了好一会儿,愣是到了下衙时间也不肯走,非要在今日将事情处理完。

    谢桂昌憋了一肚子气,见赵钰回来勉强扯出一个笑脸作揖道:“臣恭迎陛下回宫。”

    赵钰低声咳了一下,也知道自己不厚道。但这事儿也非急事,怎么就非赶着这时候要处理,莫不是情况有变?

    他下辇亲自扶起谢桂昌,拉着他一起进殿道:“快快起来,若有要事也该让人去寻朕回来,怎么就傻等着呢。”

    鸿胪寺卿也拱手作揖,有些羡慕的看着被皇帝拉着的尚书。眼看着上皇不行了,能在这时候又得了新皇的宠爱,这样的运气去哪儿找。

    赵钰坐上龙椅,神色和善道:“两位卿家可是有要事?”

    鸿胪寺卿拱拱手,从袖中取出与戎狄使者往来的公文。面上带出些为难道:“先请陛下过目。戎狄使团定于后日进京,这太过仓促了。”

    更过分的是戎狄使者表明他们西北贫瘠缺乏好东西,只能分别献上三千只牛、羊作为战胜国的礼物。不过六千只牲畜,他们乾朝又不缺这样的东西,拿这些来岂不是有意恶心他们?

    但乾朝一向自诩物资丰饶,又兼具大国气度,他们自然拉不下脸面与戎狄计较,免得戎狄往外传乾朝的坏话。

    赵钰将信翻来覆去的看了两遍,将其递给一旁侍立的柳安。柳安看了看心下便盘算起来,这戎狄看样子也不是真心归降,反而暗藏着其他心思。

    按着乾朝旧例,哪怕戎狄是战败国也是要以上宾之礼相待,等人走了更得大车小车满载金银珠宝的回去。但他自边关回来,亲眼见到戎狄野蛮行径,却没办法咽下这口气。

    只希望戎狄是真有其他心思,只要动了必然能抓到他的把柄。柳安想到太上皇,心里隐约有了影子。

    “陛下,戎狄此时这般过分,若是仍以上宾之礼相待恐怕对不住西北拼杀的将士。陛下曾说减三成,依微臣看五成也不过分。”

    柳安将信轻轻搁置在桌上,声音十分轻柔,说出的话也让鸿胪寺卿心里很是赞同。但话也不能这样说,他不过是个无实权的官,若是被留下话柄有的是想养老的人来争这个位置。

    “陛下,”鸿胪寺卿微微躬身,“上皇曾言乾朝乃□□上国不可失礼于蛮夷小国,所以鸿胪寺接待一向是以最高规格。上皇陛下正在休养不宜惊动,不如...”

    谢桂昌也很头疼,按照礼法来说上皇即使现在驾崩,他说的话子孙后代也应遵守才是。但戎狄之事也确实不好处理,隆重了怕寒了将士们的心,怠慢了怕得罪上皇。

    再加上戎狄后日便要进京,他们没有太多时间,便只能硬生生等到现在。

    他咬咬牙道:“陛下,毕竟戎狄刚刚战败,臣以为仍是减免三成。但前去迎宾之人应当由忠肃郡王改为鸿胪寺卿,不再另设三品以上官员接待。”

    有道是礼尚往来,戎狄蛮夷之邦不识礼数也就罢了,连带来的贡品都这样寒颤,不就是打量着乾朝士大夫要脸面。就连上皇在位时都是牛羊各五千头、金银财宝各色皮毛三大车,这不是明着打陛下的脸吗?

    别说是战败国给战胜国贺礼,就是寻常送礼也没有这样送的。

    赵钰只看着那些贡品单子都觉得气闷,冷声道:“刘卿家,你可带了前些年戎狄战败送来的贡品礼单?”

    鸿胪寺卿从怀中掏出一个蓝皮册子转交给刘康,指尖微微颤抖了下道:“请陛下过目。”<listyle="font-size:12px;"class="author_words"><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放个预收:《河神今天又在治水》神话类主攻

    无夷自幼学道,向来以匡扶天下为己任。一朝大雨倾盆,洪水成灾。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

    无夷看着这一切悲愤交加,毅然跳下黄河要河神给个说法。

    沿岸百姓何曾懈怠于供奉,河神为何平白享受香火却不愿出手相救!

    下一秒,被委任为黄河水神的无夷:……

    人们跪在地上哀求河神,但无夷却清楚的听到有人在心底骂道:“这神真没用,不如下年换个。”

    刚上任的无夷:“……”

    经过不懈努力,无夷终于将洪水平息,目光呆滞的看着终于平静的河面。

    谢天谢地,他的香火保住了!天知道这些天他都是饿着肚子干活!

    随着时间流逝,无夷耳边的咒骂声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百姓对神明的真心敬爱。

    但是……无夷哭笑不得听着东家丢了鸡西家丢了狗南家想求子北家要发财,这真的不是本神的职权范围啊!

    *

    天下发了大水,无夷看着大涨的洪水却无能为力。无奈之下顺着水流来到海边,看着与海面相接的洪水。

    “远道而来的河神,你来此有何要事?”

    享誉四海的海神从海面冒出一对龙角,眼睛亮闪闪的盯着无夷。

    无夷(微笑.jpg)举起河神大印道:“本河神不收你们的脏水臭水,把你老子发的洪水给本神收回去!”

    水至清则无鱼语出《大戴礼记》

    感谢在2022-02-0422:04:14~2022-02-0716:44: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尤里、木十九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真的有22cm!!!10瓶;木十九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